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让你下面秒湿的小黄书h 老刘破了韩萌萌的

    暮川带着百里栀柔,披星戴月地赶到了国师府。

    季修璟得到消息,连忙从府里走到门口来迎接:“殿下,更深露重晚风凉,再有急事找臣,可以令臣过去的。”

    储君为立国根本,即便过了春节,可二月深夜的气温还是达到了零下七度。

    季修璟担忧暮川劳累奔波,一边说着,一边邀他进去。

    冠九秧赶忙迎过来,亲自烹好了茶,端上来:“两位殿下,喝点茶暖暖。”

    暮川脱了大衣,季修璟上前接过,帮他挂起来。

    百里栀柔刚脱好,冠九秧过来接,百里栀柔甜甜一笑:“师娘,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冠九秧出门守着。

    季修璟跟暮川兄妹坐在书房里。暮川将糯糯那边的情况详细告知,且道:“我本来不想劳烦修璟兄的,毕竟寒冬腊月,你过去也要折腾好多次,每一次都可能遇上危险。但是我想,让柔柔陪你一起,你们

    师徒也有个照应。”

    百里栀柔会兽语,关键时刻,自然界的朋友们都会来帮忙。

    而且他们都是修行者,彼此照应是最合适的。

    季修璟不觉劳烦,反而惊喜无限,激动道:“果真如此,那我肯定要去一趟。”

    他初入宫中时,寄居在储秀宫,凤云震两口子非但没有嫌麻烦,还事无巨细地照顾他,让他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他们也在那段时光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既然有办法让倪暮凡活下来,那作为挚友,季修璟自当义不容辞。

    暮川心知季修璟大义,却依旧担心:“我给你配武器,万一有什么,你们也能防身。”

    季修璟摆摆手:“我有过一次经验了,这次只会更加顺利。叫上柔柔,只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

    “没错。”暮川郑重道:“146事关重大,确实要保证万无一失。”

    事情已经谈妥。

    可是暮川脸上依旧忧心忡忡。

    百里栀柔总觉得哥哥心里有事:“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啊,我已经长大了,但凡力所能及的,我都会去做!”

    暮川淡笑了下,眸间渗出丝丝缕缕的暖:“你已经在帮哥哥了。如果还有别的需要,我一定不会瞒着你。”

    百里栀柔感觉到自己被家人需要,脸上绽放出骄傲的笑意。


 

    季修璟若有所思:“殿下可是在担心,那个潜伏在宫中的人?”

    暮川没想到季修璟一下子就猜中了,点了下头:“是的,糯糯跟我说这个,我有些意外。

    但是一想到我们也会想方设法在别过安插眼线,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我们的队伍里会有这样的人。

    我只是……犹豫怎么清除。

    绵绵跟凤三都是手段狠辣的,交给他们,我很放心,但是他们最近太忙了,为了宰理司的搬迁问题,以及很多公务合并的问题,新年都没有放假。

    找出这个眼线,肯定要耗时耗力,我怕他们太辛苦了。”

    季修璟默了一瞬,微笑着:“我向殿下举荐一个人。”

    暮川好奇地问:“谁呀?”

    季修璟笑的有几分腼腆:“内子,九秧。”

    暮川恍然大悟,遂低下头开心地笑起来:“对啊,我差点忘记了,令夫人可是我祖母千辛万苦替我向宁都要来的呢,只是让她做御侍,未免大材小用了。”季修璟摆摆手,谦虚地解释:“她本就是洛氏皇族的内家子,是服务于洛氏皇族后人的。御侍也不是谁都能当的,执掌寝宫大小事宜,以及皇室成员的生活起居,这些都是

    责任重大的事情,任何环节都不容出错。她能做御侍,已经是两位陛下对她能力的肯定了。”

    暮川与他们又聊了会儿,便带着百里栀柔回去了。

    翌日,百里栀柔早餐后就过来报到。

    季修璟把她跟福寿都带去了竹心阁的茶室。

    季修璟微笑:“柔柔,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百里栀柔闭上眼,淡淡洁白光华萦绕她周身,灵力纯粹而充沛,让整间屋子的空气质量都变得轻盈舒适。

    福寿不服气地抗议:“师父!你偏心!”

    百里栀柔的境界,分明是元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