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有力缓慢而坚定的进入l 小莹翁公粗大

  李萌琦冲上前,瞧着小子孺的情况,眼泪顿时掉下来:“赶紧送医院啊!”“府医在里头给巴真瞧着,”盛绣哽咽起来:“刚刚巴真从楼梯上摔倒了,女佣说是看见了小子孺推的,呜呜……巴真现在怀了身子了,地上刚才都是血,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阿哲发了疯一样打小子孺,呜呜……”

    “小小年纪蛇蝎心肠!”李昊哲指着小子孺,眼中满是失望与愤怒:“那是你的亲生母亲跟亲生弟弟!你怎么下得去手!你连亲生母亲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的!我不狠狠打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

    难道要纵容这种恶毒的心思继续蔓延下去?姑姑,我要真是不管,他就是下一个恩恩!”

    筠礼不敢置信:“不可能!小子孺不可能!”

    筠炎也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哪个女佣说的?人呢?”

    小子孺的眼神越来越涣散。

    看样子,快不行了。

    陈坚冲上前一把抱住孩子,李萌琦上前配合拦住李昊哲,巴干达跟盛绣瞄准时机也冲上去拦住李昊哲!

    陈坚拔腿就跑:“筠礼筠炎跟上!”

    亲卫们也冲上前护着他们。

    他们就这样风尘仆仆地来了,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小子孺刚进车,就吐了一口血。

    李萌琦哭的厉害:“你个傻孩子,你到底有没有推你妈妈,为什么啊,你为什么啊,那是你妈妈啊。”

    小子孺身体越抖越厉害,渐渐闭上了眼睛。

    筠礼筠炎吓坏了,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不停拍打他的脸颊。

    小子孺送到医院直接被抢救。

    好在没有颅内出血、脏器管出血,李昊哲下了狠手,却还是避开了孩子的内脏跟头颅,可是皮外伤还是伤的很严重,孩子的心灵肯定也受伤严重。

    筠礼筠炎不肯走,非要在医院陪着。盛绣打来电话,哭着说:“府医说了,巴真的孩子没了,呜呜~已经确定没了,只能养好了身子,后面再要了。巴真现在昏睡着,瞧着也是可怜死了。阿哲气没消,小子孺

    拜托你们照顾几天。”李萌琦心疼坏了:“好,我们准备接他进宫了,医生刚刚给他检查过,都是皮肉伤,疼得要命,却又要不了命。他年纪小,能用的止疼药非常有限,现在有些发烧了。我带

    回宫里去,好好给他治。”


 

    他们回宫的时候,陈绾绾已经把宫医院的儿科专家全都请过来了。

    当时事情紧急,陈坚夫妇怕送回宫来不及,才送最近的医院的。

    现在医院说没有大碍,他们就把孩子带回来了。

    大家围上去的时候,瞧着孩子鼻青脸肿的样子,都觉得于心不忍。

    这孩子在宫里住了好些天,跟他们一起过新年,有礼貌、温柔、懂事、乐观、善良,怎么会对自己的母亲跟未出生的弟弟下如此毒手呢?

    大家都觉得很心痛,也觉得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宫医们仔细给小子孺重新整治,看了他的验伤报告,确定了他小手臂骨折、身上多处淤青、挨了巴掌破皮什么的,留了药,也给打了止疼针。

    小子孺低烧,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他睁不开眼,一边哭一边喊疼。

    大家瞧着,心里都不是滋味。

    筠礼抬头望着暮川:“爹地,可以斩了李昊哲吗?”

    暮川:“你不要胡说八道!”李萌琦也吓了一跳,温声解释:“孩子犯了错,做父母的有教育的责任。况且这次小子孺犯得是大错,不论怎么样,他都不能推自己的妈妈下楼梯,这是要出人命的。小子

    孺的爸爸也是生气,也是想要给他一个教训,才会打他。但是,也避开了要害打的。”

    “你们大人说的那些我听不懂!”筠礼握着小拳头,愤愤不平道:“李昊哲别栽在我手里!”

    暮川凝眉:“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说话这么硬邦邦的?”

    筠礼:“哼!”

    筠炎:“他们总说小子孺要杀自己的妈妈跟弟弟,可是有证据吗?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就这样暴力对待自己的孩子,还是这么小的孩子,那就是他冲动且愚蠢!”

    姜丝妤瞧着也觉得孩子可怜,看向他们:“都别吵了,让小子孺好好休息。”

    李萌琦:“我留下照顾吧。”

    陈绾绾;“妈妈,我今晚陪着他,你明天白天陪他吧,我们这样换班。”

    陈坚:“我可以陪……”

    陈绾绾:“女性温柔些,你还是睡会儿吧。”

    最后,还是陈绾绾留下陪第一晚了。

    暮川带着筠礼筠炎睡了一晚,但是,暮川一直没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