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下面粉嫩抽搐白浆 古代强奷系列小说h侠女

秦淮茹脸上一热,急忙喝斥了一句,她没想到小当会那么直接,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林铁牛,她们是来要吃的嘛!

  小当有些委屈地低下头去看着脚尖,她不知道秦淮茹为什么要骂她,难道她说实话都有错吗?

  “行了,秦姐,孩子又没说错话,你别这样。”

  林铁牛在心里摇了摇头,觉得秦淮茹还不如一个孩子做事干脆,或许秦淮茹已经习惯了用茶艺去为自己谋取好处,根本不知道有时候,干脆一点还更加让人愿意帮忙。

  虽然这里面有一部分原因是寡妇的身份造成的,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她想要不劳而获的思想在作祟。

  “铁牛,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家里的孩子一看到荤腥就有些走不动道,都怪我没本事,每个月的工资连买粮食都不够,更不用说买肉了。”

  秦淮茹眼眶微红,有些心酸地低声说道。

  林铁牛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顿时觉得有些腻歪,人家岛国动作老师好歹也是凭借自己的劳动赚钱,你这特么地就想让我主动献爱心,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这跟前世那些假乞丐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他也懒得再跟秦淮茹虚与委蛇,直接开口说道:“秦姐,你要是觉得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那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秦淮茹有些惊诧地看着林铁牛,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秦姐,怎么样?想听一听吗?”

  林铁牛微微一笑,一边撸猫,一边饶有兴趣地问道。

  秦淮茹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不会是想劝我找个人嫁了吧?”

  林铁牛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那你是想让我把孩子送人?”

  秦淮茹脸色一变,有些狐疑地问道。

  林铁牛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摇头。

  “难道你是想要让我去做那种事?”

  秦淮茹迟疑了下,脸色有些难看地问道。

  “不是,都不是,你不用再猜了,照你这么猜下去,恐怕你猜到死都猜不到。”

  林铁牛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说是什么办法?”

  秦淮茹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

  “很简单,你以后跟着我做事,每做一件事,我就送给你一些吃的,不敢说让你以后能过得多好,但是至少要比现在好很多。”

  “怎么样?有兴趣吗?”

  林铁牛笑了笑,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话音刚落,系统提示音也瞬间跟着响起。

  【叮,宿主帮助秦淮茹提供自食其力的机会,系统奖励600枚欢乐币。】

  听到系统奖励居然有那么多,他顿时就有些愕然,心里不禁有些怀疑自己对系统规则的理解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偏差。

  “你说跟着你做事,那具体是做什么事啊?”

  秦淮茹心里一颤,有些强颜欢笑地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主要就是平时帮我跑一下腿做点杂事,你可以先好好考虑一下,最迟明天给我一个答复。”

  林铁牛暂且按下心中的疑惑,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那...那我先考虑一下。”

  秦淮茹有些忐忑不安地说道,她不确定林铁牛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而且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好是坏。

  林铁牛视线一转,把目光放在小当身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对系统规则的疑惑,按照他之前的理解,系统发放奖励的多少,是跟被帮助对象的情绪反应大小直接挂钩。

  可刚才秦淮茹的情绪反应明明不是很大,为什么会奖励那么多?

  难道是不同的情绪对应着不同的奖励标准?

  还是说不同的助人方式会导致奖励的标准不同?

  他迅速在脑海里回想之前所获得的每次奖励,还有对应的助人过程,最后得到一个让他有些吃惊的猜想。

  但是具体是不是如他所想,还要进行一番验证,而恰好,此时他眼前就有一位非常合适的试验对象。

  他微微一笑,招了招手说道:“小当,你过来。”

  小当抬起头看了秦淮茹一眼,得到秦淮茹的允许之后,她眼睛一亮,迅速朝林铁牛跑了过去。

  “来,你尝尝叔叔的手艺怎么样?”

  林铁牛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雪白的鱼肉,往小当嘴里喂了过去。

  小当悄悄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把鱼肉给吃进了嘴里。

  林铁牛耐心等了一会,一直都没听到系统提示音,心里顿时有些了然,随后他笑着开口问道:“小当,好不好吃啊?”

  小当眼睛盯着锅里的鱼,用力点了点头说道:“牛叔,小当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

  林铁牛有些忍俊不禁地说道:“那你想不想再吃啊?”

  小当没有说话,她眨巴着大眼睛点了点头,露出非常期待的眼神。

  “那你告诉我,你应该叫傻柱什么啊?”

  林铁牛好整以暇地问道。

  “傻叔!”

  小当马上就大声喊道。

  “小当,你确定是叫他傻叔吗?这样你就没有鱼吃喽!”

  林铁牛眉头一挑,沉声说道。

  小当有些紧张地看着锅里的烤鱼,使劲在心里想着应该叫傻柱什么,突然,她眼睛一亮,说道:“我知道了,叫柱子叔!”

  林铁牛板着脸,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应该叫他柱子叔,不能叫他傻叔,这样叫人是很没有礼貌的,你要是这样没礼貌,那我不但不会给你吃鱼,以后也不会喜欢你,你记住了吗?”

  小当用力点了点头说道:“嗯,小当记住了!以后不会这样没礼貌了。”

  话音刚落,林铁牛就听到脑海里响起了系统提示音。

  【宿主帮助小当纠正对傻柱的称呼,让小当知道要做一个讲礼貌的人,系统奖励44枚欢乐币。】

  听完提示音,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经过这么一次试验,他基本上可以确定,系统奖励的大小,除了跟被帮助对象的情绪大小挂钩,更加重要的是,要想获得高额奖励,就需要用助人为乐的方式去惩恶扬善!

  例如,他帮助易中海重振雄风、帮助傻柱解围、帮助秦淮茹自食其力、帮助小当学会讲礼貌,都是扬善。

  而他帮助批评和教训许大茂、帮助揭露易中海和贾张氏的私情、帮助惩罚棒梗、帮助臭骂易中海,却都是惩恶。

  除此之外,他获得的奖励都非常少,就好像他最开始为了试验系统功能给了秦淮茹一块腊肉,却只获得了10枚欢乐币奖励,跟他随手帮助一大妈搀扶易中海上床的奖励一样多。

  虽然他不是非常确定系统的奖励规则是不是这样,但是从现在帮助小当的情况来看,基本上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他心情微微有些复杂地瞥了秦淮茹一眼,想着这要是能让秦淮茹成为一个自立自强、贤良淑慧的人,或许系统奖励应该会很高吧!

  可是想要改变一个人何其困难,这事恐怕还是得从长计议才行。

  他暗自叹了口气,伸手拉过来一张椅子,然后把筷子递给小当,说道:“来,坐着吃吧!”

  “谢谢牛叔!”

  小当非常机灵地道了句谢,然后迅速坐在椅子上吃起了烤鱼。

  秦淮茹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有些期盼地看着林铁牛,希望林铁牛能开口让她一起吃。

  而林铁牛却根本没去看她,仿佛当她不存在一样,只顾着一边吃着鱼,一边注意着不让小当给鱼刺噎着了。

  毕竟是他让小当吃的,那么他也该负责人家孩子的安全。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秦淮茹脸色几经变幻,最终还是对棒梗的心疼战胜了羞耻的感觉,她咬了咬牙走过去坐在了小当身边,习惯性地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说道:“铁牛,待会您吃剩下的鱼能给我带回去吗?”

  “啪!”

  林铁牛猛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眼神锐利地看着秦淮茹,一字一句地说道:“秦姐,你说话的样子能不要那么贱吗?”

 文学

“你...你怎么说话呢!”

  秦淮茹被骂得瞬间一愣,随后很快就一脸羞愤地喊道。

  小当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得身体一颤,夹着的鱼肉也掉在了桌子上。

  林铁牛看了一眼小当,压制住心里的怒气,温声说道:“没事,小当,你继续吃。”

  接着,他瞥了秦淮茹一眼,淡淡说道:“秦姐,咱们出去说吧!”

  说完,他便迅速起身走了出去。

  秦淮茹咬着银牙,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林铁牛,她微微迟疑了下,然后呼吸有些急促地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林铁牛站在门口,看着院里老旧的景象,一脸平静地开口问道:“秦姐,你嫁进来这院里多久啦?”

  秦淮茹听到他那么平静的声音,呼吸微微一窒,心里的怒意也不禁减弱了一些,她寒着脸说道:“十年了,怎么了?”

  “十年,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

  “秦姐,你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

  林铁牛摇了摇头,颇为感慨地说道。

  秦淮茹脸色变幻了下,眼眶也微微泛红,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

  林铁牛转过身,一脸淡然地看着她,轻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一家孤儿寡母的很可怜?”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秦淮茹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

  “我有句话一直都想问你,你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是跟谁学的?”

  林铁牛眼神有些戏谑地问了一句,随后他嗤笑一声,接着问道:“是跟你婆婆学的吗?”

  “你...你太过分了。”

  秦淮茹脸色一阵铁青,眼神中满是愤怒。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

  林铁牛眉头一挑,微微一笑问道。

  “林铁牛,你无耻,你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秦淮茹有些咬牙切齿地怒道。

  “那我凭什么要把鱼给你?”

  林铁牛冷着脸,有些不屑地说道。

  秦淮茹表情一僵,刚想要爆发的怒气又生生憋了回去。

  不等她有所反应,林铁牛又继续说道:“秦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只要跟人装一下可怜,就能获得好处?”

  “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会让人鄙视吗?”

  “难道你就不能自强自立一点吗?”

  “难道你想要这样靠别人施舍一辈子?”

  “你这样跟天桥底下的乞丐有什么区别?”

  “不,我看你比那些乞丐都不如,你至少还有房子,还有工作,还有家人,而那些乞丐什么都没有了。”

  秦淮茹每听一句,脸色就煞白一分,听到最后,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剥光衣服一样,心里满是惊慌和难堪。

  “秦姐,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吧!”

  林铁牛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觉得一阵索然无味,也不想再去浪费口舌,丢下一句话就转身走进了屋里。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秦淮茹身体一颤,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飞快地跑回家里,抱着小槐花瘫坐在地上,发出一阵压抑的哭声。

  “啊呜~”

  小当看到林铁牛走了进来,急忙把嘴里的鱼肉咽了下去,有些担心地问道:“牛叔,我妈呢?”

  林铁牛微微一笑,说道:“你妈先回家了,怎么样?你吃饱了吗?”

  小当舔了舔嘴唇,看了林铁牛一眼,默默摇了摇头。

  “那你快点吃,吃饱再回去。”

  林铁牛边说边走到煤炉边,把瓦煲端了起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他顺手打开了盖子,一阵米饭的清香蒸腾而出。

  小当眼睛顿时一亮,有些惊喜地看着瓦煲里的米饭。

  很快,林铁牛分别盛了两碗米饭,跟小当一起吃了起来。

  不久后,小当一脸满足地放下碗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

  “吃饱了?”

  林铁牛看了眼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碗,暗自点了点头笑着问道。

  “嗯!”

  小当轻轻点了点头,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行,那你先回家吧!一会我也要去上班了。”

  林铁牛见此,马上就开始赶人。

  “牛叔再见!”

  小当有些不舍地看了眼烤鱼,笑着喊了声,非常听话地转身走了出去。

  林铁牛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要是秦淮茹以后还一直是这个德性的话,那恐怕小当以后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记得在原剧中,小当三十多岁了都没结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学秦淮茹。

  害人害己啊!

  过了一会,他简单收拾了下餐桌,半躺在床上撸了会小白,然后叮嘱小白乖乖在家待着,他就悠哉悠哉地出了门去轧钢厂上班。

  在他刚走不久,易中海就从后院走了出来,他沉着脸看了一眼林铁牛家里,满怀心事地推开东厢房门走了进去。

  贾张氏听到房门声响,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讨好地笑着说道:“老易,你回来啦!”

  易中海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径直走了过去坐下。

  贾张氏连忙拿起茶杯给易中海倒了杯茶,然后她有些紧张地捏了捏衣角,问道:“老易,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吃中午饭了?”

  “你自己吃吧!我刚才在老太太那里吃过了。”

  易中海伸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漫不经心地说道。

  “啊!你吃过啦?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