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夫妇张家界神秘失踪 同行导游离奇身亡(图

  清晨6点钟,53岁的黄洪民早早地起了床,他静静地将宾馆里的日历翻过新的一页,并再次试着拨打儿子的手机号码,但电话那边依旧重复那句让他揪心的话:“您拨的电话已关机”,黄洪民掐指一算,至昨日,新婚的儿子和儿媳妇已经失踪43天了。同一时刻,张家界景区内,公安民警搜索这对失踪夫妇的行动仍在进行。

  黄智勇和谢英梅是让人羡慕的一对。今年28岁的黄智勇1996年毕业于湖南大学机电工程系,大专文化,工程师。黄智勇的父亲黄洪民在邵阳市开了一家大型的汽修厂,生意颇为兴隆,在父亲的帮助下,去年8月,黄智勇与人合伙开办了一家辣椒厂,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23岁的谢英梅是邵阳市中心医院一名漂亮的女护士,几年前,经人介绍,两人成了幸福的一对。今年6月28日,有情人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7月1日,新婚3天的黄智勇决定携妻子一块去旅游度蜜月。当天清晨,他们带着5000元现金,早早地出发了。7月1日下午,黄智勇给家里打来电线日,两人再次给家里打来电话,说是到了张家界,并称张家界很凉快,下了小雨,旅程很愉快,他们准备7月8日回家。7月6日清晨7点多,谢英梅的父母最后一次接到女儿的电话,说他们在张家界,过两天就回。

  然而,7月7日清晨,谢英梅的母亲在拨打女儿电话时,发现女儿手机已关机,她以为女儿手机在充电,于是试着拨打女婿黄智勇的电话,结果发现也是关机。当天晚上,谢英梅的母亲再次拨打女儿、女婿手机,发现仍是关机,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

  7月8日一大早,双方家长不断地拨打两位新婚夫妇的电线日晚,两家人再也坐不住了,租了两台车风尘仆仆地赶赴张家界。

  通过多方联系,黄智勇的家人获悉新婚夫妇最后拨出的一个电话是谢英梅拨给远在甘肃的哥哥的。据其哥哥介绍,7月6日上午11点,谢英梅打电话给他,说他们正在张家界旅游。他于是叮嘱他俩一定要跟大团走。电话中,谢英梅说他们跟的是张家界中国旅行社的团,两人共交了1000元钱。

  7月12日中午,黄智勇父亲黄洪民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公安机关通过查找,找到了黄智勇夫妇所签协议的张家界市中国旅行社。记者在黄智勇和旅行社所签协议书上看到,黄智勇两人是7月4日和旅行社签的协议,两人共支付了1000元钱,参团人数为2人。协议书写明游览景点为张家界、杨家界、天子山、索溪峪等,下面有黄智勇的签名。旅行社负责人介绍,黄智勇和谢英梅两人的导游叫李长元,有正规导游证,在该旅行社已从业5年。

  7月17日,在当地公安人员的带领下,黄智勇的家人找到了7月5日晚黄智勇夫妻所租住的一座农家私人旅馆。据旅馆的秦老板介绍,当天晚上,他们确实接待了黄智勇夫妇和导游李长元,但7月6日清晨,3人外出便没有再回来。由于原计划他们在旅馆住2晚,所以黄智勇的夫妇的行李仍旧放在旅馆。7月6日晚,黄智勇夫妇没有回旅舍。7月7日清晨,一个自称是李长元朋友的导游带走了黄智勇夫妇的行李,而旅馆的老板,也再没有看见过夫妇俩。

  李长元,男,33岁,导游,张家界市永定区南庄坪三眼桥人。据李长元所在公司经理陈自平介绍,黄智勇两夫妇失踪后的一个星期,李长元仍旧在公司上班,直到7月13日上午,他向李长元问起黄智勇两夫妇的情况时,李长元突然借故离开,从此便一去不复返。

  7月21日,张家界武陵源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发出协查通报,查找李长元和黄智勇夫妇的下落。不久,当地铁路公安提供了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7月19日,张家界白杨坡一火车铁轨处发现一具无名男尸,死者被火车碾得面目全非,但根据其衣着看,死者很可能是导游李长元。7月24日,已被掩埋的尸体被重新取出进行鉴定,警方根据其服装和身体上的印记,初步认为死者为李长元,但是,由于尸体已经被火车碾得面目全非,且已经腐败,要百分之百对尸体进行确认,仍需要进行DNA测定。目前,测定结果尚未出来。

  黄智勇夫妇已经失踪40多天了,但案情依然扑朔迷离。黄的家人介绍,黄智勇夫妻出门时身上带了5000多元,估计到张家界时只剩2000多元。身上的其它财产就是1台3000多元的相机和两台手机。

  黄洪民向记者提出了他的疑问,火车轨上的尸体是导游李长元吗?如果不是,那李长元去哪了?如果是,那他是自杀还是他杀?更重要的问题是,黄智勇夫妇现在身在何处?

  目前,黄智勇的家人仍旧住在张家界某宾馆。昨日上午,旅行社负责人陈自平向记者表示,待事件真相查清后,他们愿意根据司法机关的裁决承担应由他们承担的责任。

  案件的发生引起了当地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张家界市政法委牵头组成了由市、区刑侦人员组成的专案组,在公安人员的组织下,当地村民已对景区进行仔细的搜寻,连峪谷里面也组织人员下去寻找了,但遗憾的是,黄智勇夫妇仍下落不明。至记者发稿时止,搜寻工作仍在进行之中。本报特派记者金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