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猛视频 扶着稚嫩的小屁股

他们情难自禁的拥抱着。

    “小叔叔,你说刚刚小婶婶有没有看见我们?你什么时候跟她离婚?你都已经有我了,你答应过我,你不会像秦逍那样的!!”楚晴晴任性的跺脚。

    “晴晴,人言可畏,你还没成年,我不能把你暴露在阳光下,你有点耐心,在等等,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你一定会是最幸福的新娘。”秦朗抱着她,满眼深情的保证。

    “至于萧娆,你不用在乎她,只是不重要的人罢了。”

    “我好嫉妒小婶婶啊,她可以明正言顺的拥有你。”楚晴晴哼声。

    秦朗抱着她,温声细语安慰她许久,最终安慰的亲吻她的额头,两人这才分开。

    一路开车回家,进得房时,萧娆正靠在床头翻着手机。

    “老公,你回来了!”她抬头,眉眼带着温柔的笑。

    “嗯。”秦朗低声,目光充满怀疑,面上不动声色,他小心试探道:“阿娆,你今天怎么兴趣,突然睡前散步了?”

    他低沉,走到窗前,发现这个角度向下看,刚好能瞧见他和晴晴刚刚相拥的那颗大树。

    秦朗心里一凉。

    “就是今天妈说我胖了,我想运动运动嘛!”萧娆笑着,依然温柔。

    心中却想,想试探我看没看见?

    呵呵。

    我就不说!

    猜死你这个孙子!

    “啊,就是单纯的运动吗?你没看见我和晴晴?”秦朗更直白了。

    “我看了啊,你不是在安慰她吗?要我说啊,阿逍真是有些过份了,他和晴晴订婚十年了,两小无猜,青梅竹马,那么相配,大伙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我们当长辈的看着,都觉得在好不过了……”

    萧娆诱惑的唇勾着笑,仿佛聊天般的说。

    秦朗的脸色难看,身体有些不稳。

    萧娆不过是说了几句关心的闲话,却正正扎在他的心头,他是晴晴的长辈,比她大将近二十岁……

    那是他亲侄子的未婚妻,他们不该在一起。

    “唉,我看啊,他们就是在闹别扭,小情侣之间的情趣嘛,过两天就会好的。”萧娆再甩过一刀。

    “够了,你闭嘴!!”

    秦朗脸色铁青,挥拳砸到床头,心脏抽搐着疼。

    “哎啊,阿朗,你这是做什么?生阿逍的气也不用打自己啊,阿逍和晴晴年轻,他们欢喜冤家闹别扭,你都能当他们爹了,跟着瞎搅合什么?”

    萧娆欣赏着秦朗痛苦的脸,看着他砸肿的手,笑的越发温柔的。

    秦朗心疼的都不能呼吸了,“我,我还有工作,去书房睡了,你早点休息了。”

    他忍受不住这种折磨,逃也似的奔出房间。

    萧娆看着他,【这心理素质也不行啊,几句话都顶不住。】

    【娆娆,你别太小看秦朗了,这个任务,我们有四个执行者接过,她们全都失败了。】

    【秦家家大业大,萧家更是顶级世家,在海市一手遮天,原主只是个家世平平的钢琴老师,她根本斗不过两大世家的。】

    9527小声提醒。

    【哦?一个成功的都没有?】萧娆妩媚的挑眉。

    【只有一个勉强离婚,净身出户了。】9527无奈的说。

    萧娆勾勾唇,指尖轻轻手机,看着她发的微博下,那几个零星的评论,她笑道:【还有离婚的啊?呵呵,这么想不开,为什么要离?弄死他继承他的遗产不香吗?】

    【秦朗啊,他得老老实实当我的丈夫,戴着我给他的绿帽子,窝窝囊囊的死去,这样,才能平复原主被恶心一辈子的怨气。】

    【原主越满意,我的评分就越高,这样对大家都好。】

    说完,她美美的泡完花瓣澡,满身清爽的睡去。

    书房里,秦朗瞪着眼睛,脑子跟炸了一样。

    一忽儿是侄子和晴晴的婚约,让他痛苦内疚的恨不得撞墙,一忽儿又是恐惧怀疑萧娆到底看没看他和晴晴的热吻,万一暴露了,他要如何应对?晴晴会不会被万人唾骂……

    他想着,头疼欲裂,睁眼到天亮。

    ——

    次日,天色将晚。

    秦家全家都收拾整齐,准备去参加楚家家主楚墨寒的寿宴。

    萧娆也不例外。

    美目懒散的扫过,看着秦朗憔悴苍白的脸,她微微勾了勾唇。

    【他到底是上个年纪,干脆不行了?还是跟楚晴晴太恩爱,把精力耗尽了?才三十出头,正是好岁数呢,怎么一晚睡不着而已,看着就跟要原地猝死一样?】

    她轻嘲着。

    9527敬畏的小声,【不一样呗,秦朗熬心血了,他太痛苦了。】

    说说笑笑间,秦家人驱车来到楚家别墅。

    那是一幢欧式古堡式的建筑,海城独一份儿。

    秦家人递上请帖,被迎了进去。

    秦朗刚进门,就被楚晴晴拉走了,两人跑到花园里你侬我侬。

    萧娆美目扫过,没搭理他们,而是环视四周,开始寻找目标。

    说要回敬秦朗一顶靓青碧绿的一品大绿帽,她就不会给他戴二品的,必须是个‘色、香、味’俱全的优质男人才行,要不然,她也下不去嘴~~

    【娆娆,你看上谁了?你要好好完成任务……】9527心惊胆颤,【你别搞啊!!】

    【放心,误不了你的事。】萧娆用指尖点朱唇,妩媚笑着,随意答应着9527,她美目环视四周。

    顶级世家楚家家主的寿宴,几乎整个海市的上流社会都到齐了,优质男也是数不盛数,优雅的、绅士的、英俊的、健壮的,那是应有尽有的。然而……

    萧娆却总觉得不满意。

    要找,她就找最好的。

    身姿曼妙的走出大厅,她扭腰款步,来到阳台上。

    萧娆突地站住了。

    一双弥漫着星河的美目凝视着阳台上高大的身影,她的唇缓缓勾起,露出抹看见猎物般的笑容。

    朱红的唇瓣像是绽放的玫瑰,妩媚又风情,能将人心魂都勾出来。

    莲步款款,她走进阳台。

    “墨少,好久不见了。”她轻声,声音软绵绵的,却又带着些许沙哑的性.感。

    高大修长的身影转过来,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美容颜,斜飞剑眉,细长凤眸蕴藏着锐利,清淡的瞳孔宛若弥漫着冰霜,削薄轻抿的唇,劲瘦又不失力量的身材,仿佛丛林里猎食的豹。

    冷傲孤清,盛气逼人。

    优雅又充满威胁,仿佛能随时要敢靠近他的人的性命

 文学

萧娆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苍白美丽的脸庞。

    “夫人,先生说他今晚有事,不回来了,让您早些休息。”佣人恭敬的说。

    “休息~~”

    萧娆呢喃,纤细手指抚向镜面,唇边勾出抹笑,带着诱人的妖娆。

    她缓缓起身走到窗边,窗外,碧绿的草坪上,一男一女相拥着,正在忘情激吻。

    【9527,剧情里说秦朗和楚晴晴是发乎情、止乎礼吗?他们就是这么‘止’的吗?】

    她轻笑出声,指向窗外吻的热火朝天的男女。

    【我得到的资料,楚晴晴成年前,秦朗是没碰过她的。】

    9527小心翼翼的出声,生怕萧娆生气。

    她刚刚出厂,好不容易遇见个执行者,看起来脾气好大,她有点害怕。

    【哦~~原来是个银样蜡木仓头,中看不中用啊~~】萧娆艳丽的唇,勾出讽刺的笑。

    秦、楚两家是海城世家,彼此几辈交情,楚晴晴是楚家旁枝的私生女,只是好命从小被认回楚家,跟秦家大房的小少爷订婚,算是两族联姻。

    只是,小少爷是个熊孩子,不屑联姻,爱上了别人,执意取消婚约,楚晴晴满腔不愤想要报仇,转头找上了小少爷的四叔,两人玩了一把‘你追我躲’的萝丽大叔禁忌恋。

    最后结果,自然是大叔爱上了萝丽,小少爷悲惨的叫前未婚妻‘婶婶’。

    而萧娆的穿越对象,则是个悲惨的炮灰。

    她是大叔秦朗的原配妻子,气质优雅,美丽动人的钢琴老师,一个中等家庭的普通女孩。

    当初她嫁给秦朗算是灰姑娘飞上枝头,可惜,好日子没过几年,秦朗变心了。

    她发现蛛丝马迹,愤而想要离婚,但秦朗却为保护楚晴晴,保护他们这段禁忌之恋执意不肯,还用她的家人威胁她,要她装聋做哑。

    直到她抑郁而死,秦朗开始假惺惺的痛苦不已,装做情伤几年不婚,直到楚晴晴大学毕业,两人才公布恋情。

    楚晴晴治愈了秦朗的丧妻之痛,让他重新染上笑容,他们是天生一对,他们的婚姻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呵呵,婊.子配狗,天长地久,这么幸福的一对贱.人,竟然是我的任务对象,真好,你们成功的恶心到了我。】

    萧娆讽刺的笑。

    9527静若寒蝉,哭唧唧的说:【娆娆,你别这样,我害怕~~】

    萧娆没回话,懒散的走出房间,顺着楼梯来到后花园,站在树下,她看着远处亲吻的两人,慢慢掏出手机。

    找了个能看清楚楚晴晴的角度,她‘啪啪’拍好几张照片,注册了个微博小号,写下标题。

    ——甜蜜的恋爱,是要让所有人都祝福的。

    然后,一键发了出去。

    【剧情这会儿,原主还不知道秦朗和楚晴晴的关系吧?】

    萧娆轻声问。

    【嗯嗯,宿主要小心了,别被秦朗发现你知道,要不然,他会跟你翻脸的,那是个伪君子,他都把原主熬死了。】

    9527好心提醒。

    萧娆充耳不闻,小步冲着两人走去。

    【啊啊啊!!!宿主,你干什么?不要挑破这件事啊,你会被囚禁的。】

    9527尖叫着。

    萧娆像没见似的,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她依然往前走,只是来到两人跟前时,她突地表情一变,声音都变软了,“疑?这是晴晴吗?你怎么过来了?是来找秦逍的吗?”

    秦逍——楚晴晴的未婚夫,秦家任性的小少爷。

    “啊!!”

    一双儿相拥的身影急速分开。

    秦朗猛地回头,就看见自己的妻子从树后走出来。

    他的心脏剧跳,惊惧的脸色惨白。

    娆娆……她看见了吗?他和晴晴之间的情不自禁,不,她应该是没看见的,否则,她不会这么平静?

    “小婶婶~”楚晴晴脸颊通红,身体酥..软。

    叔叔的吻太霸道了,她的腿都软了,但她心里特别痛快。

    秦逍敢背叛她,要跟她退婚,她就勾引他叔叔,让他叫她婶婶!

    “晴晴,真的是你啊,我以为我看错了呢。”

    萧娆温柔的笑着,上前几步,关切的问她,“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舒服吗?”

    做为执行者,她在任务世界需要延续原主的性格,做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呢。

    萧娆笑的越发温柔了。

    她会‘温柔’死他们的。

    9527忍不住打个冷颤。

    “我,我没事,小婶婶。”楚晴晴嚅嚅,心里有些虚。

    “阿娆,我不是说我有事,让你早点休息吗?你怎么下来了?”秦朗表面关切,实则怀疑的试探她。

    “我睡不着下来转转,没想到遇见你们,这么晚了,晴晴是有什么急事?还是因为阿逍的问题吗?”萧娆叹息。

    主动给两人递台阶。

    现在就拆穿有什么意思?大家都装起来啊!原主因为戴绿帽憋屈了一辈子,最后还用死亡给这两人换个了‘名正言顺’……

    她当然要还击了。

    秦朗,这个绿帽子,你得也戴一戴呢。

    “不,不是秦逍!!他退我的婚,我才不想见他呢!!”楚晴晴尖声。

    萧娆像是吓了一跳,游移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打转,“那你们刚刚……我还以为是晴晴哭了,阿朗你在安慰她呢?”

    “不是吗?”

    她轻声,像是自问。

    秦朗和楚晴晴的脸色一白,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儿。

    所以,她刚刚还是看见了??

    “小婶婶,我,我,后天是我小祖爷的二十四岁生日,我是来邀请小叔叔去参加的!”楚晴晴急忙出声。

    萧娆顺利被转移了注意力,“你小祖爷,哦,是墨少啊,说起来,我很久没见着他了,他还好吗?”

    楚墨寒——楚家主脉家主,海市最年轻的商界大佬。

    他是上任楚家家主的老来子,今年只有二十四岁,却已力压众多兄长掌握大权,楚晴晴只是他旁枝堂兄的私生孙女儿。

    能叫他一声小祖爷,都是高攀了。

    “晴晴,你放心,墨少的生日宴能邀请我们,就是我们的荣幸了,我们一定会准时到的,天色不早了,你一个小姑娘该回家了,我让你小叔叔送你。”

    萧娆善解人意的催促,“阿朗,你送晴晴回去吧,好好劝劝她,阿逍闹出那一场,她心里一定很难受。”

    秦朗定定看她,心里提着弦,半晌才点头,“好。”

    随后,他跟楚晴晴一前一后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