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挤10支开塞露处罚 穿着丝袜出轨的麻麻

    陈栋昨天后半夜到的。

    在亲戚家小住,睡到上午自然醒,然后冲了个澡,换了身清爽有朝气的衣服,他就过来了。

    陈栋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盛京大学了。

    去年夏天,就是他跟父母一起陪着小叶子过来报名的。

    如今,她已经是盛京大学一名大二的学生了,主修的是古生物学。

    这个专业有点冷门。但是小叶子当初想的就是,暮川夫妇身边人才济济,学律法的、经济的、建筑的,还有季修璟这种捉鬼的,什么人才都有,她以前受陈木的影响,挺喜欢伺候花花草草、

    小动物们的,现在学古生物,虽然是冷门,但是万一将来有需要呢?

    在征询过陈坚夫妇的意见后,小叶子果断地报了这个专业。

    她现在非常庆幸。

    因为她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专业了。

    小叶子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图书馆。

    盛京大学的课程非常紧,她打算大二就考验,所以每天都会待在图书馆学习。

    陈栋一点都不意外,笑着问:“吃饭没?”

    “没,”小叶子道:“我带了面包跟牛奶,一会儿凑合吃点,我想把这篇笔记写完。”

    通话结束。

    小叶子埋头继续学习。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她身边来了个人,安安静静坐下。

    她一开始没在意,直到写的手腕有些疼了,微微动了动脑袋,这才发现,陈栋居然就坐在她身边,而且他手里拿了本书,书摊开,他的眉眼却带着笑意,落在她的身上。

    小叶子又惊又喜。

    他可没说要来盛京看她呀。

    她知道的,他的时间特别紧凑,双休日还要陪着暮川夫妇回B市,因为筠礼筠炎今年开始在B市上学了。

    小叶子捂着嘴,因为是图书馆,怕打扰别的同学学习,她没敢表露的太明显。

    但是陈栋已经可以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的喜悦了。

    他将一盒透明包装的寿司放在她面前。

    这个吃起来方便,也不会打扰到别人,很适合在图书馆吃。

    小叶子激动坏了,打开寿司,剥开的第一个递到了陈栋的嘴边。

    陈栋嘴角弯起,张口吃掉了。

    小叶子这才开始吃自己的。

    陈栋望着她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这还是去年她考上大学,李萌琦给她买的,如今就跟新的一样,可见她非常爱惜。

    陈栋很认真地看小叶子吃东西的样子。

    他的小丫头长大了。

    守了这么多年呢,终于看见她变成大姑娘了。

    陈栋见她坐在著名的学府里,汲取知识的样子,心头澎湃着一股骄傲。

    小叶子很快收拾了一下,便领着陈栋从图书馆离开了。

    陈栋把她的书包接过去,背在他的背上,然后牵着她的手,两人就这样漫步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身边人来来往往。


 

    偶尔会有小叶子的同学路过,好奇地跟她打招呼,问:“这是谁呀?”

    小叶子就会晃晃他们牵着的手,骄傲地说着:“我男朋友!”

    安全感,源于他们彼此的每一个眼神、心底的信任、以及所有相处中的细节。

    陈栋心情很好地带她去看电影,去吃火锅,去逛街。

    她再也不像高中时候那样,一个劲催他快点离开了。

    陈栋望着她的红唇,很想亲吻她,可又怕吓着她,所以暂时只能忍着。

    这次过来,李萌琦也跟他说了:“小叶子才十八岁,你不要太过分。”

    陈栋知道母亲的意思。

    其实母亲就算不提,他也不会舍得的。

    给小叶子买了两身衣服,买了一套护肤品,他们又逛了夜市一条街,最后他把她送回学校了。

    月儿躲在云后。

    两人的影子在灯光下拉长。

    陈栋笑着:“上去吧,我明天过来陪你吃午餐,下午我就要坐高铁回B市了。”

    小叶子可心疼他来回奔波了。

    牵着他的手,她仔细看着他的脸庞,温声道:“小栋哥哥,你下周别来了。你这样跑来跑去,总是不长肉。有这个时间,倒不如好好睡一觉。”

    陈栋笑:“宁都高铁发达,三个小时就能到了。我回去的时候,睡三个小时就是了。”

    这就是默认了,他下周还要来见她。

    小叶子低下头,有些不落忍。

    他一直在等着自己,这世上那么多好女孩,可是他不跟她们亲近,他只等着她长大。

    小叶子问:“小栋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陈栋:“我是你男朋友啊。”

    小叶子纠结了一番,鼓起勇气道:“小栋哥哥,要不我们今年寒假结婚吧。”

    陈栋先一愣,又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小叶子抬起亮晶晶的眼眸望着他,有些难为情,却还是坚定地说着:“我这辈子没有别的可能了,只有嫁给你这一条路走。我在想,既然早晚都得嫁,还不如早点嫁。这样

    你每个礼拜过来看我,我心里的负罪感会少一点。因为……老公看老婆,天经地义嘛!”

    陈栋站在路灯下,笑的眉眼舒展。

    他上前一步,将她轻轻抱在怀里:“好,我回去跟爸妈商量一下。”

    小叶子小声道:“其实我心里有数的,陈家是祖传的御侍,这都好几代了,而现在,筠礼筠炎两位小少爷都三岁了……”“不急,”陈栋听着,只觉得热血沸腾,真的不能再跟她聊下去了,不然他今晚就想把她公主抱走:“主子们只要都能好好的,下一任御侍还是不是咱们的孩子,这都无所谓

    。而且,你还小,我可以等。”

    小叶子心里很甜:“好,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陈栋:“明天见!”

    小叶子跑上楼,很久之后,推开窗,发现陈栋还站在路灯下。

    她不好意思地挥挥手:“回去吧!”

    陈栋也冲着她笑:“晚安!”

    她站在属于他们的夏天,属于他们的露台上,望着他的背影,享受着两人爱情的甜蜜。

    他走在属于他们的青春,属于他们的情路上,三步一回头,心潮澎湃不已。

    小叶子关了窗。

    室友们马上围上来:“谁呀谁呀?还不从实招来!”小叶子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大方道:“我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