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张家界站

  5月29-30日,由马可波罗1295瓷砖主办的“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在张家界落地。

  5月29-30日,由马可波罗1295瓷砖主办的“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在张家界落地,来自湖南各地的设计师与长沙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CIID湖南专委会秘书长王湘苏、班堤室内装修设计企业创始人/上海班果实业创始人曾传杰、著名跨界设计师/张达利设计及大象空间创始人张达利,相聚在涧外栖境度假酒店,从民宿项目分析到设计大脑的突破以及设计的可能角度进行了一场直面沟通,共同探讨如何实现“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

  人文的力量是设计的源泉,也是一座城在这个时代向前发展的动力。由马可波罗1295瓷砖发起的“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其目的就是去探寻每一座城最动人的精神内核和生活味道,进而引发对属地文化的关注和思考,并探讨如何通过设计去再造城市精神。

  “千丈绝壁挂金松,万尺深涧锁玉龙”,中国山水画是自然的人文再造的典范,而张家界奇崛的峰林是画家们的灵感来源。张家界是一个传统的山水休闲旅游城市,在消费升级的时代,如何发掘在地人文资源,打造融合自然与人文并重的高端旅游生态?涧外栖境,把当代设计与自然山水融合,打造一个当代的人文理想居所,正是张家界“新文艺复兴”的一种尝试。

  民宿、乡建、新农村建设,都是当下全国关注的话题,已然成为中华文化复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设计产业链的一场“新文艺复兴”。从投资开发到设计探索再到材料应用、商业模式和运营管理,都处于摸索的阶段,而景区内的民宿成为现在整个行业重点思考的核心点,在张家界核心景区的后花园清风峡,就有这样一家设计师经营的人文居所涧外栖境度假酒店。

  背倚张家界的奇峰,涧水从峡谷里蜿蜒而出,烟雨蒙蒙中绘就山水画卷,这就是马可波罗1295瓷砖特意选取在美丽的涧外举行本场活动的原因。

  涧外栖境由设计师王湘苏联合几位设计好友共同打造。出生在江苏的王湘苏,一直有着中国文人隐逸山水的情怀,偶然的机遇来到清风峡顿生归隐之心,于是和友人买下几栋当地的旧屋舍,打造了涧外栖境这个融合了张家界的山水和苏州园林情趣的修养身心之所。

  在29日下午,王湘苏带领设计师们参观涧外,感受涧外的整体规划和客房设计细节。而晚上在涧外户外露台,在松风山泉之间,王湘苏详细介绍了涧外的设计细节以及未来的规划,通过极具代表性的民宿项目的整体思考角度,带给设计同仁们以灵感。

  王湘苏透露,未来涧外将会建立书吧、咖啡吧、餐厅等公共休闲空间,开辟茶园,并结合张家界的地域文化开发涧外的原创旅游产品。涧外还会建立美术馆,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设计师等文艺界人士交流,把涧外打造成张家界休闲度假旅游的一个转型代表,为旅人提供一个安放身心的精神之地,为张家界注入更多人文的力量。

  著名跨界设计师张达利在《泛设计的时代》的演讲中,分享了张达利设计/大象空间多元的设计探索。张达利设计/大象空间的服务范围涵括概念策划、平面设计、空间设计、数字媒体等等,其中杰出的项目有:设计之都设计展、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20周年作品展,自然建造中国建筑传媒奖、坂田创意园的平面视觉设计,深圳城市规划展厅、深圳市坝光生态科技展厅等。

  图形、科技、艺术这三者的关系, 如何触类旁通、举一反三, 是当下设计师关注的焦点。张达利表示,未来是一个泛设计的时代,各个设计领域之间的界限会逐渐模糊甚至消失,这就要求设计师有多元的创意思维和更高的综合素质,把不同的领域串连起来。他建议室内设计师多去关注艺术、音乐、时尚等领域, “未来是什么,我们一无所知,只能不断蜕变自己”。张达利的分享为湖南设计师展现了未来设计的可能性,深圳这座城市的设计创新也为其它城市的“新文艺复兴”提供了借鉴范本。

  台湾设计师曾传杰则和湖南设计师们分享了他的设计经历,以及如何打开创意的大脑。曾传杰的经历颇为传奇,他痴迷音乐,擅长绘画,深谙风水,从平面设计到舞台设计再到室内设计、建筑设计,他始终以乐观的心态积极破解困境。曾传杰在生活中善于发现,在实践中善于总结,整理出一套系统的设计工作方法。曾传杰还总结二十多年来对中华文化易理学说的运用与发现,开创了全新的设计能量学观点,将复杂的宇宙科学、地球科学、环境科学、风水学、心理学、色彩学、构造学、材料学等融会贯通地运用在空间设计中。

  他在演讲中毫无保留地分享了他的设计方法,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断了曾传杰的分享,意犹未尽的设计师们围聚在涧外的大堂,在宁静的雨夜中听曾传杰分享宇宙与人体能量的奥秘,引领设计师们进入一个新世界。窗外是张家界奇崛的山水,潇潇雨声是来自宇宙深远的回响,此刻天、地、人浑然一体,这个雨夜印刻在心。

  30日早上,“新文艺复兴学院”院长助理吴阳向在场的嘉宾们阐述了“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的活动意义。现今的建材行业在中国传统文化、各城市的属地文化上有着巨大的可发掘空间,为此马可波罗1295瓷砖在2015年提出了“新文艺复兴”这一概念,设立了“新文艺复兴学院”,并开展了多场设计公益活动,希望通过此举让各地的设计师在属地文化的探索和再吸收过程中,激活当地乃至中华文化在设计领域上的“新文艺复兴”。

  在活动最后,“新文艺复兴学院”院长助理吴阳为王湘苏、张达利、曾传杰三位公益讲师颁发感谢状,对他们在“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张家界站”中的无私分享表示衷心的感谢。

  “几重春雨渡青山,屏峰掩,微云淡”,我们有幸遇到了张家界最美的时刻,在迷蒙的烟雨中结束了两天一夜的体验分享。“一座城的新文艺复兴张家界站”在奇崛的山水画卷中落幕,下一站会发生怎样美妙的反应?请继续关注我们。

  【王湘苏】:原来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到张家界来旅游,来到现在涧外所处的这块区域,当时就觉得非常适合在这里做一个慢生活并且有情怀的项目,于是我们几个设计师一起合伙,从设计、施工到竣工全凭着那满腔的“情怀”。

  【记者】:其实做民宿都基本是做情怀,您的这个情怀具体是什么呢?这个民宿基本上是从设计师的心,还是从商业角度考虑的呢?

  【王湘苏】:我们做民宿不仅仅是从经济角度考虑,更多的是想结交朋友,涧外吸引到的人群可能更多的是建筑师、摄影师以及艺术家,在这个项目的规划设计之初,我们便充分考虑到了我们的客户群,这其中包括大量的同行,在这里面我们甚至可能接到全国其它地方的民宿设计。

  【记者】:您觉得目前中国的民宿发展到了什么样的状态,您对此又是怎么看的呢?

  【曾传杰】:我去过很多民宿,其中在国内的城市有几千个地方同时都在推广民宿的模式,都是以乡村发展为概念,这一点很好。对于民宿,与地区融合是很重要的,如在乡间的民宿要注重所在地的水土保持和自然资源的运用。

  【记者】:现在出现的民宿、乡建,是一种文化复兴的表现,您是怎么看待这种复兴的?

  【曾传杰】:我们提到的民宿不都是对旧建筑的改建。复兴中华文化不一定是用旧的,中华文化是来自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拿传统、旧的东西来用,而是开始用进步的、新的生活方式,用我们优质的、比世界更先进的观念而成的新的一种规范方式,未来的建筑就会变成新的特色,之后优良的特色将被保留,变成一种新的文化,那才是文化复兴,如果还是用旧的,怎么可能是文化复兴。

  【记者】:设计不仅仅是在图纸上画,可能关系到材料,比如瓷砖、木头,您是怎么看待设计和材料之间的关系呢?

  【曾传杰】:设计、画图当然是必须的,但材料是最重要的一环。建筑和设计并不是堆叠东西,而是设计师在构建建筑和整个空间的美感后,再用材料简单地表达,只是一味地用材料去堆砌是错误的观念。

  【记者】:民宿或者精品酒店产品是对在地文化的一种挖掘或者复兴,您怎么去看这种概念?

  【记者】:其实现在中国对民宿的定义是有一点点争议的,比如说在国外民宿可能就真的是农民自己家里的房子,而且他规定房间数量是不能超过五个,超过五个你就是以酒店的这种目的来经营。在中国我们怎么去定义民宿,可能更多会去看它跟当地文化的这种结合,你觉得这是一个方向吗?

  【张达利】:我觉得不应该以房间数量来定义它是民宿或者是酒店,这个界线有时候是比较模糊的。在我来看,酒店是非常注重管理和规模化的,而民宿则是更接地气,与当地的生活文化融合得更密切,跟文化更亲密。

  【张达利】:要多,民宿肯定是有故事的,老房子肯定有历史的。民宿里面有故事可以挖掘,有人文的脉络。

  【曾鹏】:设计是离不开材料的,任何材料都有自己本身的美。设计师要在适合的空间用适合的材质,并将材料自然地融入到空间里面。

  【郭俊】:其实我对民宿是非常看好的,因为我本身非常喜欢以绿色和大自然为主题的设计风格。我认为民宿本身是人的本性中热爱自然和原始的产物。

  【记者】:现在设计跟材料之间越来越紧密的联系,您是怎么看待设计跟材料之间的联系呢?

  【郭俊】:世间所有的材料都是可以灵活运用的,而设计就是为了把这些材料能有效地发挥,让材料更能体现它本身的价值和原生的美感。任何材料都是可以被使用的,不是单纯的一定要瓷砖、水泥或是木头等等,万物都是设计的元素。

  【贺志化】:对于涧外,我们最开始是以专业性为方向。张家界是一个国际旅游城市,为此我们试图把它打造成为一个国际文化设计艺术中心,不是单纯的民宿,更多的是一个设计师的平台,并且是具有国际性的。

  【雷天德】:我觉得民宿最终可能是一种返璞归真,即是在造价很低的情况下,亦能够拥有最舒适的体验。中国的百姓缺少的不是物质上的东西,而是精神上的东西,但这份欠缺可以从民宿的体验中获得。

  【刘涛】:对于民宿,我最直接的感受是情怀。情怀是做民宿的设计师追求的一种理想状态、一种理想居所,或者理想环境。对于来的客人,民宿是他所向往的生活状态和空间环境。

  【刘涛】:对设计来说,正确的材料选择不在于材料的价值,而是材质、颜色等,只有设计上真正需要的材料才是正确的材料。

  【马榛】:这之间的关系是我们设计师非常看重的,材料造型可以千变万化,但是材质的类型是有限的。如何用有限的材料去实现更新、更有创意的使用方式,让同样的材料得到不一样的效果,我觉得这是值得设计师一辈子去追求的事情。

  【王富刚】:我觉得什么样的民宿最舒服呢?就是让人一进来就能体会到原汁原味的感觉。以涧外为例,这里还是有很多城市化的东西,比如游泳池、卫生间都很现代化,虽然这种东西给人感觉还是不错的,但我更认为原汁原味的才是真正住得舒服的,每个人对此的喜好不一样。

  【易丰波】:以前我有想过把老家的房子改成民宿。关于民宿,设计行业慢慢把它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现代的人们大部分生活在城市的气息里面,常出现一种慢慢失去了自我的感觉。所以对于民宿,最好能为人们的心灵洗礼,就是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人的心很静。

  【张新贵】:设计肯定是需要依托材料为基础的,设计需要通过材料来实现成一个实体。当然在材料的选择上肯定是以新型材料优先,包括现在的瓷砖,比如马可波罗,它有很多特色的东西,并不止是普通抛光砖,所以通过一些特色的材料,结合自己的一些特殊想法能更好地完成这个实体建筑。

  【朱新华】:我觉得民宿的发展前景是相当巨大的,因为中国有五千年文化历史,每个区域的属地文化都不一样,都有其特色。现在虽然国内的民宿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在配套设施方面国外走在更前面,但我国文化底蕴如此深厚,所以这方面的发展前景是很大的。

  【朱新华】:材料和设计之间应该要发展为相互合作、互惠互利的关系,即是你的产品在我的设计中可以用到,而我还能将这个产品做出自己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