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被C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放荡美妇欲仙欲死

夜色降临。

  林知命看了一下时间,起身走出了房间。

  阿财紧跟在林知命的身边,一边走一边说道,“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这四个老大都没有什么异动。”

  “你觉得凶手是不是就在这四个人之中?”林知命问道。

  “这没办法确定。”阿财说道。

  “对了,肖庆龙是怎么死的?”林知命忽然问道。

  “被人勒住脖子断气而亡。”阿财说道。

  “哦…”林知命点了点头,随后沉默着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林知命忽然转身走到了旁边的桌子前头,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随后点开了里面的一个视频文件。

  看了一阵之后,林知命对阿财说道,“我大概知道是谁杀了肖庆龙了。”

  阿财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林知命正在看的视频,疑惑的问道,“是谁?”

  “晚上应该会有答案。”林知命说着,关上笔记本电脑往外走去。

  阿财赶紧跟上了林知命。

  酒店六楼,海市蜃楼厅。

  这个包间很大,中间的桌子足以容纳将近二十个人,不过此时桌边就放着五张椅子。

  林知命是主人,来的最早,约的是六点吃饭,他五点半就到了。

  他刚坐下没多久,这一次一起吃晚饭的几位安西市江湖大哥也都相继到来。

  几位江湖大哥分坐在四张椅子上,他们带来的心腹手下则各自站在他们的身后。

  几乎每个大哥都带了一两个心腹手下,这些心腹手下自然不是为了防着林知命,倘若林知命想对他们怎么样,他们带多少人都没用,之所以带这些人,不过是为了防着其他人罢了。

  吃饭的时候自然不怕其他人搞鬼,但是饭后就说不定了。

  林知命笑着环视了一眼众人说道,“各位老大今晚能来,实在是荣幸之至,不过挺遗憾的一点就是,我等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也没有见到肖庆龙的女儿肖玲,当然,也许肖玲并不是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绑走的,所以你们自然没有办法交人出来,这我理解,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一旦让我知道肖玲在你们某个人的手中,那么…不好意思,我可就要大开杀戒了。”
 

 文学

  在场众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谁都感受到 了林知命话里的杀意。

  “好了,不多说了,阿财,让服务员上菜吧。”林知命说道。

  “是!”阿财点了点头,随后走出了包间。

  没多久,酒菜就被送了上来。

  林知命拿起酒杯起身说道,“这一次远道而来,对各位多有叨扰,在这里我自罚一杯,先给各位赔个不是。”

  众人哪里敢让林知命自罚一杯,纷纷站起身拿起了酒杯。

  “林先生你客气了,能够见到你对于我们而言都是莫大的荣幸,更别说还能与您说话谈事,我下午就已经派了手下的人去寻找肖玲,希望能够尽早把肖玲找到。”宋俊毅说道。

  “林总,这杯酒该我们敬你才是!”周老大立马说道。

  “那大家就干了吧。”林知命笑道。

  众人纷纷点头,随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一杯酒后林知命就坐了下来,其他几位老大看到林知命坐,也都跟着坐了下来。

  “大家随意点,不用客气,我这次来除了报仇跟找人之外,也存了交朋友的心思,诸位今天晚上愿意来,就是想跟我交往,咱们现在都是朋友了,就不用太过客套了。”林知命说道。

  听到林知命这话,众人多少放轻松了一些。

  酒过三巡之后,每个人都有了些许的醉意。

  林知命又拿起了酒杯,起身走到了宋俊毅的身边。

  宋俊毅赶忙站了起来。

  林知命拿着酒杯跟宋俊毅碰了一下,说道,“老宋,我打个通关,从你这开始吧。”

  “行,我干了,林先生你随意。”宋俊毅笑着说道。

  “大家都干了。”林知命说着,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宋俊毅立马也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了。

  喝完酒之后,林知命看了一眼宋俊毅背后的男子。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材消瘦,不过眼神倒是挺狠厉的。

  “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兄弟?”林知命指了指宋俊毅背后的男子说道。

  宋俊毅立马笑道,“林先生,他是我们老家那边的远亲,早早的就辍学了,家里让他来跟我,我看他心思比较活络,所以就带在身边了,对了,他叫刘永。”

  “哦,刘永,你好。”林知命笑着对对方伸出了手。

  刘永有些诧异,没想到林知命竟然会主动对他伸手,他连忙伸手跟林知命握了一下说道,“林先生好。”

  “你手上这是怎么回事?”林知命指了指刘永虎口位置的一个青紫色的长方形印子问道。

  “不小心碰到的。”刘永平静的说道。

  “哦…”林知命点了点头,随后笑着对宋俊毅说道,“我给肖庆龙送过一枚扳指,那扳指的大小,好像跟这个印子差不多大。”

  林知命这话一出,整个包间骤然间安静了下来。

  林知命可以清楚的看到,刘永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而他被自己握在手中的手也瞬间僵硬了。

  “是嘛,那还很是凑巧啊。”宋俊毅笑着说道。

  “确实挺凑巧的。”林知命笑了笑,拍了拍刘永的肩膀说道,“手劲儿挺大的,看来手上的功夫应该不弱吧。”

  “好,还好。”刘永点了点头。

  随着他点头的这个动作,汗水竟然就这么从他的脑门子上滑了下来。

  “阿财,包间没开空调么?瞧把刘永给热的。老宋,不多说了,我继续敬酒了。”林知命说着,朝着下一个人走去。

  宋俊毅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刘永站在宋俊毅的身后,脸色跟之前比明显差了许多,一张脸微微泛白。

  林知命依次给所有的老大都敬了一杯酒,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此时,整个包间内还是无比的安静,一点都没有刚才的热闹。

  所有人都不再吃菜,也不再喝酒,大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宋俊毅。

  林知命刚刚的一番话其实已经让这些老狐狸猜到了一些东西,他们看向宋俊毅的眼神之中隐约带上了一丝丝的怜悯。

  “大家继续吃啊,怎么都坐着不动了?”林知命问道。

  “林先生 ,我吃饱了。”周老大说道。

  “我也吃饱了。”

  “我也是。”

  李老大跟林老大也纷纷说道。

  “老宋你吃饱了么?”林知命看向宋俊毅问道。

  “我…也差不多吃…”

  “你没吃饱。”林知命笑着打断了宋俊毅的话。

  宋俊毅身体微微一僵,说道,“是还没吃饱。”

  “老周,老李,老林,既然你们都吃饱了,那你们就先撤吧,老宋还没吃饱就让他多吃一会儿。”林知命说道。

  “是是是!”周老大等人连忙站起身来,跟林知命告别之后直接带着手下走出了包间。

  包间里就只剩下了林知命,阿财,宋俊毅及其手下。

  “没吃饱的话再多吃一点,一会儿吃饱了好上路。”林知命笑着说道。

  “林,林先生,我,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宋俊毅脸色难看的说道。

  “没事,你不懂的话,下去之后肖庆龙会告诉你的。”林知命说道。

  “这,林先生,我,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什么事让您对我动了杀心,您能不能说明白点,就算要我死,那也要我死的明明白白的吧?”宋俊毅说道。

  “肖庆龙是你杀的吧?”林知命说道。

  “不是啊林先生,我真的没杀老肖!老肖出事的时候我就在广福酒楼吃饭呢,您去查监控就能知道我说的话绝对不假!”宋俊毅激动的说道。

  “我去查监控了,你也确实在广福酒楼,监控我反复看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不过在刚才下楼之前我又看了一下监控,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林知命说道。

  “什么问题?”宋俊毅问道。

  “你进广福酒楼的时候,你连你身边的人加在一起是八个人,而你离开广福酒楼的时候,你跟你身边的人加一起只剩下了七个人,有一个人不见了。”林知命说道。

  听到这话,宋俊毅脸色微微一僵,说道,“这监控有死角,可能我的人他没拍到。”

  “刚开始我也这么想的,然后我比对了一下进出酒楼时候的那些人,发现出酒楼的时候少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我把那个男人的脸记住了,本想趁着吃饭的时候问一下你,结果没想到你一进包间我就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人就站在你的身后。”林知命指了指刘永说道。

  “这,这也不能证明什么啊,这只能说明监控没把刘永拍进去啊!”宋俊毅激动的说道。

  “确实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刘永手上的淤青就已经证明了一切。”林知命说道。

  “那只是巧合。”宋俊毅说道。

  林知命笑了笑,将桌子上的餐巾拿了起来,然后卷成了一条长条,走到了宋俊毅的身后。

  之后,林知命直接将餐巾套在了宋俊毅的脖子上。

  宋俊毅大惊失色,抬手去掰了林知命的手,而与此同时,宋俊毅旁边的刘永也掏出怀中的刀刺向了林知命的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