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欲魔乳未删全集 中间一条粉红的小缝

  陈栋翌日傍晚赶回娇园,与家人共进晚餐。

    陈坚夫妇问小叶子的情况,问的特别细致,陈栋都对答如流。

    只是吃着吃着,陈栋忽然小心翼翼地瞥了眼父母,还有姐姐、姐夫,这才道:“还有件事情,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暮川笑了:“小栋出去一趟,回来都有心事了。”

    陈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清澈的目光诚恳地望着父母:“爸,妈,我跟小叶子想寒假的时候结婚。”

    李萌琦看了儿子一眼,又看了陈坚一眼。

    其实小栋跟小叶子结婚是大家都有共识的一件事。

    陈木两口子之所以放心地跟倪子昕夫妇离开,也是因为他们肉眼可见地知道陈坚夫妇恩爱、暮川夫妇苦尽甘来、小栋跟小叶子也会好好的。

    不过,小叶子才刚满18岁,就要结婚了,这多少让大家有些意外。

    李萌琦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小叶子的意思?”

    陈栋不想说是小叶子先说的。

    因为女孩子都要面子。

    他扬起下巴:“我先想说的,我提出以后,小叶子也同意。”

    筠礼惊喜:“舅舅要结婚了!”

    筠炎若有所思:“那很快就要有小宝宝了!”

    大人们忽略了孩子们的想法,李萌琦马上沉下脸:“小叶子还小,就算结婚也不许同房!”

    “咳咳……”

    陈绾绾呛着了。

    暮川淡定地给她倒了杯水递过来。

    她接过:“谢谢。”

    陈栋脸上火辣辣的,又羞有燥:“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小叶子那么小,我怎么会呢?我就是想跟她把名分定下来,给她一个承诺罢了!我、我、我不会那样的!”

    筠礼一脸失望地看向李萌琦:“外婆~为什么小舅舅跟小舅妈不能同房呢?”

    众人:“……”

    筠炎:“对啊,不同房他们怎么生小宝宝呢?”

    筠礼:“不生小宝宝,他们为什么要结婚?”

    筠炎一脸愉悦地憧憬起来:“我希望舅舅可以生两个小男宝宝,这样我跟哥哥一人一个,晚上可以抱着小弟弟一起睡觉!”

    陈绾绾:“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插嘴。”

    筠炎立即闭嘴。

    筠礼很多余地把嘴巴抿成一条直线,小手从嘴角左边一直拉到嘴角右边,假设自己给嘴巴上了拉链。

    暮川见陈栋窘迫的样子,想起不久前,陈栋还说等小叶子大学毕业就结婚的话题。

    他很清楚,结婚的愿望一定是小叶子提出、小栋不忍让她失望。

    从小失去父母的小叶子,一定很渴望能尽快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吧。

    更何况,她与小栋的婚姻本就是早晚的事情。“我觉得挺好的,”暮川微笑着,舒缓地看向陈坚夫妇:“小栋跟小叶子都是成年人了,他们有结婚的愿望,表示他们感情好。至于别的,我相信他们都很有分寸。只不过,

    小叶子的娘家人都不在了,婚事的话……或许要费点心思让女方在接新娘与向双方父母敬酒的这些环节上,不至于尴尬了。”

    陈绾绾笑:“我支持他们结婚。”

    筠礼弱弱地把嘴巴拉链打开,小声问:“我不插嘴,但是,我投票可以吗?”

    众人看向他。


 

    他举起小手:“我也同意小舅结婚!”

    筠炎也举手:“我特别同意!”

    陈坚夫妇忽然噗嗤一声齐齐笑了。

    陈坚看向小栋:“可以寒假结婚,刚好春节前变成一家人,我们一起过个团圆年。但是,咳咳,分寸的事情你还是得注意,丫头太小了,别伤了身子。”

    陈栋已经快羞得找个地缝去钻了:“我知道!你们不交代,我也知道!”

    陈绾绾笑的乐不可支:“吃饭吃饭。回头咱们再商量婚礼的事情。”

    晚上。

    小栋躺在床上,心里美美地给小叶子发短信。

    小栋哥哥:【爸妈同意我们结婚,筠礼筠炎也投票了,姐跟川少也同意,全票通过!】

    小叶子:【万岁!】

    小栋哥哥:【小叶子,你喜欢什么样的钻戒?】

    小叶子:【我是学生,不需要排场。而且,我是御侍,以后伺候主子们戴着名贵的珠宝,干活也不方便呀!所以不要钻戒啦,要不买个白金的素戒,越简单越好!】

    小栋哥哥:【好,听你的】

    小叶子:【小栋哥哥,我爱你!】

    陈栋看着这丫头发过来的这一句,只觉得心口有团火在烧。

    他刚想说什么,她紧跟着又道:【小栋哥哥,明天我要上课了,先睡了,晚安!】

    小栋哥哥:【晚安】

    发完之后,陈栋耳根发烫地又补了三个字:【我也爱你】

    陈栋把手机截屏,久久盯着看,然后将图片收藏了。

    他知道,他奶奶小妍就有一枚非常漂亮的钻戒,钻石还不小呢。

    只是平日里小妍因为要干活,所以很少戴。

    她会把钻戒套在链子上,当成吊坠戴,有时候跟着主子们度假了,伺候的人多了,不需要她怎么动手的时候,小妍才会戴在手上。

    陈栋想着,小叶子懂事归她懂事,那是她善良、淳朴、不虚荣。

    但是他是男方,该表示诚意的时候,还是得表示的。

    陈栋失眠了。

    他彻夜都在搜索钻石的价格,以及挑选钻石的各种方法、知识、靠谱的品牌。

    以至于他早餐的时候,还一个劲打呵欠。

    陈坚凝眉,毫不客气地斥责:“你昨晚没睡?今天要工作,昨晚却玩游戏还是看球赛,玩了一夜?”

    暮川轻笑着:“估计是要结婚了,兴奋地睡不着。没事,一会儿把筠礼筠炎送去幼儿园,我们也要去机场,飞机上他能补觉。”

    陈栋很羞愧:“对不起,川少!我保证不会耽误工作。”

    暮川:“没事,能理解。我跟你姐谈恋爱那会儿,也经常因为她的一句话就兴奋地一晚上睡不着。”

    筠礼:“嗷嗷!这算不算撒狗粮?”

    筠炎:“算!但我不是狗,所以对我没有伤害!”

    筠礼看着筠炎:“单身狗,不是真的狗!”

    筠炎问:“那,谁才是真的狗?”

    筠礼想了又想:“你这话我没法接!”

    两个宝宝低头,继续奋战早餐。却不知,大人们早已经被他们可爱的宝宝语,逗得全在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