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绳子打结走过去惩罚叫什么 穿旗袍方便做羞羞

    罗军道:“其中原因,属下倒是清楚!”

    元圣道:“是吗?你说来听听。”

    罗军道:“萧翎是个比较正派的人,属下以前品性不端,加上女娲娘娘也说了属下是叛徒。属下虽然在萧翎那里找了个理由和借口,想来他面上信了,内心深处并不全信。只不过属下和白青一起曾经救过他的人,所以他也不便撕破脸皮。”

    元圣知道罗军和白青救过萧翎的人,当下道:“你说的也在理。那为什么我们这边的人也不大信任你呢?”

    罗军道:“属下不敢说!”

    元圣道:“你直说无妨!”

    罗军道:“这是因为您对我不信任,下面人的态度取决于您的态度。”

    元圣微露愠色,道:“你好大的胆子。”

    罗军继续道:“属下以前是品性不端,但一个正直的人族也不会投靠到您的门下。毕竟,人族与开普勒族是敌对的。如今虽然没有开战,但彼此之间都不是傻子。有些话,属下本不该说,但现在既然您允许属下说,属下也就全部直说了。”

    众人都看向了罗军。

    元雨仙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元圣道:“好,你全都说了吧!”

    罗军道:“在您圣殿之中,我的修为的确是排不上号。但并不代表,我在圣殿之中的作用也排不上号。俗话说的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您用我,就该相信我。眼下,属下既要面对敌人刀锋,还要畏惧您这边的猜忌,这未免也太没意思了。属下又不是在做卧底,何必要受此等压力?当然,属下的命都是您救的,眼下到了这个地步,想要走,也是不可能的。”

    元圣盯着罗军,半晌后道:“老夫说过,信任需要慢慢积累。”

    罗军道:“是!属下如今是真心实意投靠,所以说话就任性了一些,心里想什么,也就与您直说了。请圣主降罪!”说完便跪了下去。

    他这番絮叨,其实是自有目的。

    因为一个假意投靠的人才会处处小心,如履薄冰。

    他表演的是真心投靠的,当然是有不满就表现出来。

    人是不完美的。


 

    越完美,就越让人起疑。

    果然,他这番表现之后,元圣等人反而放心一些了。

    一个满腹牢骚的家伙,那里会是卧底呢?

    随后,元圣说道:“你起来吧,以后好好办事。到了一定的时候,你会得到老夫所有的信任。跟着老夫,你吃不了亏。”

    罗军大喜,道:“是,圣主!属下以后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乔纳森和须弥子也跟着表态说以后会好好的和罗军相处。

    罗军便向二人致歉,说自己太过莽撞,以后还希望二位多多指教。

    元圣接而问罗军:“你是怎么跟萧翎在一起的?”

    罗军道:“过程比较复杂,圣主您查探属下的记忆便一清二楚了。”

    元圣也懒得查了,知道这货如果有问题也不会让自己查,便道:“你先粗略说说吧。”

    罗军就将事先安排好的种种说辞全讲了出来。

    讲完之后,乔纳森和须弥子吃惊道:“你居然身中斩仙飞刀而不死?”

    罗军说道:“在下吞噬了魔蚊,加上修炼的那门天荒神功颇为玄奇,所以侥幸活了下来。不过也是九死一生……”

    乔纳森和须弥子恍然大悟。

    元圣道:“既然找到了灵藤,怎地将灵藤放了?”

    罗军苦笑,道:“灵藤是白青找到的,那小子颇讲义气。先前答应灵藤,不会为难灵藤的。他要放走灵藤,属下属实是不敢违背啊!当时刚刚被吸走刀气,身体虚弱,诸多地方,还得仰仗白青!”

    元圣道:“这白青到底是何来头?我看他年纪似乎很小,居然修了这等修为。”

    罗军道:“属下也问过他,但他说是自小跟随师父在山中修炼。再多问,他也不说,要属下尊重他的隐私。”

    元圣等人对白青顿时生出了浓厚的兴趣来。

    罗军道:“白青这个人吧,对人确实很忠义。是个可交的朋友……属下其实很想将他拉入圣主您的麾下,不过属下也看得出来,他是绝不会来的。若是属下真实身份暴露,估计他会杀了属下。”

    元圣道:“你与他交情尚浅的情况下,他便愿意为你舍生忘死。此种人,确实是不可能拉拢的。”

    罗军道:“他的圣境也颇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