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她的紧致咬着他的顶端

除了对形势的准确估计之外,还有就是对心底那份仇恨的处理。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个人的恩义情仇不能凌驾于传承猎人的处事宗旨之上,所以这东西到底想说什么,林朔可以先听它说。
只是听完之后,林朔却感到可笑。
猎门总魁首摇了摇头:“这笔买卖,我接不了。”
海妖女王似是有些意外,问道:“为什么?”
“以为根据猎门的规矩,这笔买卖一旦接了,你这个金主我就不能动了。”林朔看着这头母海妖,说道,“况且我堂堂猎门中人,不是什么魑魅魍魉都能给我们买卖的,你连个人都不是,有什么资格?”
“狂妄的人类!”海妖女王勃然大怒,“如今我要灭你林家满门的性命不过是一念之间……”
“老安,你别吹牛了。”苏宗翰在后面不咸不淡地说道,“就你还灭我家满门呢,现在的你除了能欺负欺负我三弟之外,我家里那几位谁你都动不了,除非你动用九龙级的力量。
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你身为女魃安全官视九龙协议如无物,一次两次或许大家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屡次三番的话,那你就是找死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我四妹都已经猜到了,这会儿能现身跟你见面,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我劝你要尽快领会。
要是再端着女魃三巨头的架子,那我和四妹可就走了,你一个人慢慢玩儿吧。”
苏宗翰说完这番话,发现自己老爷子正扭头看着自己,赶紧又说道:“不好意思,爹您继续。”
林朔这会儿当然知道苏宗翰这是在提醒自己,他两次提示了同一条关键信息。
那就是女魃安全官目前能动用的力量,确实可以达到九龙的层级,不过其中有极大的顾虑,一般不会动用。
而刚才它召唤这一万多女魃人那一下,仅仅是为了促成谈话的局面。
那意思就很清楚了,这次谈话,对它来说非常重要,而其中重要的,就是他这个林家传人的态度。
在明确了这一点之后,有什么话林朔就都但讲无妨了。
猎门总魁首开口道:“有件事我要先问清楚。”
海妖女王这时候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了,问道:“你说。”
“我大女儿林映雪,到底是什么情况?”林朔问道。
海妖女王说道:“她是我的女儿,也是我意志的继承者。”
“嘿。”苗成云在身后一怕巴掌,“林朔你过分了,你这叫始乱终弃啊!”
“伯伯。”苏宗翰眼角跳了跳,“您能闭嘴吗?”
“哦。”苗成云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喃喃说道,“这不是现成的便宜嘛,我赶紧替你爹占了。”
“玩儿去。”林朔扭头瞟了自己这傻兄弟一眼。
海妖女王这时候似是也回过味儿来了,赶紧解释道:“我意思是……”
“行了,别解释了。”林朔摆了摆手,说道,“那也就是说,你要是死了,她就是下一任的女魃安全官?”
“没错。”海妖女王点点头。
“那好,你要谈的事情,我不会跟你谈。”林朔指了指自己,“我要是死了,你可以找我苗二叔,他全权负责。”
说完这些,林朔回头对身后的这些人说道:“我有言在先,林家跟女魃安全官的仇怨,都到此为止。我若是战败身死,林家人以后不准为我报仇,听清楚了吗?”
苗成云、苏宗翰、林映月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其中苗成云还建议道:“要不这场架我开死门替你打吧,这样把握大一点。”
林朔没搭理他,而回过身对海妖女王说道:“你怎么说?”
“那就依你所言,你我的仇怨,以此战为终结。”海妖女王说道,“不过在地表上,因为九龙协定我无法放手施为,不如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
“可以。”林朔点点头。
海妖女王眼睛眯了眯,淡淡说道:“林家传人,你可敢随我登月一战?”
“有何不敢?”
话音刚落,一人一妖附近的空间一阵扭曲,这就双双消失不见了。
苗成云直跺脚:“这傻小子,在地上打或许还有机会,跑月亮上去这不是送死吗?”
……
昆仑园区里,这就再次炸锅了。
猎门总魁首跟一头海妖上月亮打架去了,这事儿不但让常人很难接受,而且乍一看不挨着。
苗雪萍也在跺脚:“哎呀这傻孩子!这会儿是大白天哪儿有月亮啊,我们上哪儿观战去?”
唐高杰在一旁叹了口气:“雪萍妹子,这不是去哪儿看热闹的事儿,关键是这战场的选择让我有些看不懂。”
“是啊。”陈天罡也说道,“林朔的能耐我见识过,他一身本事都在地上,称得上陆地无双。而且他们林家的借物,借得也是大地之力,这会儿跟人跑月亮上去了,这还怎么打?”
唐高杰摇头道:“就算是报仇,也不是这么个报法啊。”
苗雪萍对曹冕说道:“小曹,现在月亮上什么情况?”
曹冕已经双手离开电脑键盘了彻底放弃操作了,无奈道:“我上哪儿知道去,我又没在月亮上放飞艇。”
“卫星照一下啊。”苗雪萍说道。
“人家卫星是对地的,哪有对月亮的?”曹余生说道。
“那怎么办?”苗雪萍叫道,“我儿子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啊?”
“这个我们等等就知道了。”曹余生说道,“你还没发现吗,云三姐人已经不见了。”
被曹余生这一提醒,会场上众人这才发现,云悦心的座位已经空了,云家传人消失得无声无息。
苗雪萍这才算放下心来:“他们母子俩合力对付这个东西,那还行。”
苗光启这时候淡淡说道:“云三妹只是过去观战而已,她不会出手的。”
“为什么?”苗雪萍问道。
“因为林朔已经有言在先了,仇怨到此为止,林家人不准对女魃安全官再出手。”苗光启说道,“那份休书被我大哥收回之后,云三妹就还是林家人,家主号令她不会不听。”
“这事儿还认这个死理干嘛啊!”苗雪萍说道,“干它就完了呗。”
“就是嘛。”唐高杰也说道,“反正女魃安全官也指定了继承人,就是林朔的女儿,有了这层关系,现在悦心妹子和林朔合力杀死它并无后顾之忧,合作还是可以谈。”
“你们会这么想,还是没看懂林朔这番举动的用意。”苗光启说道,“报仇是报仇,合作是合作,这两件事看上去一码归一码,林朔也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可这世间的事情,本就千丝万缕,哪有那么容易就撇清的呢?
实际上林朔这一战的意义,远不止于报仇。
报仇是为了过去的事情,合作是为了眼下的事情,那未来的事情怎么办?
凡事要多想一步,此刻我们如果为了合作,就不坚持作为人类的立场了,那这种合作就是依附,也就是寄人篱下。
所以杀这头海妖并不仅仅是报仇,而是要定接下来人类与女魃安全官一脉,乃至其他九龙叛军之间的基调,这是今后世间谁主沉浮的问题。
女魃安全官现在是九龙在地表上的最强战力,那就单对单,一决高下。”
“不是,你说这么多,最后也得打赢才算啊!”苗雪萍说道,“我儿子一身能耐全在地上,这会儿跑月亮上去了,那打输了怎么办?”
苗光启淡淡反问道:“雪萍,你知道我最欣赏林朔这小子哪一点吗?”
“你欣赏林朔这事儿还用细说吗?”苗雪萍说道,“我看林朔的哪一点你都欣赏,只恨不是你亲生的。”
苗光启翻了翻白眼,只能自顾自地说道:“林朔这一生修行,最终目标虽然一直没有明说,可我却是心领神会的。
这是人间修行到了那个境界,自然而然会去想的一步,那就是人间三道合一。
这是修行最后的一段路,仅仅存在于理念中,却还没有人到达。
为什么这么难,除了传承见识之外,还需要有全方位的天赋支持。
所以哪怕是我和云三妹,受限于不够全面的天赋,也不过是能看得到这条路,却无法进入。
我做苗成云这个儿子,目的也在于此,云苗结合完善天赋。
只可惜我只考虑到了天赋,没考虑到性情问题。”
苗光启说到这里似是有些尴尬,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这才继续道:“而林朔我最欣赏他的,就是明明越来越强,可做事却越来越来谨慎,藏得也越来越严实。
他的这个优点,也幸亏不是我亲生的,这是像他爹。
现在就云家炼神术而言,林朔的修为只是跟我差不多,都是第六境,远不如云三妹的九境大圆满。
而我和他为什么只到这第六境不再继续往下走,不是能力达不到,而是不能再往下走了,再走就跑偏了。
云家的这条通天路,终点就是如今的九龙,亿万世界任君遨游。
这就是九龙期望我们去走的道路,到最后殊途同归,跟它们不分彼此。
所以云家炼神通天路,本就是一个大坑,云三妹已经走得太远了,她跟九龙之间,现在是就算敌对,也难以真正伤害到对方。
虚拟世界内哪怕毁天灭地,搁在地球表面上仅仅不过是一组计算数据,没有实际意义。
万事唯心,那就必然万劫不复。
云三妹现在正在做的,就在于不断精研九龙这条道路,等到非洲大陆降临,九龙开始虚拟化地球了,那她就是我们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
她云家通天路九境大圆满幻化出来的万千小世界,将是我们人类意识的容身之所,我们就会彻底变成第十龙。
而这种结果,只能说是一条万不得已的后路,并不是我和林朔要去追求的,想必也不是在座诸位的第一选择。
生而为人,就要脚踏大地,仰望星空。
所以,林朔要在月亮上诛杀这头海妖。
三道合一这条人间路,他应该已经迈出去了。
这,也是我们未来要走的道路。”

 文学

南美洲,这会儿是白天中午,烈日当空。
苗成云人在祭坛上举头望明月,可惜明月找不着。
以苗公子如今的能耐,上月亮是勉强了些,可要去找一个合适的观战地点那还是很简单的,一个风火跃迁去欧洲就行。
今天正好是农历六月十五,欧洲那边的月亮圆着呢。
只是眼下祭坛上的情况,让他有些走不开,因为林朔的三个儿女就在身边,然后天上挂着一万多个女魃人。
自己要是撇下侄子侄女溜了,虽然实际上没什么,月亮上打出狗脑子来这里也不会翻脸,因为事情还要往下谈,可道理上说不过去。
要说林朔的这些儿女中,最擅长察言观色的还是苏宗翰。
林家老二看苗伯伯这副抓耳挠腮的样子,问道:“伯伯是想去观战?”
“多新鲜呢。”苗成云指了指天上,“那是我兄弟你爸爸,是死是活你不关心啊?”
“我们正看着呢,我和四妹有办法看到。”苏宗翰说道,“可惜你看不到。”
苗成云这个气啊,说道:“你幸亏不是我儿子,否则我大耳帖子就抽你了。”
苏宗翰微微笑道:“你要是打我,我就不跟你转述战况了。”
“好侄子。”苗成云变脸比翻书还快,这就换上了一副笑脸,“我就觉得林朔这些孩子里,你是最棒的。”
“哥。”林映月在一旁说道,“咱不告诉他。”
“行。”苏宗翰点点头,“我听我妹的。”
“哎呀两位小祖宗,林朔那么多优点你们不学,偏偏焉儿坏这点你们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啊,”苗成云没法儿没法儿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就别跟我逗闷子了。你们要是不说,我就开死门跟天上这些东西拼了。”
苏宗翰说道:“伯伯,你也别着急,也幸亏我们在了,否则光让你看这场架你也看不懂,还得我们跟你慢慢掰扯。”
“等你掰扯完你爸爸死了。”苗成云说道道,“赶紧的。”
林映月这时候说道:“伯伯,你是不是觉得你掌握了阴八卦死门,战力就已经超过我爹了?”
苗成云摇摇头:“你爹藏得多深啊,回回我觉得自己比他强了,他就能立刻证明我的想法是错的。
这都十好几年了,我又不傻,真打起来,我八成还是会输。
只不过,如今我阴阳八卦都已经大成,阴八卦死门的速度力量再加上阳八卦自然之力的驾驭,这就一力降十会了,在近战方面,你爹够呛是我对手。”
林映月摇了摇头:“那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是近身对敌,你和苗叔公,还有我奶奶三人联手,也不是我爹的对手。”
“这个嘛……”苗成云说道,“女儿崇拜爹,这是没错的,可咱吹牛要讲基本法……”
“她还真不是吹牛。”苏宗翰解释道,“我爹现在的境界,已经抵达了一个新的领域。
苗叔公和奶奶,因为有六境以上的云家神通,跟我爹对敌的时还能保个不败,可前提是别想不开去跟我爹硬来。
至于伯伯您嘛,哪是怎么样都没机会的,翻脸就挨揍。”
“不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埋汰我有意思吗?”苗成云不满道,“月亮上那场架现在怎么样了?”
“女魃安全官确实非常强大,对我爹也足够重视,它选择的战场也很有讲究。  ”林映月奶声奶气说道,“月球距离地球足够远,只要我和二哥不言语,九龙那边观察不到。
而像女魃安全官这样的文明巨头级存在,是有权限调用它私人九龙级力量的,一时三刻也不会被女魃内部察觉。
这样一来,它就可以放手施为了。”
“那它到底有多强?”苗成云不由问道。
“这个我二哥最清楚。”林映月看了看苏宗翰,“毕竟这两个家伙斗了一万多年了,彼此知根知底。”
苏宗翰说道:“它具体有多强,以人类的语言系统我很难描述,我只能借用一下之前我爹九龙级力量划分的说法。
伯伯你之前有过我的神通加持,九大神通如臂使指,这是两龙的水准。
后来苗叔公率领苗姨婆、唐爷爷、陈爷爷,在南美洲对敌的那个存在,是三龙水准。
那次战斗也暴露了苗叔公当时的实力,他也是有三龙水准的。
可是如果仅仅是三龙的水平,目前九龙高层那还没放在眼里,它们当时忌惮的,是我奶奶。
我奶奶根据我的估计,应该有五龙,不下于九龙任何一个高层能调用的力量级数。
奶奶由于修行路线问题,伤害不了九龙的实体,但却能够以一人之力入侵九龙的万千小世界,这会极大地干扰九龙内部的秩序,造成政权动荡。
可如果仅仅只是入侵九龙的虚拟世界,那也只是干扰秩序而已,虚拟世界没了就再造呗。
这就跟我们人类的拆迁问题似的,办起来很棘手,弄不好管事儿的要换人,但对九龙整体来说,不是办不到。
所以我奶奶这样的存在,只是九龙的高层个体会忌惮,可九龙整体上并不惧怕……”
苗成云听得头越来越打:“不是,你小子扯这么远干嘛?我问的是女魃安全官,也就是那头在月亮上跟你爹打架的海妖女王,到底有多强?”
“我刚才说过了,九龙高层能调动的力量上限,最多就是五龙。”苏宗翰说道,“女魃安全官是九龙高层中最强的,它就有五龙水准。”
“那你爹呢?”苗成云又问道,“他现在有多强?”
“这个你问不着我,我爹藏得太深了。”苏宗翰摇摇头,“不如你问问四妹,她后土一族是欧亚修行圈的力量本源,或许能窥探一二我爹如今的深浅。”
“你们俩真棒。”苗成云翻了翻白眼,气得开始说反话了,“自家老父亲在月亮上跟人打生打死呢,你俩还有闲情逸致溜你们伯伯玩。我是皮球啊被你俩踢来踢去的,我不管你们巅峰时有几龙,我就知道我现在揍你们很轻松。”
“伯伯你别生气。”林映月张开双手,抬着头说道,“伯伯你抱着我吧,我慢慢跟你说。”
看着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苗成云一点办法没有,嘴里嘀咕着“再慢慢说你爹就没了”,一边把这小丫头抱在了怀里。
林映月在苗成云的臂弯里坐稳当了,又提了提纸尿裤,说道:“既然是如今这个情况,那有些事情我也就不瞒你们了。
西王母,也就是我的老娘,一年前就从后土一族的首领位置上退下来了。
她现在就是我五姨娘,五姨娘不是被分割出来的独立意识,那是说给其他九龙听的,实际上她就是西王母的本体意识。
而我就是后土一族的首领,新一代的西王母。”
“得嘞。”苗公子抱着这小女孩弯了弯膝盖,“小的见过王母娘娘。”
“伯伯你别闹。”林映月一脸嫌弃,然后说道,“我和我老娘目前这个情况,那我们后土一族对此事的态度其实已经很明确了。
只不过敌方势大,我们后土一族孤掌难鸣,所以只能跟它们虚与委蛇。
当初东欧那件事,就是……”
“我好像问得不是这事儿。”苗成云打断道,“小家伙你要是再跑题,你是王母娘娘我都敢揍你屁股你信吗?”
“我爹现在有多强,这个问题只是表象。”林映月说道,“我得告诉伯伯,为什么你兄弟会这么强嘛。”
苗成云叹了口气:“那行,在你细说之前,你先告诉我一件事儿。”
“您问。”
“你爹现在还活着吗?”
“活着呢。”林映月说道,“否则我跟你细说他为什么那么强,岂不是笑话吗?”
“那你继续。”
林映月说道:“我们后土一族,在生物学上跟人类算是同一个祖宗,也是地表上一代文明。
当时我们的文明,比人类文明还要更先进,只不过面对八龙异动、地菩萨现世的局面,我们无法抵抗,不得不成为第九龙。
从始至终,我们都不想成为第九龙,所以哪怕文明成员逐渐被虚拟世界腐蚀了意志,可历代西王母都是想回归地表的。
之后又过去一亿多年,人类文明终于在地表开花结果,这既有自然演化之功,也有我们推波助澜之效。
跟其他九龙正面对抗,后土一族还不够强大,所以只能去扶持新的文明,并且撒播力量的种子。
等到人类文明初具规模,修行的种子于是就由上一代西王母撒下去了。
她不断附身人类,从当时数千万人中精挑细选,最终两个人脱颖而出,男人姓苗,女人姓云。
以这二人为修行的源头,修行者于是就在人世间慢慢传承迭代,发展壮大。
到如今九龙即将合一之时,我爹就是结出来最大的果子,千钧重担只能他来挑。
所以,他是我娘最终的夫婿,也是我爹。
我爹的修行天赋,已经是目前人类中最好的了,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
所以东欧事件,上一代西王母会直接出手,跟我爹更加深入的接触,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强化我爹的修行天赋。
当时一部分九龙和人类同盟了,这同盟是假的,可上一代西王母给我爹的实惠是真的。
那段时间,同时有好几位两龙级人类的存在,包括你苗伯伯,这为了给我爹打掩护,别让我爹那么扎眼。
苗叔公会亲自出手,诛杀一位三龙级存在,我奶奶在九龙的若干虚拟世界中不断现身,都是这个目的,吸引九龙目光,掩护我爹的成长。
于是我爹这些年在家里深居简出,只是默默修行,逐渐把这份经过强化的天赋兑现。
同时上一代西王母,也就是现在五姨娘,也在我爹修行时指点。
三道合一,这既是人类修行的最终道路,也是我后土一族研究了上亿年,在虚拟世界中不断推演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