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武陵源:抗美援朝战斗英雄金珍标辞世 享

  11月20日,抗美援朝战斗英雄、张家界市武陵源区中湖乡青龙垭村村民金珍标因病医治无效,走完自己传奇的一生,享年89岁。此前的今年9月7日,金珍标老人在医院举起右手,光荣加入中国。

  9月7日上午9时许,湖南省张家界市仁康中医院一间病房内,一场特殊的入党仪式正在举行:89岁高龄的抗美援朝战斗英雄金珍标,胸前戴着党徽和3枚军功章,在入党介绍人张长青的领誓下,面对鲜红的党旗,举起右手庄严宣誓。他那洪亮的声音、清晰的誓言,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位已卧床半年、1个多月几乎粒米未进的老人。

  “这一天我盼了61年,终于能重回党的怀抱……”入党仪式结束后,金珍标激动得像个孩子一样眼含热泪向大家诉说。在场的人无不为老人对党无限忠诚的拳拳之心感动,聆听老人的讲述,仿佛再次看到他坚持不懈追寻回归党组织的感人历程。

  1948年,17岁的土家族青年金珍标正在山里干活,突然被一群持枪土匪抓走。再穷不能做贼,再苦不能做匪,从小对土匪深恶痛绝的金珍标在3天后趁着下山摘菜的机会,成功逃脱。

  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军第47军在湘西展开剿匪行动,有过3天“土匪”经历的金珍标被要求接受改造。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47军接到入朝作战命令。为洗清“土匪”身份,金珍标毅然报名参军,成为47军141师423团一名战士。

  金珍标入朝后参加的第一场战斗是夜月山战斗。战斗中,六班副班长赵玉忠一条腿被炸断,担架员金珍标和战友把他抬上担架,他却自己滚下来:“我是员,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和大家一起战斗!”副排长王兴邦头部负伤,满脸是血,仍在指挥战斗……看到战友们特别是党员骨干的英勇顽强,金珍标内心受到强烈震撼:“我一定要向他们学习,不怕牺牲,做一名优秀的员。”至此,这成为金珍标一生的追求。

  入朝作战3年间,金珍标参加的战役战斗中数老秃山战斗最为惨烈。老秃山原名上浦坊东山,海拔较高,地势险要,因敌我双方反复争夺,致使山上草木皆无、一片焦土而得名“老秃山”。自1952年6月起,志愿军曾先后5次攻下老秃山,但均被敌人反扑夺回。141师接防后,决定拔掉这颗“钉子”。

  1953年3月23日晚,志愿军发起冲锋。已是优秀机枪手的金珍标与战友一起猛烈开火,仅仅15分钟后,我方就把红旗插上了老秃山主峰。但敌人不甘失败,全力反攻,金珍标的手部和双脚先后中弹,他顽强地用负伤的左手拖着机枪,用右手一点点向前爬,抢在敌人前面爬上小山冈,架起机枪向敌人开火,配合突击队先后打退敌人多次反扑,牢牢把阵地控制在我方手中。

  老秃山一战,金珍标因表现英勇,先后被47军和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等功臣和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荣获二级战士荣誉勋章。他使用的那挺机枪,被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

  1953年10月,贺龙率领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到前线慰问。听了老秃山战斗的汇报后,贺龙非常感动,亲自到部队慰问官兵,接见攻打老秃山的功臣,并与湘西老乡金珍标亲切交谈。随行的著名作家老舍深受感染,专门留下来釆访老秃山战斗英雄事迹,金珍标成为他笔下的英雄——小说《无名高地有了名》中“英雄机枪手”靳彪的原型就是金珍标。

  1954年9月,首批志愿军公开回国,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的肖华率团到辽宁安东(现为丹东)欢迎凯旋的英雄。当金珍标等功臣走出车厢时,肖华与他们一一握手,为他们戴上大红花。

  1954年11月,金珍标加入中国,后被提拔为排长,不久又被指定为代理副连长。当了干部入了党,金珍标感到无上光荣,对党的感恩之情与日俱增:“我要一辈子听党话、跟党走,努力工作,争取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然而,昔日的“土匪”成为战斗英雄,当上了军官,这引起了他人嫉妒,金珍标1957年回乡探亲时遭人错告,被开除党籍,1962年被精减回乡。那时,金珍标和妻子育有6个孩子,加上年迈的双亲,一家10口人只有他一个壮劳力,生活举步维艰,他不得已当起了“挖瓢匠”。直到1979年,党和政府为他恢复伤残军人身份,他得以享受优抚军人待遇和全额公费医疗。

  “我虽然丢过鞋,但比失去脚的人强。”对于受到的委屈和不公正待遇,金珍标淡然面对。一些人怂恿他借机向党和政府讨个说法,索要赔偿,他却说:“与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战友相比,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如果问我有啥要求,那只有一个:希望重新加入中国。”

  金珍标从没忘记自己曾是一名员。他的家乡有一条河,一遇大雨就发洪灾,导致良田和村庄受淹。1976年,公社决定打一条隧洞分洪,在战场上挖过坑道、打过炮眼的金珍标成为主力。一次爆破中出现哑炮,年轻人都争着要上去看看,金珍标大声拦住他们:“都闪开,让我去!”他轻手轻脚地走向哑炮位置,慢慢扒出未爆引信,避免了一场危险事故的发生。

  那年秋天,一个水库闸门被杂物卡住无法关紧,导致水流倾泻而出,极可能造成数百亩庄稼因无水灌溉而歉收。因闸门附近的水压冲击力大,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吸进闸门冲走,公社悬赏300元,仍无人敢去。金珍标听说后赶了过来:“我来试试!”他先后3次潜入水中清理,终于关上了闸门。

  300元,当时对金珍标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可以让他改变一家人清贫的生活。但看着公社书记手里的奖金,金珍标却说:“为乡亲们做点事还要收钱吗?”

  世纪之交,金珍标当选张家界市武陵源区政协委员,他积极参政议政,了解和反映群众的愿望诉求。2000年,一位在外打工人员给家里汇款120元,但乡邮电分局却只给他汇60元,另外的钱要求购买报纸杂志。金珍标得知后,和几名政协委员进行深入调查,最后拟定了一份督促邮政部门提高服务质量的提案,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对违纪违规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

  8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金珍标的病房看望他,从家人口中得知他这一个多月都没吃进去一碗米粥,全靠输液支撑。但听说部队来了人,金珍标十分激动,挣扎着一定要坐起来。

  “党和政府这些年把我照顾得很好,不愁吃穿,病有所医……”金珍标吃力地说,“我这一辈子为祖国、为家乡作了一些贡献,但始终表达不了我对祖国的热爱、对党的忠诚。我离开党组织60多年,就想重新回到党的怀抱,那我就死而无憾了……”

  金珍标话未说完,在场的人早已掩面而泣。临近人生终点,金珍标没有谈自己受的委屈,也不提一生的苦难,更没有任何物质诉求,唯一的心愿就是重新入党。这也是这些年来,他向组织提出的唯一要求。

  由于历史原因,半个世纪过去,金珍标恢复党籍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从2008年开始,他先后3次递交入党申请书。他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我内心是热爱,热爱党组织的。每次村里、乡里召开党员大会,过组织生活,我都为自己没有资格参加而伤心流泪。我日日夜夜盼望加入中国,希望党组织给予我第二次政治生命,我会把全部余热奉献给党,奉献给人民……

  随着年事已高,金珍标申请重新入党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和迫切。今年年初,湖南大学退休教师吴扬才在网上搜索资料时,偶然发现金珍标的故事。同为上过战场的退役军人,吴扬才深为金珍标的事迹感动,在病床前对他进行了长达半年的采访,还到他战斗过的部队深入调查了解,为他撰写了一本传记。

  今年“八一”前夕,《张家界日报》记者前来采访,之后一篇名为《一位抗美援朝老兵的最后心愿》的内参很快摆到了市委领导案头,市委书记虢正贵高度重视,专门指示相关部门核实情况,决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市委组织部派出调查小组,深入金珍标的家乡武陵源区中湖乡青龙垭村广泛听取党员、群众的意见,充分了解金珍标的表现后建议:可以按程序发展金珍标入党。

  8月27日,青龙垭村党总支第二党支部召开支委会,确定金珍标为发展对象。9月5日,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全票通过金珍标的入党申请。9月6日,乡党委批复同意金珍标同志为中共预备党员。

  铁心向党,英雄无悔。金珍标用颤抖的右手一遍遍抚摸着鲜红的党旗,犹如失散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到母亲的怀抱。

  “党啊党啊,亲爱的党啊……”一首《党啊,亲爱的妈妈》,金珍标不知听了多少遍,唱了多少遍,每次都以泪洗面。这一天,当他再次成为一名员时,他又哼唱起这首歌,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此刻他眼里流出的泪水,一定是幸福的泪水!(本文原载2019年9月14日《解放军报》第三版)

  ... 战火纷飞的日子,他用血肉之躯创造了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传奇;硝烟散尽的时代,他用伤痛之体续写了漫漫人生道路上的传奇。他,就是曾受到朝鲜原国家领导人金日成接见并嘉奖的战斗英雄金珍彪;他,就是武陵源区中湖乡青龙垭村仍然健在的老农民金珍彪。今年六月盛夏的一天,记者有幸专访了年过八旬仍精神矍铄的金珍彪老人,听他讲述激情燃烧的岁月和曲折跌宕的往事……

  .. 金珍彪:说我过去是“土匪”的版本很广泛。当时的真实情况是解放前夕我在山上背树,遇到当地的一个恶人,他手里有枪。他要我不背树,背他的小孩,否则就打死我。我怕他,就给他背了三天的小孩。解放时,这个恶人被当作土匪抓了起来,我也因为给他背了三天的小孩,也就成了一名“土匪”。

  .. 金珍彪:我是19岁参军的。我虽然被当成“土匪”,但没有“血债”,因“罪恶较轻”起初是集中接受改造。1950年12月,驻扎湘西的47军的一位姓梁的排长问我是否愿意参军?去朝鲜战场和美国佬打仗?我为了早点“立功”洗刷“土匪”罪行,毫不思索地说“愿意。”

  .. 金珍彪:我参军后被编入47军141师423团,先是在桑植县城参加集训。1951年农历正月十五离开家乡,正月二十八从浮桥上跨过鸭绿江。为了躲避美军的空袭,我们一般白天休息,夜晚急行军,1951年9月份我们赶到朝鲜南洋里机场全力抢修机场。

  .. 金珍彪:多,整个湘西有1万多人。张家界籍的最出名的是宋德清、宋海桥两兄弟,他们都死在朝鲜战场上了!弟弟宋海桥战死在昭阳江247 号高地,哥哥宋德清在老秃山16号主峰阵地战斗到最后,抱着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他就是电影《英雄儿女》中屏幕英雄王成的原型。

  ... 大小战斗有十来次,最深刻的是老秃山战役,我没参加过上甘岭战役。这场战役与上甘岭战役同样惨烈残酷,对整个朝鲜战争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老秃山保卫战,是我军军史上光辉的一页。

  .. .1951年10月,我被编入141师1营3连,经过4个月的集中训练,我成了一名优秀的机枪手。

  1953年3月,老秃山战役爆发后,我所在三连的任务是死守597.7和537.7无名高地。

  老秃山在哪?老秃山,是朝鲜中部一个普通的山头。朝鲜战争爆发后,这里成为了两军反复争夺的一个重要高地。在双方猛烈的炮击之下,山上所有的树木都被摧毁,整个山头成为一片童山秃岭,于是得名老秃山。

  老秃山之战,当时敌人兵力达到6万人,他们对着两个高地投掷了5000枚炸弹,集中火力进行了两小时的进攻,两个山头的硬土都被炸下去一米多深。

  ... 当时我和另一位名叫董明竹的机枪手配合作战,看到对面的敌人就用机枪扫射。“哒哒哒”、“哒哒哒”,一批批美国士兵被我们歼灭,17个美军地堡被我们摧毁。在我们的掩护下,旗手张廷孝终于将红旗插上了老秃山主峰。

  ... 后来,我又和营长郝中云背靠着背用机枪同敌人作战,“哒哒哒”、“哒哒哒”,.一口气打出了二百发子弹,打垮了敌人的顽抗,占领了阵地。在战斗中,我的右腿也连中三枪,你们看我的这些伤疤还在。

  .. “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看到一个个战友牺牲了,我抱着血战到底的信念,咬紧牙关用力爬上了5号阵地,结果发现了美国佬的隐蔽火力点,我捡起爆破筒,拉开导火索扔了进去,一举清除了这个火力点。

  ... 我刚喘口气,一批美国佬又冲上来了,我举起机枪就射。敌人也很凶,我的臀部和背部又连中两弹。他们还打起了燃烧弹,战场上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我忍着伤痛抱着机枪就势一滚,在一个深沟里晕死过去。战斗们都以为我牺牲了,在清运尸体的时候发觉我还有气,赶紧送往战地医院抢救。

  ... 记. 者:确实惊心动魄!确实可歌可泣!您在战场上与敌人直接交过手吗?

  ... 金珍彪:交过啊!有一次我们双方的弹药都打光了,就打肉搏战。一个美国佬仗着个子大从岩坎上跳下来准备掐我的脖子,我闪得快,头一偏,他只抓住我的衣襟。情急之下,我咬住敌人的手臂,趁对方手一松,就势将其打倒在地,一手按住他的脖子,一手掏出匕首狠命的扎下去。

  ....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将军听到我的事迹后,亲自为我授予朝鲜劳动党一级英雄勋章,并说“朝鲜人民要永远记住他”。

  ... 志愿军总部授予我一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称号。解放军总政治部编辑出版的《红旗飘飘》刊登了我的事迹,人民日报1953年5月10日《红旗飘扬在“老秃山”上》文中,把我的名字带到每一个城市乡村,影响了一代人的成长。

  ... 回国之初,我在辽宁丹东受到了10万市民的夹道欢迎,我还作为战斗英雄代表作了热情的讲话。

  ... 我在部队里入了团、入了党、提了干,回国后曾担任广西某部三连连长,1955年l0月,我被调往桂林步校任军事教官。

  .... 我调往桂林步校任军事教官后,思乡心切,便回家探亲。结果发现物是人非,母亲早已离开人世,初恋情人也嫁与他人。在父兄操持下,我很快与邻近的一个农村姑娘成婚。当我带着妻子度完蜜月赶到桂林的时候,我的单位却收到了来自家乡赵秀才的“检举”信,说我“奉上军令,请假回乡,路过高山险地,强奸姑娘,匪性未改,攻打粮仓”等等。

  ... 于是,校方1958年以“铁证如山”为名组织全校师生举行批斗会,并宣布了对我的处理决定:开除党籍,撤销公职,取消城镇待遇。随后,一辆吉普车将我们夫妻送往广西石龙县武宣农场劳动。

  ... 金珍彪:肯定是莫须有啊!说我强奸姑娘,我就是和初恋情人见了一面而已;说我攻打粮仓,其实就是社员们在分已经散伙的粮仓粮食时,我当了监称人。赵秀才也是受人指使的,家乡有些人嫉妒我获得的荣誉。

  ... 金珍彪:申诉过,但没有用。学校后来又派人到家乡调查,结果调查对象多为嫉妒我的人,得出的结论为“匪性不改,情况属实。”所以,1962年我被“精简”和妻子回乡务农。

  ... 金珍彪:回乡后,家乡人对我这个“匪性不改”的人很冷漠。我决定逃往深山密林,几年间,我住岩屋,睡茅草房,吃野菜,洼瓢瓜……但偶尔几次下山卖瓢瓜,我的行踪还是被人发现了,于是数度被揪回批斗,直到从戏台倒栽下来。

  ... 后来,我仍回到深山老林里生活,身边多了几个既是我徒弟、又是基干民兵的小伙子看管。有一天,我被一民兵用开山斧劈伤背部,在医院里躺了8个月。

  ... 金珍彪:这些都还不算。初期,我被革委会宣判为死刑。历史开了一个很好的玩笑,当初“告”我状的那位赵秀才也被判死刑。在执行的时候,我因为领导一句话,而得以枪下留命,赵秀才则没有躲过那一劫。

  ... 金珍彪:恨不起来,一切都过去了。这是那个妖魔化时代的悲剧,当时有一位说“挖茅(谐音‘毛’)根”的乡亲也挨了批斗。

  ... 金珍彪:能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就是后福;能从“左”“右”斗争中活下来,就是后福。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我的命运终于出现转机,也是后福。我的党籍、公职和城镇户籍尽管没有得到恢复,但我的二级伤残军人得到了认定,。

  ... 金珍彪:要说满意,那是违心的话。我是被冤枉的,我对党一片赤诚,天地日月可鉴,为什么我的党籍不能恢复?要说不满意,又不现实。人生在世,不可能十全十美,样样如意。我相信,人间自有公理在,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

  ....金珍彪:做过,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是武陵源最老的“野马”导游之一。

  ... 金珍彪:物质上来说很满足,武陵源民政部门每年给我的抚恤金有1万5千多元;我的房子也是政府出钱给我修的,自己没花一分钱;我生病了,医院都给我精心治疗,药费国家负责。闲暇时间,我还会到桃花溪畔钓钓鱼。精神生活也比较快乐。每逢建军节和春节,各级领导都来对我慰问;哪里学生有需求,我都会用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亲身经历耐心向他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 金珍彪:过得都还好。老伴和孩子们说,普通百姓平安健康地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 一是我的这身伤疤,虽然变天就会伤痛,但却是我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最好见证。

  .... 二是北京军事博物馆三楼抗美援朝展馆左侧的第一挺机枪。这挺机枪是我使用过的,20世纪80年代我曾带着家人去博物馆看了这把枪,至今我还记得他所使用的机枪规格、型号,还有枪托上摔裂的痕迹。

  ... 金珍彪:有。我没有给母亲送终,这是一大遗憾。最大的遗憾就是我的党籍至今没有恢复,我重新入党的请求又没有获得批准。

  ... 金珍彪:愿望多哦!我希望有机会能访问朝鲜,去看看长眠于异国他乡的战友;我希望在世的战友能多聚聚,一起怀想炮火连天的昨日,一起珍惜改革开放的今天,一起憧憬美好灿烂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