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当前位置:张家界旅行社 > 旅游攻略 >

金鞭溪的绿色歌吟

来源: 张家界旅行社   发布:2017-07-28 00:00

那种透明绿幽的感到是缓缓到来的。它经由你,而达到你身材里的每个细胞,把你一身的风尘洗得干清洁净了。这就是金鞭溪了,它是湘西绿梦升起的地方。 在张家界武陵源的山水画卷"...

那种透明绿幽的感到是缓缓到来的。它经由你,而达到你身材里的每个细胞,把你一身的风尘洗得干清洁净了。这就是金鞭溪了,它是湘西绿梦升起的地方。
  在张家界武陵源的山水画卷中,它无疑是最有灵性的一笔。这条溪汇聚了岩峰山林的洪水、泉水、雨水,挟带下落叶、花瓣、草籽荡荡而下。时而在峰峦深谷中盘转,时而在峰岩交织处滚玉泻珠跌入深潭,时而又在宽阔的河谷铺出芳州,多少番日暮途穷忽而又峰回路转在岩隙间开出新径。
  我站在溪面水间的一块大石上,望着溪水在我脚下悠悠而去,对尘世万念俱消。只感到天变矮了,天与地联在了一起,顶上是漠漠长天,脚下是幽幽嶂谷,天与地从我这里对半离开,我站在天地之间。我好像是一把旧锁碎然砸开,本来这自在自由的溪水、这顽强甚至有些俯首听命的山石与我那被掩饰了的本性是如许的相像呵。我那心灵中灵敏精致的情感,不卑不亢的个性被那多少有些世俗的表面所蒙蔽了。在我那无牵无挂甚至有些豪放的表面后面包括着一寻求安静的心灵。顺其天然,在混乱中求静,繁纷中求无,虚假中保留一点点纯朴;在那激进亢奋的幻想主义跟 举动主义背地,暗藏着一种深厚的消极避世,对所有事物不是缺少毅力,而是少有信奉。只管如此我仍是崇尚那种坚忍不拔、持之以恒、襟怀坦荡、虔诚踊跃并且富有义务心与同情心的品格。有了这种品格使我在艰难的环境下也能找到幸福,以享受平常的生涯。这不是什么高超的实践,而是一种自营生存的本能。
  我掬捧着披发着苔鲜香味的溪水洗涤着我那颗粘附世俗尘埃的心,我真想化成一块岩石,嵌进岩层,让溪水涓涓流过。然而,我这个凡夫俗子,只不外是一个促过客,山不会容我,水不会纳我,只好识相地向前走了。
  逆金鞭溪缓缓而上,两岸秀峰奇石千姿百态,含苞吐艳的楠木象一群群奼女在溪边梳理着万般柔情,使人多少有些飘飘欲仙的感到。有人突然叫到“这就是金鞭岩,金鞭溪因它而得名”。仰头望去,一巨峰犹如武士的马鞭倒插在溪水的右边,直指蓝天。只见它三面峻峭,上大下小,高达三百多米。兴许是接收了日月星晨的灵气,铸就了“刺破青山锷未残”的锐气,在夕阳余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相传,当年修筑长城的民工苦不堪言,观音大发慈心,扯下一绺头发分送民工,石头随人意而动。秦始皇闻讯下令将头发收集起来编成一条鞭子,一时间不可一世,扬鞭赶山填海来到了张家界。此地一高僧将其鞭换成一假鞭,秦始皇再次挥鞭赶山群山威然不动,震怒之下甩掉了鞭子并因气而疾,鞭子则破即变成了一座山峰,就是当初的金鞭岩。仁慈的人们老是借助祖先与天然,鞭笞暴戾,歌颂贤良,是期望更是无奈。
  金鞭溪峡谷中的峰,大多独唯一柱,火箭似的,很挺立,葱绿的植被,竟不知怎么长上去的,像漂亮的秀发,如碧青的华服,将峰峦的伟岸柔情化,给人一种“谁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漫漫情愫。即使是突兀之极的峰顶,也有一两棵盆景似的小树顽强而破。站在溪边远眺,一柱石峰端部,颇似人的脸部轮廓,高高的鼻子,冷峻的唇髭,乍一看,活像文学家鲁迅先生,就连岩巅枝叶,亦恰如头上短发,都是一根一根竖立,让人不禁会意而笑。也有人说像俄国文学大师高尔基。中国文人也好,本国文人也好,他们浓烈芳香的书卷气皆给漂亮的溪程度添一层诗意。
  踏着叮咚的溪水我走向深幽,来到了紫草潭。潭水碧绿见底,经由百年淘洗的潭壁肌理丰盈。坐在潭边小憩,空气中凉快的雾沫沁人肺腑,登时忘了操劳,于是引目四顾,寻找幽谷中的溪水。溪水是从山岩脚下汨汨渫出的,一碰到拦路的顽石,就咆哮着一拥而上,迸的水化四溅银光闪闪,如珠落银盘,随后又破即溶合起来,进行下一次触犯。经由五十来与乱石的锻打、搓揉,溪水变的异样污浊、和婉,在前方润滑的红色岩石间涓涓轻流,银网交错构成众多小瀑,随即使悄悄地带点羞怯地注入紫草潭。
  俯视潭水,云影在流荡,石峰的倒影地流荡,波光在流荡,小鱼在树林的倒影中往返穿梭,金鞭溪的水正静静地从潭底经由,显然它被这种肃穆的安静所慑服了,转变了它的莽撞。
  沿溪信步走去,三步一景,五步一画,一点不算夸大。咱们在千里相会的景点前驻足很久。一个土家人走过来,自动讲授由来。我手搭凉棚,注视前方半空中那对峰。高一些的魁伟洒脱,昂首低眉,矮一些的修长纤弱,微仰头颅,彼此蜜意地凝视,恰似一对久别重逢,顾盼相拥的夫妻。热忱的土家人说,这个景点很有意思,我给你们照个合影。素常不爱照相的爱人爽直地站过来。我笑着说,千里相会,这名字起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
  跨上一座桥,放眼四望,两岸青山悠悠,草木叠翠,浓浓的绿,像要淌下汁液来,让人觉得无比清凉,山涧溪水唱着淙淙的歌,明澈、无忧,欢乐地向前流去,山虫子不知愉快什么,撕开喉咙,肆意鸣唱,仿佛要与温婉的鸟儿,还有漂美丽亮、有着生成好嗓音的土家阿妹相媲美。它们俏皮得很,深藏在树林里,只闻其声,难觅其踪。也难怪,这些稠浓密密的树,哪一棵不是婆娑生姿,浓隐蔽日呢。
  我心中惦念重欢树。前一天,是看过的,总觉意未尽。第二天,又专程去寻。这是一棵不大的树,枝叶蕴藉的很,差未几能够数过来。蹊跷之处在于枝干。好端真个一棵树木,长了小腿肚一截,骨干竟然一分为二,到半人高,又浑然一体地合二为一。见惯世间分分合合,心坎深处又寄盼望于美妙的人们,不难把它们设想成离异的夫妻重归于好,独特发明幸福圆满的生涯,故曰“重欢树”,因之与千里相会、望郎峰、夫妻岩并称张家界四大恋情绝景。我特地瞧了离开的那两段,树皮极毛糙,上面凹凸不平,极像人抵触挣扎的心理,往上又光溜溜的,似乎是大天然的一种暗示,在向人诉说着什么。
  金鞭溪,明澈的溪水为咱们吹奏了一曲曲欢喜的歌谣,它有着童话般的诗性意蕴跟 传奇。安静与跟 谐是大天然的灵性所在,是多少人敬慕以求的。我如许盼望能与天然跟 睦相处,不受社会桎梏约束跟 世俗的引诱,精力深深地沉迷在这金鞭溪的山水之中。我晓得这必需胸怀坦荡,绝无涓滴邪念,而我却缺乏这种修行,兴许我毕生也不可能到达这一地步。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天然的膜拜,世代变革,而天然却是亘古永恒,生生不息。
  一位客居张家界的外藉友人曾说:诗意的栖居,就是尊贵的幸福。性命之长,不外一山的绿色记忆;人生之趣,不外一溪的浪漫情怀;生涯之趣,不外一盅的月下小饮。金鞭溪——湘西的这条灵性之水,以其独破于世的绿色眼神,脉脉浸润着越来越多的世间魂灵。
  “湘西的韵呦湘西的风,金鞭溪的水武陵源的情;茶乡的妹子嗓门亮,云彩眼里飘歌声。”听,好客的张家界妹子以一腔温润情怀,又唱响了动情的绿色歌吟!
  本文作者为福建闽东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