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color=red张家界双卧六日游font暗访记

  8月6日至8月11日,记者以“游客”身份参加了北京保利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保利国旅)组织的张家界双卧六日游。

  8月2日,记者从报纸上看到保利国旅的广告———张家界、天子山、索溪峪、黄龙洞双卧六日游,每人1380元。电话联系后,记者即赴该旅行社报名交钱。交完钱,记者发现旅行社给的通知单内容与广告所说已有很大差别,“黄龙洞”后面多了“自费”两个字。广告上说的四个景点,实际只有三个。

  8月5日晚6点,保利国旅工作人员交给记者火车票时说:“自己上车,有人举着写有你的名字的牌子接站”。6日中午12时58分,记者上了267次列车。原以为邻近铺位的乘客都是此次张家界六日游的游客,一交谈才知道自己是“独行侠”。

  7日中午12点10分,记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张家界火车站。在站外广场,记者拿着保利国旅的通知单,四处寻找写有我名字的牌子。半小时过去了,未见前来“接头”的人。无奈,我只得大喊:“谁是接保利国旅游客的?”一个年轻人走过来,从兜里掏出一份名单,从中找到我的名字,让我跟他走。至此,我才知道自己已被转了团。真正出面接待我的旅行社变成了当地的“湘之旅”。在旅行车上,记者见到27位和我同样“命运”的“散客”,他们分别来自北京康辉旅行社、金友国旅、森林国旅、北京青旅、世博达旅行社等十几个旅行社。经了解,大家出发前都不知道自己系“散客”拼团。带孩子出游的王女士,对旅行社让游客独自赴张家界的做法颇有意见。她说:“幸好没让孩子独自参加此次旅游,这要是在火车上或者出站时出了事,旅行社肯定不负责。”

  旅行社与游客在合同中约定的行程是:7日中午到张家界,下午安排赴索溪峪,乘车观百丈峡,游览地下明珠黄龙洞,晚上住索溪峪;8日早餐后游览天子山景区,包括西海、天台、御笔峰、贺龙公园、卧龙岭、十里画廊,晚上住索溪峪;9日早餐后游览张家界森林公园———黄石寨,午餐后游览金鞭溪、金鞭岩、白沙泉、紫草潭、水绕四门,晚上住张家界市内;10日早餐后,参观土特产店,赏市容市貌,中午乘火车返北京。可是,“湘之旅”旅行社并未按合同约定提供服务。这个旅行社以便于安排为由,擅自将两天半的旅游,缩至一天半,使原本应该轻松惬意的旅程变成了急行军。

  7日中午抵达后,本应由旅行社安排午餐,然后赴索溪峪。“湘之旅”工作人员在我们上车后,竟称:“12点以后到站的游客不安排午餐,因时间紧,须直奔黄石寨景区。”大家就这样饥肠辘辘地开始了张家界之旅。8日的实际游程是上午游索溪峪,下午游天子山景区。9日的游黄石寨变成了(自费)游宝峰湖、茅岩河漂流。为此,8日晚导游竭力劝说大家每人交180元,否则,留在旅馆自由活动。

  由于时间“缩水”,游客被导游拖着急匆匆地东跑西颠,除了赶路、吃饭,真正游览的时间少得可怜,人人疲惫不堪。在许多知名的景点,游客们被限制只能停留10分钟至20分钟不等。例如十里画廊,有不少景点应该由导游讲解,导游不给讲,坐小火车走了,有两位年轻游客气得与导游吵了起来。一位老同志发牢骚说:“来去匆匆,白来一趟张家界”。另一位带小孩的女游客说:“我们母子俩哪是来旅游,简直就是带着孩子‘行军’来了。”上年纪的老教授不得不被迫乘缆车,带小孩的女同志,出于无奈只好去和抬滑竿的砍价。匆忙中,导游未点人数,两位游客被丢在山上,直到下山时才发现。

  不仅游程有变化,住宿等相关服务也未严格履行合同。合同规定住“二星标准酒店(或同等条件)”,实际住的3个晚上,均未见二星标准,也未享受同等服务。尤其是8月7日游完黄石寨,我们28个人分别被安排在3个地方住宿。我和另外6个人,被拉到一个深巷子里的“红云山庄”住下。这家“山庄”没有“二星”标志不说,被褥上污渍斑斑,满屋蝇虫飞舞,桌子上到处是灰尘,记者打开水龙头洗澡,竟无热水。记者身上已打满肥皂,只好勉强用毛巾沾冷水擦净。记者与几个同来的游客找导游交涉,经导游三番五次“请示”,旅行社最终为我们换了一家旅店,此时已近22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