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旅游带团心得2000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长沙市总面积11819平方千米,其中主城区面积969平方公里。2009年全市人口646.5万人,其中主城区人口289.3万。长沙市辖芙蓉、雨花、天心、开福、岳麓5个市辖区、3个县,代管1个县级市。

  湘潭市总面积5006平方千米。总人口281万人(2003年)。其中市区面积281平方公里,人口65万。湘潭市辖2个市辖区、1个县,代管2个县级市;其中韶山市面积 210平方千米,人口 10万。

  益阳市总面积12144平方千米。总人口446万。市区总面积280平方公里,人口36万。全市辖桃江、安化、南县三个县,沅江一个县级市,大通湖、北洲子、金盆、千山红、茶盘洲五个县级国营农场,市区设赫山、资阳、朝阳三个区。

  常德市总面积18189.8平方千米。总人口6010523人。常德市辖2个市辖区、6个县,代管1个县级市津市。常德市区总面积约为1970平方公里,人口约103万.

  张家界市全市总面积9653平方公里。总人口160多万。其中市区城市总面积145.88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17.48平方公里。市区城市人口16.84万人。辖两区两县。其中桑植为国家级贫困县。

  湘西自治州全州总面积15462平方公里。2005年底人口268.34万。现辖吉首、泸溪、凤凰、古丈、花垣、保靖、永顺、龙山8个市县。州府吉首市总面积1062平方千米。总人口29万人(2003年)。除吉首市外其余均为国家级贫困县。

  益阳市,12144平方公里 ,人口443万,包括南县、安化、桃江3县和沅江、益阳2市,及6个国营农(渔)场。这是我得到的最基本的资料。可是再一看手机,有条短信会提醒你说:欢迎来到银城益阳!为什么会有银城之说?我去过益阳,问了许多本地人。答案不一。再结合资料,大致会有如下答案:

  原来益阳地处洞庭湖边,是湖南正北的一座城市,也是湘西北到省城长沙的必经之路。有“资水”贯穿全市。在靠水路运输的解放前,这个城市极具战略地位。夸大一点说,益阳曾有过国内其他城市少有的辉煌。具体来讲,它曾创下过湖湘文化之首。二三十年代的益阳,居然就有长达十五华里的商业步行街,丝毫不亚于而今上海的南京路。至于衣食住行玩乐方面,更是有“吃的十大品牌,玩的十大景点”之说,至今还在老人们口里回味赞美!解放前有句话说得好“金湘潭,银益阳”。另一句话则一语道破天机:铁打的宝庆,银铸的益阳。至于当时的省城嘛,则是“纸糊的长沙”。看看,难怪益阳有“银城”之称了。

  但是今天的益阳在湖南人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状况呢?除开官方的GDP数据外,我主要以张家界、常德人的眼光来看:六十年代住一晚,七十年代吃顿饭,八十年代喝碗茶,九十年代撒泡尿,二千年后放个屁。呵呵,高速公路拉通之后,益阳不就是一个中途停靠5分钟的城市么?

  其实,益阳不光是一个解放前的“银城”。更是有名的作家之乡,羽毛球冠军之乡,美人之乡!毛主席非常敬重的作家中就有益阳的“三周一叶”(周谷城、周扬、周立波、和叶紫)。益阳还有凭借《将军吟》获得过首届茅盾文学奖的莫应丰。谈起体育,则有安化县的唐九红,龚智超等羽毛球冠军。而为什么是美人之乡?1928年,一个益阳人的女婿,天才的作曲家黎锦晖先生一曲《桃花江是个美人窝》响彻国内外。至今依然在台湾老兵的口中传唱!

  常德市,18190平方公里,人口600万。辖6县2区一市。市区人口60万。这个建城2200余年的楚城,城市名片除了“优秀旅游城市,园林城市,卫生城市”之外,还有一个国内大中城市很难得到的一个封号:联合国最佳人居环境。

  常德古称“武陵”,是中国的“诗人之乡”。有个成语出自常德:囊萤夜读。说的是晋朝的车胤每天白天去拼命抓萤火虫,晚上用来读书的典故。这个典故和“凿壁借光”“悬梁刺股”一样的有名。可是我总在想:要是白天的时间全部用来看书了,还至于晚上熬夜吗?抓萤火虫容易吗?但是不管怎么说,都说明了常德群众有着勤奋刻苦的优良传统。

  到了5-6月份,会有一个“中国诗人节”在此举行。谈到“诗人”乃至“诗歌”,很多人会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来。呵呵,我遇见这样的人,一定会建议你去我们沅江边上看看用1.8个亿打造出的“中国诗墙”。全长3公里的诗墙上,包括港台在内的948位当代中国著名书法家和篆刻家用行书、隶书、篆书、草书等书写和篆刻下了1267首中外名诗。来到这里,哪怕对诗歌不感兴趣的人,心中也会升起一种对于文化的敬畏来。

  谈到诗,刚好你还在常德境内的话。那么有一个人的故事是必须要知道的。这个人就是刘禹锡。唐朝805年,他成了常德市委书记。

  他为什么要来常德做官呢?原来刘禹锡天资聪颖,敏而好学,从小就才学过人,气度非凡。他十九岁游学长安,上书朝廷。二十一岁,与柳宗元同榜考中进士。同年又考中了博学宏词科。

  唐贞元九年(793),刘禹锡中进士后,官至太子宾客,加检校礼部尚书,这个时候的他官运亨通。后因他参加王叔文的“永贞革新”运动,得罪了当朝权贵宠臣,被皇帝老儿贬得远离京城。

  王叔文实行改革的时候,不但一批宦官恨王叔文,还有不少大臣嫌王叔文地位低,办事专断,也对他不满,到了唐宪宗即位,大伙都纷纷攻击王叔文。原来支持王叔文改革的八个官员,都被看作是王叔文的同党。宪宗下了诏书,把韦执谊等八个人一律降职,派到边远地方当司马(官名),历史上把他们和王叔文、王伾合起来称作“二王八司马”。

  这“八司马”当中,有两个“明星”来到了湖南。柳宗元和刘禹锡。这一回,柳宗元被派到永州(今湖南零陵)当市委书记,刘禹锡被派到朗州(今湖南常德)。这两个家伙,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还不安分,结果柳在永州产生了〈永州八记〉和《捕蛇者说》。刘则创作了《竹枝词》诗体。

  两个人在地方一干就是十年。日子久了,朝廷里有些大臣想起他们来,觉得这些都是有才干的人,放在偏远地区太可惜了,就奏请皇帝,把刘禹锡、柳宗元调回长安,准备让他们留在京城做官。刘禹锡回到长安后,看看长安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朝廷官员中,很多新提拔的都是他过去看不惯、合不来的人,于是心里老憋着气,看谁都不顺眼。

  也合着老刘倒霉。京城里有一座有名的道观叫玄都观,里面有个道士,在观里种了一大拨桃树。春暖花开了,招引了不少人附庸风雅。老朋友就说老刘啊我们也去玄都观看看桃花吧。老刘一想,到那里去散散心也不错,就跟着一快走了。

  你说你看桃花就看呗,手还不安分。他过了十年的贬谪生活,心里本就有气,回到长安一看满街都是趾高气扬的权贵,又看到玄都观里新栽的桃花,很有感触,回来以后就写了一首诗,叫《游玄都观》:

  这家伙的诗本来就老有名了。这作品一出来,狗崽队马上就在长安传开了。有一些大臣对召回刘禹锡,本来就不愿意,读了刘禹锡的诗,就细细琢磨起来,里面到底有什么含意呢?最后,也不知道谁谁就说了,老刘头这诗表面是写桃花,实际是讽刺我们这些新提拔的权贵呀。

  这还得了?唐宪宗对他也不满意了。本来主张留他在京城的人也不敢说话了。刘禹锡又被派到播州(今贵州遵义市)去做刺史。刺史比司马高一级,似乎是提升,但以前的遵义那个穷啊,比常德更远更偏僻,整一个鸟不拉蛋的地方。刘禹锡家里还有个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需要人伺候,如果跟着刘禹锡一起到播州,老人家肯定吃不消。于是裴度拼了命的在皇帝老儿面前替刘禹锡说情,宪宗总算答应把刘禹锡改派为连州(今广东连县)刺史了。半路上,老刘又直奔广东而去。此后十四年,刘禹锡调动了好几个工作单位和地点。反正都是瞎折腾。

  老刘又重新回到京城啦!又是暮春季节。他想起了那个惹来麻烦的玄都观,有心旧地重游。到了那里一瞧,谁知原来种桃的道士早已仙去了,观里的桃树没人照料,有的被砍,有的枯死了,满地长着燕麦野葵,一片荒凉。他想起当年桃花盛开的情景,联想起一些过去打击他们的宦官权贵,一个个在政治争斗中下了台,而他自己倒是顽强地坚持自己的见解和做人的品格。想到这里,他就写下了一首《再游玄都观》,抒发他心里的感慨,诗里说:

  你说他这不是倔强是什么?一些大臣听到刘禹锡写的新诗,认为他又在发牢骚,挺不高兴,在皇帝面前说了他不少坏话。过了三年,又把他派到外地当刺史去了。

  桃源县,一个“桃花源里的城市”。这个县名有着1045年历史的地方(宋963年得名),在444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回族、维吾尔族、土家族、满族、侗族、壮族、瑶族等13个少数民族。全县有130万人口。史学家翦伯赞出生于此。

  车过桃源,不得不提的就是陶渊明和他的《桃花源记》。这个东晋的诗人,给我们描绘了最原始的“”的蓝图。留给我们后辈俗人们若干关于仙境的想像。天上的玉宇琼楼根本是遥不可及的,但是桃花源,因为有了那个成功“遇仙”的渔人做导游,倒是离我们的生活近了许多。那个渔人,以渔船代替“豪华巴士”,挥舞着船桨代替导游旗,告诉我们“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到了后来却是“遂迷,不复得路”的结果。

  看来这个渔人导游是冒牌的,毕竟当不了真。但是关于桃花源中“鸡犬相闻,怡然自乐,不知有汉”的生活场景,还是惹起了许多人的惆怅。难怪连“草圣”张旭也要问了“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那个通往仙源的洞究竟在哪里呢?似乎没有答案。连“桃花源”究竟在哪里,也有许多的争议。但是渊明先生的这篇记叙文开始就点明了时间,地点和人物了。“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看看,还不明显吗?武陵人,就是一个常德人。说穿了,就是沅江边上的一个渔父。

  说到“渔父”,有一个人的名字不得不说。我胆敢妄言一句,他如果不早死,中国的近代史可能要改写!他是谁?桃源人的杰出代表:宋教仁。

  宋教仁,生于1882年的桃源县城,字遁初,号渔父。22岁与黄兴,陈天华策划起义。23岁加入同盟会。是同盟会元老级的人物。熟悉中国近代史的都知道,孙中山有两个最得力的朋友兼助手。黄兴和宋教仁。呵呵,刚好这两个人都是湖南人。但是宋教仁,可能更让袁世凯之流感到害怕。于是,1913年3月20日深夜的上海火车站,国会召开前夕,宋教仁被袁世凯刺杀身亡。年仅32岁。

  宋教仁只活了32岁,但他的名字在中国史上怎么也甩不掉。无论是支持民主,还是反对民主的人,都绕不开宋教仁这个名字。他在20世纪初那个昙花一现的瞬间所掀起的民主旋风,至今仍是中国民主宪政史上一道最壮丽的风景线。

  沅陵县,这个湖南省内面积最大的县,5852平方公里,人口只有65万。却生活着汉、苗、土家、回、白等25个民族。

  你知道湖南最大的水电站在哪里吗?沅陵县的五强溪水电站!这个1994年1月1日启动的水电站,面积170平方公里,是省内第一,国内十大水电站之一。

  你知道“学富五车,书通二酉”的成语出自哪里吗?沅陵县的二酉洞!相传秦始皇“焚书坑儒”时,朝廷博士官伏胜冒着生命危险,从咸阳偷运出书简千余卷,辗转跋涉,藏于二酉洞中,使先秦文化典籍得以流传后世。成语“学富五车,书通二酉”出于此。这些书简在秦灭汉兴时献给汉高祖刘邦,刘邦在获得伏胜所献大量秦前书简时大喜,亲自将二酉藏书洞封为“文化圣洞”,将二酉山立为“天下名山”。从此,历代文人墨客留下了大量的诗词。在山半石洞下方,留有原燕京大学校长、湖南督学使者张亨嘉于清光绪六年(1890年)二月所立的榜书碑刻“古藏书处”四个大字。

  你知道“马革裹尸”的典故出自哪里吗?沅陵地区!西汉时,沅陵还属于“五溪南蛮”地方。此地土民彪悍无比,不服从朝廷礼法。朝廷派兵征讨。马援将军主动请求出征。临出发时,他向士兵们说:“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尔。”后来马援在一次战役之后,伤病身亡。完成了他的诺言。毛主席曾引用过这句话。在毛岸英牺牲之后,周总理曾请示是否把他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毛主席回答说:“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你知道世界上最古老的佛学院在哪里吗?沅陵县的龙兴讲寺!这个建于唐贞观二年(628年),距今已1380年,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佛学院。理学大师王阳明曾在此讲学。书法大师董其昌为其题写“眼前佛国”。

  你知道“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将军曾软禁在哪里吗?沅陵县的凤凰山!民国28年(1938年10月),特务头子戴笠受蒋介石旨意,指使特务队长刘乙光把张学良从苏仙岭秘密密转押沅陵,囚禁在凤凰寺内,过着“山居幽处境,旧雨行心寒,辗转眠不得,枕上泪难干”的痛苦生活,在这个三百多年历史的破败古寺里,将军惆怅地写下了“万里碧空孤影远,故人行程路漫漫。少年鬓发渐渐老,唯有春风吹又还”的诗句。而就在半年前,年轻的将军被囚禁于郴州苏仙岭时,就刻下了“恨天低,大鹏有翅愁难展!”的激愤之词。现在看来,到了凤凰山之后,将军的悲愤之情日益深重了。此情此恨,为了个人?为了民族?

  怀化市,2.76万平方公里,人口500万。辖10县1市2区,一个省级开发区和一个省级工业园,其中,市区面积32平方公里,人口37万。

  怀化是一个多民族文化村。侗族的合拢宴,整个村子的人都出来摆酒席欢迎远方的客人。酒席用长桌相连,可出现上百米长的壮观景象。苗家婚宴,传说中的“夜郎古国”,惊险刺激的龙底原生态漂流,总能勾引游客的眼睛。“夜郎自大”是一个成语。通过这个成语,我们知道了以前曾经有过“夜郎”这样一个部落。现在已经灭绝。但是在怀化新晃县,据考证正是古夜郎国所在之地。

  怀化是历代诗人罢免流放之地。唐朝的王昌龄,在芙蓉楼上,面对好朋友即将离去,自己仍然孤自一个在这里,轻轻地写了一首诗:“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芙蓉楼送辛渐》打动了无数谪客游子的心。李白还特意写了一首关切老王的诗:“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怀化是一个英雄城市!多项荣誉属于这里。大将粟裕,革命家滕代远,向警予为中国革命立下了赫赫战功。“八年烽火起芦沟,一日降书落芷江”,湘西会战中,八万鬼子在武器超前的状况下硬是降下了膏药旗,日本天皇向整个中华民族发表声明赔罪,1945年8月21日的芷江抗战胜利受降坊,让中国人扬眉吐气!“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我发现很多人不理解杂交水稻的真正意义,不少人认为自己是北方人,吃的是小麦,不吃水稻,就和袁隆平没关系。

  举个简单例子:假设世界上有100个人,而粮食只够90个人吃,粮食紧缺再加上财富分配不均衡,那么就会出现50个人有充足的粮食,而另外40个人没粮食吃,就会爆发大规模的饥荒和战乱,这场危机最终要波及全部的100人。

  如果世界有100人,而粮食够110-120个人吃,那么粮食就不再紧缺,就不会出现饥荒。全部的100人都可以避免这些危机。

  凤凰县,一个神话中的名字。一种传奇的鸟。一个中国最美丽的小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175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才辈出。据不完全统计,从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至清光绪元年(1875年)短短的36年间,这里就涌现出提督20人,总兵21人,副将43人,参将31人,游击73人等三品以上军官。民国时,凤凰出中将7人、少将27人。当代,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熊希龄,两度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沈从文,鬼才画家黄永玉,为凤凰奠定了浓浓地人文气息。

  走进凤凰,假如命令我讲解。刚好你又爱听的话,我一定会说一说沈从文和张兆和的故事。三十年代的中国,冰心与吴文藻,丁玲与胡也频,林徽因和梁思成,沈从文和张兆和,是当时最为引人钦羡的“黄金搭档”。被赞誉为“四大珠联璧合”的夫妻组合。他们的爱情,照亮了飘摇的三十年代。

  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中国人凌宇的《沈从文传》,一个是一个美国人写的《凤凰之子——沈从文》。一个是《从文自传》。个人觉得,写得很有人情味的是凌宇的《沈从文传》,而可惜的是,那个美国人写的《凤凰之子》,在凤凰卖得很火。

  沈从文,在家排行第二。张兆和叫她“二哥”。生于1902年,逝世于1988年。

  张兆和,苏州富家千金。在家排行第三。沈从文叫她“三三”。生于1910年,逝世于2003年。

  1928年,当沈从文仍在生活困境里挣扎时,徐志摩曾写信给他说:“还是去北京吧,北京不会因为你而米贵。”

  沈从文没有因此重返北京。后来,他又对徐志摩谈及自己想进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跟刘海粟学绘画的念头。徐志摩说,“还念什么书,去教书吧!”

  而在早些时候,沈报考燕京大学时,考试时一问三不知,结果连同三块钱的报名费都被燕京大学退回。而三年后,燕京大学准备聘请沈为教授时,沈则不与理睬。

  这个时候,胡适正担任吴凇(上海)中国公学校长。由徐志摩介绍,胡适竟然同意聘用沈从文为中国公学讲师,主讲大学部一年级现代文学选修课。沈从文以小学毕业的资历,竟被延揽为大学的教师,这即便在当时,也不能不说是一种大胆而开明的决断。

  我们到现在还有很多误区,认为沈从文是凭借《边城》而进入中国公学任教的。其实错了。沈从文自1924年后开始发表作品,并与胡也频合编了《京报副刊》和《民众文艺》周刊。1928年到上海与胡也频、丁玲编辑《红黑》、《人间》杂志。与徐志摩、梁思成、林徽因、丁玲胡也频等人过从甚密。已经在北京小有名气了。而《边城》,则发表在1934年4月25日,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第61期。

  在这之前,他做了认真而充分的准备,估计资料足供一小时使用而有余。从法租界的住所去学校时,他还特意花了八块钱,租了一辆包车。第一次以教师身份跨进大学的门,不能显得太寒酸!按预先约定的条件,讲一个钟头的课,只有六块钱的报酬,结果自然是赔本!

  当时,沈从文在文坛上已初露头角,在社会上也已小有名气。因此,来听课的学生极多。今天又是第一堂课。更有一些并不听课,只是慕名而来,以求一睹尊容的学生。

  等他来时,教室里早已挤得满满的了。他们中已有不少人读过沈从文的小说,听到一些有关他的传闻,因而上课之前,教室里有人小声议论着沈从文的长像、性格、文章和为人。——他们知道沈从文是行伍出身,小说里又不乏湘西地域荒蛮、民气强悍的描写,在他们的头脑里,遂不时浮现出想象中的沈从文的形象:一个身材魁伟、浓眉大眼,充溢着阳刚之气的男子汉。亦或是五大三粗。

  结果自然是让他们失望了。沈着长衫,带眼镜。文弱之极。眼前这个低着头,急匆匆走上讲台的真实的沈从文,却与他们想象中的沈从文判若两人:一件半新不旧的蓝布长衫罩着一副瘦小的身躯,眉目清秀如女子,面容苍白而少血色;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稍许冲淡了几分身心的憔悴。

  他站在讲台上,抬眼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人头,心里陡然一惊,无数条期待的目光,正以自己为焦点汇聚,形成一股强大而灼热的力量,将他要说的第一句话堵在嗓子眼里。同时,脑子里“嗡”的一声炸裂,原先想好的话语一下子都飞迸开去,留下的只是一片空白。上课前,他自以为成竹在胸,既未带教案,也没带任何教材。这一来,他感到仿佛浮游在虚空中,失去了任何可供攀援的依凭。

  一分钟过去了,他未能发出声来;五分钟过去了,他仍然不知从何说起。众目睽睽之下,他竟呆呆地站了近十分钟!

  开始,教室里还响着人声。五分钟过后,教室里的声浪逐渐低了下去。到十分钟时,满教室鸦雀无声!沈从文的紧张无形中传播开去,一些女学生也莫名地替沈从文紧张起来,有的竟低下头去。

  终于,他好容易开了口。这第一句出去,就像冲破了强敌的重围,大队人马终于决城而出。他一面急促地讲述,一面在黑板上抄写授课提纲。不料,预定一小时的授课内容,竟然在紧张中,十五分钟便把要说的话全说完了。他再次陷入窘迫。

  最终,他只得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道:“我第一次上课,见你们人多,怕了。” 然后扭头就逃了。

  下课后,学生们议论纷纷。消息传到教师中间,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马上对胡适说:“沈从文这样的人也来中公上课,半个小时讲不出一句话来!”胡适却不觉窘迫,竟笑笑说:“上课半天都讲不出话来,学生还不轰他,这就是成功。”

  就在沈从文第一堂课进行的时候,课虽只讲了15分钟,可是他却记住了一个人一辈子。

  这个人就是张兆和,他未来的妻子。时年18岁。刚以预科第一名的成绩升入大学部一年级。面目秀丽,身材窈窕,性格平和文静,是学生中公认为中国公学的校花,因肤色微黑,沈从文后来称之为“黑凤”。兆和身后有许多追求者,她把他们编成了“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二姐张允和后来曾取笑说沈从文大约只能排为“癞蛤蟆第十三号”。

  自卑木讷的沈从文不敢当面向张兆和表白爱情,他悄悄地给兆和写了第一封情书。

  老师的情书一封封寄了出去,点点滴滴滋润着对方的心。女学生张兆和把它们一一作了编号,却始终保持着沉默。后来学校里起了风言风语,说沈从文因追求不到张兆和要自杀。张兆和情急之下,拿着沈从文的全部情书去找校长理论,那个校长就是胡适。

  没有得到校长胡适的支持,张兆和只好听任沈老师继续对她进行感情文字的狂轰滥炸。沈从文开始了他马拉松式的情书写作。

  她写出了这样美仑美奂的句子:“长沙的风是不是也会这么不怜悯地吼,把我二哥的身子吹成一片冰?”

  也只有沈从文的“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来相匹配了。

  可惜的是她的好多书信在战火中流失了,在《与二哥书》中,只收集了张兆和写给沈从文的两封情书。《与二哥书》的插页里,有一些张兆和写给沈从文的信,看到的全是柴米油盐的生活。比如:“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一分开,你就完全变了,由你信上看来,你是个爱清洁,讲卫生,耐劳苦,能节俭的人,可是到我一起便全不同了,脸也不洗了,澡也不洗了,衣服上全是油污墨迹……”爱情与生活始终是不可分离的。

  张兆和的小说与随笔也写的绝妙,《湖畔》《费家的二小》《招弟和她的马》等,如果不说出来,与沈从文的小说放在一起看,还真很难分辨。《玲玲》就收到《沈从文全集》第七卷,沈从文并在文后注明“改三三稿”,可改了什么,改在哪里,却完全看不出来。在张兆和的字里行间,看出一份干净与从容。正如《与二哥书》序中所言:“温润而贵重的性灵。”

  诸位,你看,来过了,又刚好遇见了;爱过了,又被对方爱过了;这样的日子,多好……追问我想要到一个地方带团总结2000字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