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 收紧点 别流出来h 晚上看的开车小短文

   有的女人,第一胎自然流产了之后,就很难再怀上了。

    不过,各人有各命,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到时候再说吧。

    “我倒是常在电视上看见少帆,”李萌琦遗憾地说着:“他现在不叫少帆了,叫庞令行,因为他总是横眉冷对外国记者的提问陷阱,所以现在经常上热搜呢。”

    “小舅的口碑非常好,”陈绾绾笑:“暮川哥哥很重用他的,你放心吧。”

    储妤宫。

    孩子们都不在家。

    倪嘉树让冠九秧准备了烛光晚餐,等着姜丝妤回来,他就带着她一起用餐。

    中途,倪嘉树为她吹奏萨克斯,他们还一起在星空下跳着浪漫的华尔兹。

    一众宫女跟士兵都很羡慕两位陛下的感情。

    而事实上,姜丝妤白天在接待国宾的时候,还遇袭了。

    当时亲卫距离她有三米距离,来不及护驾,但是姜丝妤自己骑到了对方的头上,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四海之内都知道,南英的女帝身怀绝技、身手了得。

    明的也好,暗的也好,各种防不胜防的刺杀都无法奈何她。

    但是,每逢三年五载,还是会有这么一出戏。

    一曲舞眺望,倪嘉树搂着她微笑着:“心情好点没?”

    姜丝妤:“我就知道你会安慰我。”

    每次她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一回家,迎接她的总是他精心布置的小浪漫。

    倪嘉树多年不变爱她的初心:“世间繁华皆过客,唯你与我共白首,我不安慰你,谁安慰你?”

    两人手拉着手,慢慢游走在灯光下的御花园。

    坐在秋千架上,还能眺望院墙外不远处的储秀宫。

    唉。

    原本两年前的新年,就该安排凤云震对倪暮凡的求婚,然后给他们举办隆重的皇室婚礼。

    可是这一对真的是好事多磨:倪暮凡在国外参与非洲儿童安置与救助会议的时候,染上了一种病毒,在当地治疗了整整半年才康复,凤云震放下一切工作去照顾她。

    半年后两人归国,凤云震马不停蹄投入凤凰集团的工作中,而倪暮凡也加紧投入了宁都民生的工作中。

    如今他们夫妇俩聚少离多。

    想腾出时间办婚礼,真的太难了。“圈圈跟川川一样,他们身上的责任感太重了,”姜丝妤很心疼这对孩子:“我有时候,多想让圈圈歇一歇,可一想到南英如今民众的思维还停留在一夫多妻制上,我就大概明白了圈圈的梦想。她梦想所有的女子都能被公平公正地对待,她梦想所有的孩子都能在一夫一妻制的健康环境下长大。她梦想南英彻底告别嫡庶之分、减少家庭矛盾、

    共建和谐社会。她梦想南英,能变得跟宁都一样强大。”


 

    倪嘉树:“这是我们全家的梦想。”

    储秀宫的灯还亮着,可凤云震在国外谈生意,还没有回来。

    他听说陈绾绾拿了几个亿出来捐给国家,他深受震撼,也将过去三年凤凰集团的盈利,拿出一半,全都捐了出来。

    他跟陈绾绾一起喝过茶,聊过天,现在他们两个人的意见是一样的:不遗余力敛财,捐给国家。陈绾绾捐赠的全国30家大型皇家医院、120所女子自强艺能学校,以及46所孤寡赡养院已经全部完工,她也完成了所有项目的剪彩仪式,目前医院、艺能学校、赡养院等

    已经在正式运营中。

    而凤云震心知,在偌大的国土与亿万人口面前,紧靠一两个企业与发展中国家的财政收入,就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综合国力,是远远不够的。

    他开始做南英的代言人,天南地北地飞,到处为南英寻找投资商,也竭尽所能地帮助南英的中小企业得以快速发展。他跟暮川商定了好几套中小企业帮扶计划,从贷款免息、大学生创业救助金、金点子项目国家扶持等等众多方面,鼓励民众创业、稳定人才长留发展、拔高全国经济实力

    。

    国家不够繁荣昌盛,吾辈必须自强不息。

    姜丝妤坐在秋千架上,想着自己的这些孩子。她抬头望着倪嘉树星光下的容颜,问:“如果当初,我不管南英的事情,只一心一意做倪宫爵府的小王妃,那该多好?一辈子无忧无虑,不用如此劳心劳力,孩子们也不必如此辛劳。南英没有我,还有别人,国家是好是坏,是强是弱,与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吃好喝好,过得好,那多好。你一身傲骨,终日为我被禁锢在这深宫之中,从无抱怨,甘之如饴,这份恩情我已经没办法偿还了。如今因为我来了南英,还拖累了孩子们都如此费心操劳,我有时候觉得,人生当真如梦一场,我或许,真的不该回来的…

    …”倪嘉树拥住她,亲吻她的发:“别胡思乱想。孩子们都特别懂事。我看筠礼筠炎,也是非常懂事的。你要相信你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我们一家几代人的奋斗,可以改

    变一个国家的命运,可以改变亿万人的命运,这是大功德。用母亲的话说,善有善报,我们的孩子,这一生也必然是充实的、精彩的、幸福的。”

    悠悠岁月,星光耀耀,夫妻二人成为对方最大的精神支柱,彼此鼓励,彼此成就。

    晚上九点半,两人洗了澡准备休息了。

    忽然接到了筠礼筠炎的视频。

    姜丝妤激动地笑颜如花,整个人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般:“大孙子!小孙子!你们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筠礼:“今天周六呀,现在是B市下午三点半哦!”

    筠炎笑:“我们刚从游乐场回来,不过爹地还是忙,他留在家里泡书房了,我们跟妈咪来妤树了。”

    他说着,把手机照到别处。

    倪嘉树夫妇看见了熟悉的妤树的董事长办公室,虽然有个别地方改动,但是还是很熟悉。

    倪嘉树温声道:“最近在幼儿园有没有听话呀?老师表扬了没?批评了没?”筠礼双手撑着下巴:“没有表扬我!但是,表扬弟弟了,因为他不管做什么,都是规规矩矩的,老师说不能动,他就一直一直不动!但是我忍不住,别的小朋友也忍不住!

    ”

    筠炎不相信:“分明是你们就爱玩!”

    筠礼:“我有多动症!你没有!”

    筠炎:“我们是双胞胎,我没有,你也没有!”

    筠礼:“不不不,我有,你没有!所以,我动是应该的,不动才不正常咧!”

    筠炎:“你、你、你……”

    筠礼:“你看,你还结巴,我就不会!说明双胞胎也不是什么都一样的呀!”

    筠炎:“……”倪嘉树夫妇看着电话那头,两个小孙子拌嘴的样子,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