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交换 小黄文湿

    牛大宝将自己的股权转让书拿出来,然后挥着那协议书说道:“各位,我手上的这份股权转让书才是真的,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李氏和叶氏最大的股东,如果大家不相信,所以我今天特意把公正处的工作人员带来了,一样可以让他们现场进行公正”

        接过牛大宝手中的协议,公正人员也是很认真的进行处理,不一会儿,他们向现场的人宣布,牛大宝的这份股权转让书是有效的,这可在当场引起了轩然**。

        刘老爷子看到情况如此反转,顿时就立刻给邱处机打电话:“老邱,你这是干的啥事,就这么件小事,你都拿不下来,你真是吃干饭的,你叫我怎么跟老板们汇报,你想想,你这下子到底赔了多少钱进去,我看你还是自己去给大老板一个交代吧!”

        邱处机完全是懵了,听了刘老爷子的一顿臭骂,心里很是不滋味,真的不曾想到,这个喊二哥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推卸责任。

        “妈的,冲锋陷阵就是我的事,有利益好处的时候就是你们的,真是把我当出气筒了”

        但是他深知,加入了天龙会,没有了退路,要么牛大宝交出册子,以死退出,那样大家都相安无事,只要牛大宝在,那册子就是隐患,因此他邱处机现在有过错就会背锅,更何况,他不能有任何的反驳,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工作以及未来,都和他息息要关,要么就是成功,要么就是全家失败。

        就在他感觉到所有的布局都化为泡影的时候,他想起自己的儿子,老婆,还有女儿,他的心就像在滴血一样。

        他一直在想着,邱成功和牛大宝的关系,要是真把牛大宝给杀了,儿子会恨他一辈子。

        但如果不杀牛大宝,那他一家子都会受苦一辈子,思前想后,他矛盾,到底要不要做一个值得儿子们称道的父亲。

        思考后,邱处机还是回过神来,因为现在还没有到最后,他在想着,能不能再搬回一局。

        于是便紧紧地盯着手机视频直播的页面,他就是想看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破绽。

        此刻,处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的记者们也是很无语,毕竟他们早早就收到了张天桥打点的一万块钱的红包,文案都搞好的,可是现在却都不敢发出去。

        看到记者们居然都哑了,牛大宝却是冷笑一声说道:“怎么,意外吗?我想现场的记者朋友们难道就没有想问的吗?”

        看着全场的记者们都尴尬地黑着个脸,牛大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不禁说道:“没有关系,我这里有一份很机密的文件,是关于我们的张天桥张总,秘密给哪些记者朋友送了红包的一份名单,我想这个应该不是真的,毕竟在坐的记者们都是有原则的,从来不会干这种有违背良心和职业道德的事情。

        现场瞬间就鸦雀无声,张天桥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行为都被牛大宝掌握了,这让他对眼前这个牛大宝真的是有点刮目相看了,完全就是愣在了那里。

        好在有几个正义的记者,可能是没有收到红包,也许是拒绝收张天桥的红包,却站了出来。

        ”牛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想说我们不会如实把这件事情宣传出去吗?“

        这个记者的提问自然是有道理的,毕竟之前的现场直播,因为临时在牛大宝的出现后就叫停了,除了天龙会有专人给邱处机和部份领导视频外,那些记者们,网红们是关了直播的。

        ”我并没有说你们大部份记者有跟张天桥有私底下的交易,所以我相信你的为人,因此,我觉得,我大宝集团入主叶氏和李氏这样的大新闻,难道你们不值得赶紧写上头条吗?“

        下面的记者虽然有些人拿了钱,但却都深知,这样的新闻,不抢个头条,那就不是做新闻记者的。

        而张天桥发现,自己的微信被退回红包的人一批接着一批,他彻底慌了,看来这些记者也开始倒戈了。

        ”怎么样,张总,有公正处的工作人员证实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是认了吧!“

        看到牛大宝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张天桥知道自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但本能的求生欲望让他不得不反驳,毕竟这件事情办砸了,邱处机第一个收拾的肯定就是他。

        ”牛大宝对吧!就算你拿这张真的协议,你能证明什么,我到要问问你,你口口声声地说我们胁迫了司马燕,那我现在怀疑你用的是同样的方法胁迫了司马燕,利用不正当手段,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获得了这份股权转让书“

        牛大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张天桥最后的挣扎,于是便点头说道:”没有错,你的怀疑是真的,不过你不要忘了,我说过,你们可以不信,但是当事人说出来的可能就更真实了“

        ”对,牛总说的没有错,我把所有李氏和叶氏的股权全部无条件转让给了大宝集团,受益人就是牛大宝先生“

        此刻,众人都看向了门口,只见司马燕换了一身很正式的宴会装,后面跟着刀疤哥和李玉荣,娜塔纱姐妹四个人缓缓走了进来。

        司马燕走到牛大宝的跟前,和他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然后相互点了点头。

        李沁一看,顿时也是懵了,但是她清楚,这都是牛大宝在布局的,只要股权在牛大宝手里,一切都没有问题。

        小慧和陈爽却开心地朝着司马燕点了点头,她们虽然见得不多,但是最近还是有联系的,而这一切,都是牛大宝在布局的,这几个女人,对牛大宝可是死心踏地了。

        现场的记者都在拼命地向自己的公司传送最新的情况,而此刻,有一个人突然间鼓起掌来,而这正是李氏家族的一个元老,知道李沁和牛大宝的关系,在他们看来,李氏不倒,他们李家的人就永远会在京都站稳脚跟了。

        这掌声瞬间就引起大家的共鸣,只是让张天桥瞬间成了众矢之地,难堪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但是张天桥还是慌张地说道:“牛大宝,我现在怀疑你和司马燕造假,对我们进行了诈骗,我要告你们”

        可是牛大宝却伸出手来,只见司马燕从包里拿出一个红本本给到牛大宝,牛大宝将红本本挥舞着,在张天桥的脸上拍了两下说道:“张总,这是我和司马燕的结婚证,这下你死心了吧!”

       这个红本本一亮出来,所有人都鸦雀无声了,李沁,小慧她们都愣住了,这不会是真的吧!

        但是当所有人看清楚里面的相片,证书一切都是真的后,她们几个女人并没有因此而妒忌,而是非常佩服牛大宝的远见。

        张天桥整个身子彻底瘫软了,差点都倒地上了,而李奇和乔蜜蜜看到李沁那一脸兴奋的样子,他们知道,这一切完了,跟伍,这一辈子就完了。

        果然,在公正处的工作人员的证明下,牛大宝直接大声叫道:“保安,把这几位跟公司不相关的人全部请出去”

        张天桥虽然是咬着牙,但是他败下阵来了,没有办法,而且这是他有生以来,丢脸丢到最痛苦的一次,最惨的一次。

        他意味着自己从这里走出去,那就是要结束生命了,他的老大不会原谅他,邱处机正要找一个替罪羊,所以自然要他的命,显我,他才是邱处机拿来向上级交待的条件。

        “张总,张总,你别走呀!我们两个还需要你呢?”

        李奇和乔蜜蜜两个人此刻围着张总,希望张天桥能拿出杀手锏出来,帮他们掰回来这个局面。

        几个保安走过来,直接架起已经全身无力,额头冒汗的张天桥便出去了。

        牛大宝看了一眼李沁,李沁走到李奇和乔蜜蜜的跟前,狠狠地说道:”两个叛徒,居然和外人勾结,想做空公司,真的是猪狗不如的东西,不过我也要谢谢张总,要不是他,我怎么能看清你们的真面目,怎么有机会清理一下我们内部的蛀虫呢?“

        看着李沁那得意的样子,李奇当时恨得直痒痒,心里很是服气,于是便一把将李沁拉过去,直接手掐在李沁的喉咙处。

        ”别过来,你们要是敢动手,我就和她同归于尽“


 

        牛大宝居然这个时候没有慌张,这让李奇有点害怕起来,只见牛大宝微微一笑地说道:”李奇,我们早就关注你了,只是没有跟李沁说罢了,但是你却偏偏相信别人,为了利益,连自己的侄女都不相信,我真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你勾结张天桥,带头抛售手上的股票,你们一家子百分之十的股票就这样没有了,你现在还想要回这些东西,我看你就是做梦“

        但是李奇却狠狠地说道:”牛大宝,我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担心她,我只想要加我的东西罢了’

        牛大宝却冷笑道:“李奇,人我要,钱也没有,你今天绝对不会得逞,你信不信?”

        李奇慢慢地要挟着李沁往大门处走,但是这个时候,小慧和娜塔纱两个人的身影瞬间就像风一样出现在他的身边,一下子就反抓住了他,解救了李沁。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拿回我的东西”

        此刻,看到李奇被带走了,乔蜜蜜作为李沁的秘书,当时便吓坏了,跪在李沁的跟前,哀求道:“董事长,我错了,我不应该出卖你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叔叔勾引的人,我被他托下水了,你看在我做你秘书这么多年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别让我离开公司好吗?”

        李沁看了一眼牛大宝,牛大宝示意让她处理,李沁却是走过去,对着她扇了一巴掌,然后便说道:“吃里扒外的东西,不值得任何公司收留你,给我滚”

        乔蜜蜜吓得当时便连滚带爬逃了出去,而这个时候,牛大宝却赶紧示意李沁,让她把新闻记者会继续召开起来。

        牛大宝拉着司马燕的手,走到了台上,然后对新闻记者朋友们说道:“欢迎各位记者朋友们的捧场,能参加这场别开生面的新闻记者会,再此,让大家今天受惊了,表达我的歉意,作为大宝集团的负责人,这次能够成为叶氏和李氏的大股东,我很高兴,同时也要感谢我的夫人司马燕女士在最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救公司于水火之中”

        司马燕朝着大家点头,作揖,这让陈爽她们都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才是牛大宝身边最配的女人,论计谋与气质,司马燕不差。而且让她们几个女人都明白,牛大宝身边需要各种不同的女人,而司马燕才是干大事的大人物。

        “大家都知道,既然大宝集团成为李氏和叶氏的大股东,我宣布,李氏和叶氏继续由李沁和叶媚掌控,分别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所有人员安排和变更全部由李沁和叶媚主导,我暂任李氏和叶氏的董事会主席,并且李沁和叶媚也同时成为大宝集团的董事会成员,如果将来我有不策,或者发生意外,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和股权,全部以折现的价格损献给慈善公司”

        “好,牛总威武霸气”

        下面的人顿时掌握雷动,所有记者都被牛大宝的魄力折服,同时现场的人无不为牛大宝的明智选择而佩服不已。

        远在外面的邱处机此刻整个人瘫软地坐在沙发上,将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拳头砸头了茶几,拳头上都流着血,而他却咬着牙,狠狠地骂道:“牛大宝,算你历害,这一回合,我输的心服口服”

        说实在的,牛大宝这一招真的太历害了,连邱处机都没有想到,陈爽她们几个也立刻明白了牛大宝的用心,也就是说,谁要是打大宝集团的主意,都不可能拿到牛大宝的钱,所以这些钱就是一张废纸,毕竟当牛大宝当着记者的面,在公正人员的公正下,签订了关于损献财产的认同书,那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记者会结束,牛大宝把记者都留下来了,让李沁赶紧从财务处拿来了红包,一样的每个人一万块,并且在京都国际大酒店还设宴款待了他们,让这些记者们兴奋不已,个个快乐地露着笑脸离开。

        牛大宝召开完记者招待会后,陈爽便跟他说,刚刚收到几十个电话打进来,很多投资机构都入主大宝集团,这让牛大宝兴奋不已,觉得眼前并不是最好的套现时候,只有这几天,等到李氏和叶氏的股票达到了涨停的时候,那才是最值得出手的时候。

        为了表达对这场胜利的喜悦,牛大宝准备在晚上召开公司的晚宴,也就是李氏,叶氏,和大宝集团的所有员工,在京都国际大酒店包下了整整五层楼。

        与此同时,张天桥被保安赶出李氏集团后,他灰头土脸地不敢见人,开着车子便消失在了京都的某个角落里。

        大约晚上六点钟,张天桥站到了京都运河的一处桥边上,他收到了关于内部要杀了他的消息,当时他心灰意冷,想到自己为天龙会做了这么多事,最终他还是要成为别人的棋子,背锅负责任,他就想不开,与其苟延残喘,还不如一死了之。

        正当他站上栏杆,就要往下跳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开着车停了下来,沉着脸对着他说道:“张总,这些失去的并不重要,那你想不想和我一起把这盘局再掰回来呢?”

        张天桥朝着这个男人望去,不禁有点意外,这可是一个才二十多出头的毛头小子吧,但是看起来眼神里却充满着一种仇恨,当时他便问道:“你是谁?为何我要相信你”

        男人却冷声笑道:“我是邱处机的儿子邱富贵,这下你应该相信我了吧!”
 

    张天桥看了看这个还是一脸幼稚的小子,不禁自嘲地说道:“邱处机真是老谋深算,居然会派你这毛头小子过来劝服我,不过我不吃你们邱家这一套,不就是让我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