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被东子第二次 电动牙刷自w

而且是元婴中后期,正在向分神境界突破!

    修仙一共九大境界。

    分别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出窍、合体、渡劫、大乘。

    季修璟欣慰道:“柔柔离开的时候,才刚刚筑基,如今不过两年半,已经到了元婴,这已经不是突飞猛进可以形容的了。这简直是,坐上了火箭啊。”

    福寿看着季修璟:“师父!你确定你没有藏着掖着?你确定教导我的方式跟教导师姐的方式是一样的?”

    季修璟无奈地摊手:“你这孩子……”

    百里栀柔睁开眼,笑呵呵地望着福寿:“分明是你自己修炼不认真!快叫我看看,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福寿气嘟嘟地转过头,不理她。

    季修璟揭短道:“他刚刚凝出金丹,正常来讲,要追上你,还得几十年光景。”

    百里栀柔开心地捂着嘴笑起来:“师弟师弟,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我师姐了吧?”

    福寿情绪怏怏,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师父,你叫我们过来干嘛?”

    咕隆咕隆的水被煮开的声音,为茶室平添一丝生活气息。

    季修璟在茶壶中加入适量的樱花茶粉,好看的大手拿着叠青色的棉麻手帕,包裹住盛满沸水的容器长柄,再将沸水浇灌而下,顿时,茶室中满是好闻的樱花花香。

    百里栀柔忙凑上前,等师父倒好一杯,她小手赶紧去抓。

    福寿摇头,叹气,叹气,再叹气。

    他从千云山回来过年,到现在,喝的最多的就是师父喝剩的凉茶。

    这种精细的名贵的茶粉,是见都见不着的。

    而这种粉红调调一看就是女孩子喜欢的,分明就是师父偏心啊!

    第二杯倒好,他伸手去接。

    季修璟:“别动。”

    福寿缩回手:“怎么了?”

    季修璟放下热水,端起第二杯放在自己面前。

    言外之意,这杯是他自己的。

    福寿懊恼地伸手去抓茶壶,茶壶里还有剩下的茶水。

    可是季修璟拍开了他的手:“你若想喝,等放凉了再喝。”

    福寿生气道:“你这是虐待动物!”


 

    季修璟好笑道:“你傻不傻?龟主大凉,你虽然化作人形,平日饮食温热些也就算了,单独喝茶,若是再喝这么热的,对你身体百害无一利。”

    百里栀柔双手捧着漂亮的小碗,低着脑袋,时而嗅着茶香,时而吹着热气。

    听见这话,她忍不住抬头望着福寿笑:“根据医理,孕妇吃了你,都要流产,因为你真的太凉了。”

    福寿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

    季修璟没忍住笑的肩膀乱颤。百里栀柔又道:“你见过乌龟喝热水的吗?见过乌龟泡热水澡的吗?那不得烫死啊?乌龟就适合凉水,也不惧寒冷,零下的环境下还能冬眠呢!师父不让你喝热水,是为你

    好!”

    福寿渐渐接受了不能喝热水的道理。

    但是,对于自己只会让孕妇流产的医理,很不满意。

    他凝眉:“难道,我就没有什么好的用处?”

    “有啊,”百里栀柔摇头晃脑:“产妇无奶,吃了你,立马回奶涨奶、奶水充沛!”

    “噗!”

    季修璟没忍住,终于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他对面恰好没人。

    意识到自己失态,他赶紧拿过桌上的餐巾开始擦:“对不起,咳咳。”

    福寿抑郁了。季修璟言归正传:“好了,今天叫你们过来,一是看看你们如今修为多少,二是跟你们一起商议把U盘取回来的行程安排。我已经做了初步规划,有了上次的经验,我这次

    打算去2天,返程2天,一共4天。”

    他把自己的计划详细告知两位爱徒。

    又把他俩带到竹心阁塔顶。

    塔顶有一室一厅的小套房,还有一个八卦图形的小工作室。

    工作室的案台上,有九种不同颜色的水晶柱体,立在那里,一根根红色、黑色、金色、蓝色、绿色的线,纵横交错,看不出有什么规律,但是每一根肯定都不平凡。季修璟拍着福寿的肩,郑重道:“我跟柔柔离开这4天,整个皇宫的守卫就交给你了。这个阵法,是我布下的。按理说,不会有人知道我离开,也不会有人乱动这些。但是

    ,保险起见,你还是要替我守在这里,不论发生任何事,都要保证这些东西跟我离开的时候,纹丝不动!”

    福寿能感受到自己被重用,点头道:“放心吧,师父!阵在龟在!阵亡龟亡!”季修璟微笑道:“有任何事情,找国师府的师兄弟们。他们一部分人去南英的民间除魔卫道去了,但是历练回来的也有,这是我画的传音符,遇事烧毁,他们马上会得到消

    息过来协助你。有他们挡着,即便不能助你退敌,也能助你拖延时间等我跟柔柔回来了。”

    福寿担忧:“师父,你交代这么仔细,是预测到会有事发生?”季修璟:“没事最好。但也要做最坏的安排。我们身在其位,就必须事事尽心尽责,鞠躬尽瘁,方能报答殿下对我们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