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动的粉嫩小屁股 那晚我们和老外一起3p

安静得仿若无害的背景布。只有偶尔从遥远光年飘来的空间垃圾悄无声息被吞没,才让人得以窥见这诡谲的危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数甲子流逝,这片被遗忘的空间终于迎来了数万年来的第一个客人。

    在这片无所依附,看似平静实则危机重重的空中,一个曼妙的身影如履平地,如闲云野鹤,如漫步云端,渐渐那片白光中走来一白衣飘飘的女子,懒懒的眉眼轻轻一挑,顾盼生辉间,陡升起一抹诧异。

    孟闲敛眸,长而卷翘的睫毛垂下,沉吟半响,最终还是决定响应心底的呼唤,迈步走向那似乎要吞没光线的黑洞漩涡,至半米处,孟闲突然被黑洞吸入其中,白色的衣裙带起一阵风又回归平静。

    *****

    S市中心医院,超级VIP病房

    “我不同意,咳咳咳,这股份是属于闲丫头的,有我在的一天,我绝对不同意任何人,咳咳咳,以任何形式瓜分闲丫头的东西。”

    一头发斑白的孟老爷子杵着拐杖,重重地往地上一墩,平日慈眉善目的面孔此时只余厉色。木管家在一旁扶着老者,左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爸,小雅也算是你的外孙女,她跟小闲是血缘姐妹!下个月她就要跟孙家大少订婚了,3%的股份作为聘礼也不为过,而且,小闲已经睡了6年了,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

    “闭嘴!”

    孟老爷子眼含厉色,看着对面站着的中年男人,他长得相貌堂堂,多年来执掌大集团的沉淀使他愈加威严俊朗,沉稳而儒雅。

    他心中的悔意如同潮水蔓延将他淹没!

    “咳咳咳,咳咳咳。。。”孟老爷子越发激动,被男人口中的淡漠气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闲丫头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醒来!她是你女儿,你竟不盼着她好!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年我就不应该,不应该答应。。。咳咳咳。。。”

    “老爷,老爷消消气,小小姐肯定会好好的,医生说了你要保持心平气和!”木管家着急地帮他拍背顺气。

    中年男人的眉蹙得紧紧,眼眸精光一闪而过,他盯着老者苍白的脸色,“爸,你冷静点,我没有不盼着小闲好,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害她!”

    没有人留意到,旁边的病床上带着氧气罩的女孩手指动了动。

    只见她精致的五官带着一抹病态的苍白,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似被雨珠砸落了双翼的蝴蝶,脆弱而美丽。

    几番挣扎,一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缓缓睁开,窗外阳光斜照,眼眸微眯,缓了缓,后彻底睁开了双眸,一抹亮光飞速闪过,如破茧之蝶。因刚醒来,眼瞳似雾里看花,安静茫然。

    “外公”

    嘶哑而微弱的声音在剧烈的咳嗽声中如滴入海中的一滴水,轻忽而飘渺。

    声音一落下,咳嗽声就似被掐断,孟老爷子的身影一僵,而后微微颤抖着,之前一直挺得直直的后背突然就弯了下来。

    女孩漠然的神色闪过一丝异色。

    自她两岁,她外公就因为母亲去世悲伤过度一直在国外治疗,偶尔只通过几次电话,直到她出车祸变成植物人都没再见过外公一面。

    只隐约记得,两岁以前,外公是很疼她的。

    成为植物人后,她的灵体因缘巧合通过黑洞进入另一位面——修仙世界,一个孱弱的灵体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历经了6千年,没想到回到这里,似乎才过了几年时间。

    孟闲看着自己苍白而羸弱的手腕,年轻,脆弱!

    一时之间两个世界的经历交叉相融,恍若隔世。

    孟老爷子颤颤巍巍地转过身,期待又惴惴不安,待看到睁着一双惺忪秀眸的女孩,老人家眼睛突然就红了。

    察觉到老人的异常,中年男人陈建忠跟木管家也转过头来,陈建忠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黝黑的眼眸沉沉地看着女孩,震惊,不解,复杂。

    不解为何一个沉睡了6年的人,没有一丝征兆就醒了!要不是他确信这个是他的女儿,他都怀疑是被老爷子给掉包了一个人,突然在这个节骨眼醒来!

    “闲丫头,我的闲丫头!”苍老的声音颤颤巍巍。

    “外公不是在做梦吧!”孟老爷子布满皱纹的手颤抖着往她面前一伸,不敢置信却又心怀期盼。

    孟闲看着老人白发苍苍的衰老模样,历经几千年咸鱼生活,平静无波的内心陡然一酸,她抬手就握住了老人。

    “外公,我醒了,以后都陪着你!”苍白而透明的小脸郑重其事!在这个世界,估计就这一个亲人是真心惦记着她的。

    “好好好,好孩子,好孩子,外公有生之年终于等到你醒来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孟老爷子激动得眉眼都在颤抖,手轻轻地拍着孟闲的手背,阳光闪烁间,他的眼里似乎掠过一抹水光。

    陈建忠思虑万千,脸色犹如调色盘变幻,最后激动地两步上前,握住孟闲的手。

    孟闲本能一避,奈何这具身体沉睡太久,僵硬羸弱,根本躲避不了他的手掌!

    “小闲,你终于醒来了,爸爸日盼夜盼,盼了6年了,天可怜见,你终于醒了。”

    女孩抬眼,黑白分明的细长丹凤眼直勾勾地盯着陈建忠。

    陈建忠不舒服极了,心里不自在却又温和笑道:“怎么了,小闲,你不认得爸爸了?”

    “认得,当然认得!”孟闲唇角勾起,颇有些意味深长地回答。

    即便千年时光淡化了当初的情感,但是这个爸爸的形象,记忆里还是栩栩如生,毕竟,她从没见过盼着女儿出事的父亲!

    当初昏迷,她以灵体的形式跟在他身后几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这也是她这几千年来几乎没有特意去寻找归来之路的缘由。这个世界,除了外公,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奇迹,真的是医学界百年来的奇迹啊!”门口传来激动的嘈杂声。

    孟闲一看,一群穿着白大褂神情激动的医生正推门而进——是木管家看到孟闲醒了,赶紧按铃通知了护士。

    听说躺了六年的植物人醒来了,在场的医生当下抛下手中的事务,跑着过来确认是不是真的!

    在花国历史上,这虽然不是头一遭,但绝对是持续时间最长还能醒来的植物人!

    “医生,快看看我外孙女是不是完全痊愈了?”孟老爷子激动地让开位置给医生。

    一群医生围着周边的仪器各种检测,啧啧称奇,最后在孟老爷子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病人基本痊愈,余下的就是补充营养,康复,因你们这几年没停过对病人悉心照顾,一直坚持肌肉按摩,病人肌肉没有萎缩!但也要进行适量的康复运动,适度刺激肌肉组织。”

    主治医生不掩激动之情,细细叮嘱。

    “另外,因病人躺了6年之久,生活常识方面以及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你们要耐心点教导,避免因此产生心理问题。”

    “谢谢,谢谢医生,我都记下了!”

    孟老爷子紧紧握着医生的手,温热的触觉提醒他,这都是真的。

    与之相对的,陈建忠听了这话,眼底神色深了深。若真如此,此时醒来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病人躺了6年之久还能醒来,在医学史上,从未见过此例!这是一个医学奇迹!希望之后病人能过来医院做例行的身体检查,也给医院追踪植物病人苏醒后的状态记录。”

    “当然当然,谢谢医生,谢谢你们一直的坚持治疗,没有放弃!为了感激医院,我决定以闲丫头的名义捐赠一个亿的医学仪器。”

    孟老爷子拉着医生的手不停地道谢,身上的暮气都消散了,眼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人也似乎年轻了10岁,整个人喜气洋洋的!

    突然惊喜从天而降,主治医师都回不过神来,虽然医院VIP病房都是有钱人,但也没见过这么豪横的,一言不发就砸钱,这,这...

    这实在是太接地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主要是家属愿意配合,坚持治疗下去!”

    主治医生笑得合不拢嘴,除了跟病人家属同喜以及突如其来的捐赠,更多的是自己遇到了百年一遇的植物人苏醒,这是中心医院的一个历史性病例,也是他履历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文学

半个月后,孟闲出院了。外公来接她,虽然外公想要接她过去孟家老宅,但她爸爸不同意,说一家人要住在一起。

    孟老爷子考虑到自己年纪也大了,以后孟闲也只能靠他,也就随他。

    她后妈王媛梦跟继妹陈若薇因为暑假,去国外旅游了。她爸集团事务繁忙,基本不着家,没人打扰,她乐得清闲。

    孟闲悠悠打了一个哈欠,穿着拖鞋从楼上走下,下面佣人见着孟闲,连忙问好。

    “今天早餐有什么好吃的?”

    修仙虽方便,但是有些东西是万万比不上,比如这花国的美食!

    修仙可以辟古,而且闭关起来无岁月,所以研究美食的人不能说没有,只是达到巅峰的少之又少,更别说比得上百花齐放,各种奇奇怪怪的动物都能烹饪出美味的现代。

    “小姐,今天有水晶包,虾仁烧卖,红豆薏米豆浆,果汁,三明治,生鱼片粥。”佣人恭恭敬敬地回答,拉出餐桌边上的椅子。

    管家曹妈是个很严厉重规矩的人,陈家佣人被她管理得服服帖帖的,不敢对主人家有丝毫的不敬!

    即便是妇人小姐不在,曹妈放了假,她们也不敢有丝毫的阴奉阳违!

    孟闲点点头坐下,桌上色香味俱全的早餐让雾蒙蒙的双眸如被擦亮的珍珠一样闪闪发光。

    佣人近距离看着她的白皙透亮的皮肤,忍不住心里惊叹,这皮肤比二小姐花几十万去保养的皮肤还水嫩,吹弹可破!

    脸上的细软绒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为透彻,稚嫩。她此时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慢条斯理地咬着包子,微眯着眼,看得人胃口大开。

    这几天的日子过的实在好,很符合她预想中的退休咸鱼生活!没有后妈继妹打扰,她爸爸也不回家,佣人也贴心!

    虽然在这星球因为没有灵气,无法使用仙法,但她发现按照以往的功法修炼可以转化成一种“气”,类似于古代的真气。

    这几天她一直在锻炼身体,同时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灵体的力量去淬炼肉体!毕竟她灵体实力太强,身体太弱,就像一个小瓶子一下子倒进来太多的水,不把瓶子加固变大,迟早会出事!

    而且她是灵体修真大圆满,这几天的灵体改造,使得她身体素质发生质变,已经不像外表看起来那般羸弱!

    武力值在现在这个社会估计也可以划分于上等,以后等灵体完全适应肉体,武力值也会慢慢上升。

    *****

    孟闲戴着墨镜闲散地走在街头。她扎了一个低马尾,原本就乌黑的秀发,在灵体回归滋养下泛着光泽,在阳光照耀下似自带光圈。

    她皮肤白皙,笔直大长腿裹在牛仔裤里,一身白色衬衫一侧边扎在裤里。

    “你看那个小姐姐是不是明星啊?”一路过的年轻女孩回头看着远去的女孩,问身边微胖的女孩。

    “没印象呢!长得可真精致啊!这脸要真是明星,不可能默默无闻啊!”

    微胖的女孩两眼兴奋地发光,恨不得现在就上去要个签名。

    “就是就是,看着气质,说不出什么感觉,就像,就像。。。”

    另一矮个子女孩沉吟片刻,最后激动地一击掌:“就像一只慵懒地伸着腰的波斯猫!又飒又美!”

    三个朋友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正自兴奋着,突然一声绝望的嘶吼传来:“快抓住那小偷!”

    整条街似乎被按了操作键,齐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身材矮小的男人灵活地在人流中穿梭,后面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妇人。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跑过去了。眼看男人背影越来越远,妇人心中的绝望似乎都要从她红彤彤的眼睛里透出来。

    在众人的惊讶中,这个男子突然啪地摔倒在地,他抱着脚踝哀嚎,声音震天响!

    妇人眼中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嗖地一下跑到男人身边,抢回他手中的包包。

    她满头大汗,却来不及擦拭,慌乱的查看袋子里的东西,嘴里喃喃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看到自己的东西还在,她才感觉到腿软无力,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紧紧地抱住怀里的包包,浑身颤抖不止。

    这钱是她好不容易才借到的给儿子的手术钱!差点,差点就没了!妇人喜极而泣,顾不得半点形象!

    看到小偷似乎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周边的人渐渐围起来,对着他指指点点。

    不知道谁报的警,很快警察就来了,妇人跟着回警局录口供,其他人就都散了。

    孟闲默默收回大长腿,没错,刚才那一脚是她踢的,用上了“灵气”,那男人估计骨裂了,没有几个月都下不了床!

    她向来喜欢暗地里来事儿,深藏功与名,这项准则让她一个虚弱的灵体硬生生苟成了6千岁的大佬。当然,对于她来说,这事也的确只是顺脚之事,不值一提。

    孟闲正欲往前走,猛地回头一扫,最后视线定在不远处一辆小轿车,轿车上贴着黑色的防窥膜。

    车上的男人似有所觉,眉眼一挑,似诧异又似赞赏!

    他这车窗玻璃可是特质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里面却能清晰地看到外面。

    这女孩敏锐得令人惊奇!他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她一双丹凤眼似醉非醉,两人眼眸穿透玻璃,似穿透彼此的心间,就这么对上了几秒。

    下一秒,女孩便移开了视线。懒懒转过身融入人流中,若不是感觉到那眼神的温度,会以为她不过就随意一瞟。

    男人修长冷白的手掌托着下巴,看着女孩飘飘忽忽的背影轻笑一声,一张魅惑的脸上仿佛下起了桃花雨,真如一枝梨花春带雨,让人心神荡漾,可惜无人得见。

    此时,主驾驶的门突然被打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啧啧,这年头出警都这么有效率了吗?小偷才抓到警察就到了!”

    只见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嘴里啧啧称奇,明明是一张刚正的脸,偏偏脸上的表情放肆而张扬,却又不显违和。

    霍九钦闻言,下巴微抬,因略带笑意,眼眸微眯,似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轻笑出声。

    听到男人的笑声,青年沈区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难不成他最近幽默力上升了?

    “话说,最近你母上大人到处给你相看媳妇,上京市的名媛都跟闻到肉味的狼一样,呵。。”沈区年幸灾乐祸。

    霍家是京市的顶级四大家族之一,虽然仅位于四大家族之末,但是对于位于二等家族的名媛来说,那还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更何况,霍九钦虽然平时看起来放荡不羁,整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但是他的颜值可是吊打目前京市的有为青年!

    特别是他的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盯着你看的时候深情得让人陶醉,可不让春心萌动的名媛们恨不得投入他怀抱。

    只是这么一个纨绔,却不干纨绔的事,看似多情实则无情,跟所有女人都保持距离。那么多年了,愣是没一个女人能攻破他的防线!

    别说女朋友,略微暧昧的对象都没有,怪不得霍伯母着急得像什么,就怕某一天,儿子给她带回来一个男朋友!

    “听说你妈最近计划抱孙子了!”

    霍九钦轻飘飘一句,正中核心!沈区年脸上揶揄笑意一僵,低低咒骂一句!这年头,还搞什么娃娃亲!都26岁了,突然被告知自己还有一未婚妻,简直就是晴天一霹雳。

    最近母上大人天天抱着电话,跟她远在利国的闺蜜天天煲粥。

    说什么“园园回来后就让他们见见!!”

    “今年年底日子不错,可以让他们直接完婚!!”

    “明年就可以抱孙子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