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把学渣带到图书馆做 黑人粗大长猛好大

统考安排在12月17、18日两天,17日上午考数学,下午考语文,18日上午考政治,下午考理化(文科考史地)。

  考完试,槐花在等待的日子里,每天都很煎熬,整日坐立不安的,每天都会来何雨柱家里找冉秋叶寻求安慰。

  冉秋叶是大学毕业,出身书香门第,冉父冉母更是留过洋的,易忠海就拜托冉秋叶教导槐花,槐花也算是冉秋叶的半个学生,所以俩人亦师亦友,相处的不错。

  这一届高考,初中跟高中生都可以参加,甚至连结了婚,生了孩子的都可以参加。

  全国报考人数573万,录取人数27万,录取率仅为4  .7  %。

  而招生高校为:404所。

  因为季节的原因,办喜事的少了许多,何雨柱抽出时间来,领着冉秋叶带着礼品去校长家拜访。

  风潮结束后,老校长平反,从新接管了学校的工作,冉秋叶是个优秀的教师,老校长表示十分欢迎,她从新站在人民教师的工作岗位上。

  冉秋叶寒假结束后,就去学校报到,重新开课。

  为了奖励何雨柱,连续加了几天的班,何雨柱是累并快乐着,最主要的是腰受不了。

  时间进入了二月,眼瞧着二月七日就要过年了。

  何雨柱开始准备年货,同时也收到了娄晓娥的信件,数着日子,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改革开放了,娄晓娥母子三人就要回来了。

  何雨柱是喜忧参半,娄晓娥回来没法跟冉秋叶交代,更不知道该如何跟娄晓娥解释自己再婚生子的实事。

  想不通就不想了,顺其自然吧,何雨柱就这点好,不会为难自己。

  每年,何雨柱都会带着冉秋叶去乡下赶集,主要是奔着野味去的,今年也不例外。

  年前,俩人把八斤跟六月接了回来,岳父国人是信人,八斤这段时间在外公家不仅没胖,还瘦了不少。

  跟岳父取经的时候,得到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损招。

  岳父为了遏制外孙子,一次性买了许多大肥肉,让八斤一次吃到吐,从此以后,八斤看到肉就反胃,彻底对吃肉失去了兴趣。

  这一日,何雨柱托人买了点冻梨回来,正拎着冻梨进了院子,就被易忠海拦住了。

  “柱子,今年咱们俩家一起过吧,槐花给你媳妇添了不少麻烦!”

  没等何雨柱拒绝,易忠海神情萧瑟又道:“一起过吧,到时候咱俩去十字路口给老太太烧点纸!”

  “成,到时候我掌勺!”

  给聋老太太烧纸,必须得俩人,一个烧,一个放哨,要不大过年的被京城,小脚老太太给逮住可不得了。

  易忠海提到了聋老太太,何雨柱的情绪多少受点影响。

  “媳妇,老太太的忌日快到了,想着去买点黄纸跟祭品,到时候烧给老太太。”

  正在拆洗被褥的冉秋叶,闻言一楞,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就怕他再钻牛角尖。

  “放心吧,我记着呢,忘不了!”

  “还有,一大爷说为了感谢你给槐花上课,过年要两家一起过,我替你答应了。”

  “可爸妈怎么办啊?”

  冉秋叶有些急。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在一起过年,到时候咱家多拿点好东西。”

  冉秋叶为了让何雨柱转移注意力,不让他一张想着老太太,就说起了女儿六月的事情。

  “柱子,咱们六月太聪明了,是块学习的好料子,才上了半年学,就完成了全年的学业,甚至我测试了一下,她读二年级一点问题没有,甚至读三年级也能跟得上,我准备让她跳级读书,免得浪费了孩子的天赋跟时间。”

  何雨柱没有立马回答,他一直都认为女孩子不需要太拼,有他这个当父亲的在,以后保证能让孩子衣食无忧,一辈子吃香喝辣,不为钱发愁。

  六月早慧,这个他知道,如今冉秋叶提出让孩子跳级读书,他有顾虑了,这样会不会拔苗助长?让孩子失去一个快乐的童年?

  “媳妇,这事不急,还是问问孩子想不想吧!”

  何雨柱推开房门,去了中院大屋,儿子八斤正趴在书桌上呼呼大睡,口水都流到书本上了。

  女儿呢,不用人督促,正在自己学习呢。

  见到他还做了个嘘声状:“嘘,爸爸不要吵到哥哥睡觉。”

  何雨柱不禁感叹,都是自己的儿女,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六月先不学了,咱们休息一会儿!”

  何雨柱先把儿子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又抱着女儿回到了后院。

  “六月,爸爸问你,你喜欢读书吗?”

  小六月点点头:“嗯,爸爸我喜欢读书。”

  何雨柱刮了刮六月的小鼻子,满眼的宠溺,问道:“那你愿意跳级读书吗?等开学就去读二年级。”

  “爸爸,我愿意,老师教的我早都学会了,六月每天在课堂都好无聊的。”

  何雨柱为了不给孩子压力,选择让六月开学去读二年级,而不是三年级,他不想让孩子的童年失去了童真与乐趣。

  孩子的童年不能只有学习,即便她爱学习也不行,总不能等孩子长大了,回忆起来自己的童年除了学习,没有其他的了。

  晚上的京城,又下雪了。

  第二日吃过早饭,八斤跟着院子里和胡同里的熊孩子们,去打雪仗了。

  何雨柱带着六月开始堆雪人,给雪人戴上了帽子,微博,用扫把做了雪人的胳膊。

  胡萝卜做雪人的鼻子,红辣椒做雪人的嘴,黑豆做雪人的眼睛,哄孩子何雨柱是认真的,看着六月欢喜的神情,何雨柱决定把这一刻给记录下来。

  匆忙赶到照相馆,凭借钞能力,让工作人员来到四合院给他们家照相。

  一家四口围着雪人拍照,兄妹俩单独照相,他跟冉秋叶也照了一张,直到用光了一卷胶卷,何雨柱还有些意犹未尽。

  这一天,何雨柱什么都没做,就带着孩子用雪雕刻出来许多简易的小雪雕,房子,凳子,鱼,猪等小动物,最后在雪人的旁边又堆了一个小雪人,两个大雪人。

  每个雪人身上都刻着他们代表的身份,大雪人是爸爸妈妈,小雪人的八斤跟六月。

  虽然很幼稚,但孩子喜欢,何雨柱就觉得开心。

  这不过这一切都被秦淮茹偷偷的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原本这一切都应该属你的。

  秦淮茹也只能在心底羡慕罢了,这么多年何雨柱都没跟她主动说过一句话,她早就认清了现实,只是偶有不甘而已。

  秦淮茹没来得及感慨更多,就被撒酒疯的棒梗给吸引了过去。

  “棒梗,喝了点马尿就不知自己姓什么了是吧?”

  “又打老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在我这里打老婆么?要打回你们自己家打去,别在我这丢人现眼,关起门来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管不着,但在我这就不许!”

  棒梗看到秦淮茹生气,也稍微醒酒了,冷哼一声:“哼!”

  就倒在床上继续睡觉。

  自从棒梗重新落户之后,就嫌弃了自己媳妇,是怎么看自己这个乡下媳妇都觉得碍眼,每次酗酒之后只要媳妇惹他不满意了,就会拳脚相加,大打出手。

  至此,棒梗又添了一个打老婆的恶习,一个大男人对柔弱的女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出手,根本就是爷们!

  秦淮茹虽然嘴上教训棒梗,但心里还是偏向儿子,只不过他不想棒梗在四合院里打老婆,惹出风言风语才会出言制止。

 文学

大年三十,何雨柱带着全家老小一起去易忠海家吃年夜饭。

  老人们话家常,孩子们吵吵闹闹,好一副温馨的画面。

  何雨柱掌勺,冉秋叶跟一大妈打下手,今年易忠海家准备了不少食材,何雨柱又带了不少,最后决定做十二个菜。

  秦淮茹家因为今年棒梗回来,秦淮茹也舍得花钱了,家里也吃上了四个菜,有鱼有肉,只不过氛围不太好。

  秦淮茹一直劝棒梗出去工作,哪怕捡破烂也行,一个男人要有担当,最起码要能养家糊口。

  可看着棒梗不求上进,每日醉生梦死,颓废的样子,秦淮茹怒其不争的第一次动手打了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打几下,并没有往死里打。

  饭桌上,何雨柱给槐花倒了二两酒。

  “柱子叔,我不会喝酒!”

  “过了这个年,槐花你就十八岁了,来柱子叔给你倒酒,庆祝你成年了。”

  槐花还没过十八岁生日,较真的说不算成年,但老百姓都按照年岁来算,所以过了这个年槐花十八岁,也说的过去。

  槐花不好拒绝,也认为柱子叔说的有道理。

  “嘶,好辣!”

  槐花浅尝即止,吐着舌头,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爸爸,我也要喝酒!”

  八斤在一旁也跟着凑热闹,何雨柱就用筷子沾了一点酒液给八斤。

  “呸呸······”

  八斤吐着唾液,小脸扭曲:“一点都不好喝!”

  看着六月好奇的样子,何雨柱也给女儿用筷子沾了一滴酒,六月很聪明,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摇着小脑袋拒绝。

  她只是好奇而已,看着哥哥姐姐的样子,聪明的小丫头,怎么会给自己找罪受。

  “柱子,你这俩孩子太可爱了!”

  一大妈满眼羡慕的说道。

  易忠海也跟刚刚碰过杯的冉父,羡慕道:“老冉,你这儿孙齐全,三世同堂太幸福了。”

  冉父指着槐花:“他一大爷,一大妈,你们也别羡慕,你家槐花再过二年也该找婆家了,到时候也给你们生个重孙·····”

  一旁正在吃饭的槐花,羞的满脸通红。

  嗔怪道:“冉爷爷······”

  “我不嫁人,我就收着爷爷奶奶,一直陪着他们!”

  “胡说,女孩子大了哪有不嫁人的!”

  易忠海自豪道:“我们槐花长得俊,还有文化,将来一定要能找个好婆家,嫁个如意郎君。”

  一家人正在热闹的吃着饭,外面又飘起了雪花,耳畔传来霹雳啪嚓的爆竹声。

  “易馨家是住在这里吗?”

  门外传来一道突兀的声音。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懵,大过年的会是谁找槐花呢?

  叫槐花大名,不是乳名,显然不是熟悉的人。

  “邮递员同志,我就是易馨!”

  槐花拉开房门,一身墨绿色制服的邮递员满面笑容,手里捧着一封挂号信。

  “易馨同学,恭喜你,这是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槐花先是愣住了,紧接着激动的接过信件,突然原地蹦了起来,发疯了一般。

  兴奋的喊着:“我考上大学了···我考上大学了···”

  转身抱着易忠海:“爷爷,我考上大学了。”

  接着又抱住一大妈:“奶奶槐花考上大学了!”

  最后是冉秋叶:“秋叶婶,谢谢您帮为辅导,我考上大学了!”

  说着,说着,槐花激动的哭了起来,这事她一生中收到最好的新年礼物!

  “孩子,大过年咱不哭!”

  一大妈也激动的两眼通红,安抚槐花。

  “奶奶,我是高兴的,我控制不住!”

  见到屋里人全都把邮递员忘记了,何雨柱让冉秋叶把之前给槐花准备的红包拿出来。

  “邮递员同志,大过年的还麻烦你,真是过意不去!”

  一边说着,一边把红包塞给人家。

  邮递员自然是不会要的:“同志,这不合规矩,我只是在工作而已。”

  “你必须收下,因为这是报喜,我们家孩子考上大学了,您就当是喜钱吧!”

  易忠海也反应过来了,跟着一起劝,小邮递员争不过只好收下,顶风冒雪,接着赶往下一家,因为他手里几乎都是大学录取通知书。

  关好门,大家坐在坐上看着槐花,槐花当中打开挂号信,里面装着的是京城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

  大家敬了易忠海夫妻酒,恭喜他们家出了一个大学生。

  易忠海喝完酒,砸吧砸吧嘴,骄傲道:“我们易家还没出过文人呢,现在出了一个大学生,我决定这次有一定要好好操办一番!”

  “柱子,升学宴的事就交给你了,需要什么你列个单子,我去张罗。”

  何雨柱没拒绝,这是好事,高考改变了槐花的命运,高考也改变了槐花的人生。

  在这个年代,想要出人头地,只有考大学这一条出路,技术工人过几年到时候也不吃香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放在哪个时代都不过时。

  能想象得出,当得知录取的那一刻,望子成龙的父母是多么高兴、骄傲!

  吃饭晚饭,何雨柱就用纸笔给易忠海拉了个菜单,鸡鸭鱼肉,样样都有。

  易忠海很满意,他要的就是面子,高调,易忠海因为无儿无女,绝户,低调了一辈子,这下子收养的孩子,考上了大学,肯定要在众人面前好好显摆显摆,扬眉吐气一番。

  “一大爷,咱们院子里几十户人家,由远有近,您打算怎么着?”

  易忠海想着,要是全请的话那得开流水席了,按照院子里人的性格,他非被当成冤大头不可。

  “那就开四桌宴席吧,我打算就邀请你跟你岳父一家,刘家,阎埠贵家!”

  易忠海想到了秦淮茹家,犹豫不决:“柱子,秦淮茹是槐花的生母,不请说不过去,但要是请她们一家,我又怕闹出什么不愉快,那一家子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

  何雨柱怕槐花听见,也小声道:“一大爷,甭管到什么时候,你记得槐花现在姓易,你易忠海的易,她大名叫易馨······”

  “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去通知!”

  易忠海,咬咬牙,下了决定。

  “可是,柱子大正月的,食材怎么解决啊?”

  何雨柱知道易忠海有钱,不差钱,就给他出主意:“一大爷,您明天就骑车去乡下,乡下啥都不缺,家家都养家禽,还有山里的干菜,只要出钱什么都能买到,就是价格比城里贵一些!”

  这边俩人嘀嘀咕咕的,把事情都给定妥了。

  那边,冉秋叶大过年的教育孩子。

  “看到槐花姐姐没有,她考上大学了,你们以后要把她当场榜样,长大了也要考大学知道吗!”

  “知道!”

  二小异口同声的回答。

  不过小六月的回答铿锵有力,八斤的回答显得有些发虚,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