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预售疫期解药?

  抗疫已经进展到关键时刻,前段时间,钟南山院团队预测疫情会在4月底趋于平缓,建议严格的防控措施最好实施到2020年4月底,这意味着,人们宅在家里的行为还要持续两个月之久。

  “旅行行业为全球贡献了超过10%的GDP,疫情期间也是受损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损失可能还会因为一些不确定性继续扩大。”在昨晚的携程发布会上,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这样说。但旅行也是被业内认为,最有可能出现报复性增长的行业之一,他认为疫情给旅行的冲击是阶段性的,不会改变中国旅行产业的发展趋势。

  这次携程发布的是“旅游复兴V计划”和将首期上线的“预约未来旅行”预售产品,同时携程将联合数百目的地启动10亿元复苏基金,用于刺激旅游消费。

  如今正将下沉市场和国际市场作为重头戏的携程,显然不想也不能陷入黑天鹅带来的困境,这个时候必须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主动找出解药。

  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文旅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自此,本来期盼能在春节前后迎来增长高峰的旅游业,瞬间陷入停摆。

  旅行社、景点、航空公司、酒店等相关企业纷纷停滞,多家迎来了目不暇接的退款需求。直到近日,热搜上还不时更新着和疫情相关的出行行业新动态。

  2月6日,为了帮扶行业渡过寒冬,文旅部决定暂退旅行社80%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财政部、税务总局也提出了旅游等4大类困难行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中国旅游协会也对212家会员单位免除2020年会费。

  尽管如此,在未来若干个月内,人们旅行的意愿会出现可预见的降低,而与此同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利益相关体还要维持着基本的运转。

  2月底,曾获阿里投资,被称为“中国出境旅游O2O第一股”的百程旅行网启动清算准备,开始进行善后处理。当然,百程的业务本身就处在亏损状态,意料之外的疫情成了压死百程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浪财经也有报道称,航空在1月份订单创15年新高后,空客2月份订单骤降至零,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的扩散严重冲击了航空业。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警告,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全球航空公司今年可能损失1130亿美元。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总的来说,“全国旅游业今年预计损失接近3万亿元”。

  梁建章也直言,如果今年四月国内还无法实现全面复工复产,“企业界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而旅行行业为全球贡献了超过10%的GDP,“旅行行业从业者在疫中疫后应该做些什么呢?这是我们发起‘旅游复兴V计划’的初衷。”梁建章说。

  触底之后行业触底反弹的形状,被携程形容为“V”字形,这也是为什么其将这次的计划如此命名的原因。携程还将疫情进展分为回暖期、复苏期、反弹期这样三个阶段。“而‘复苏’并不单纯指旅行活动的回暖,复兴计划是要在确保疫情防控到位的前提下,避免‘一刀切’,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行业复苏秩序,推动逆境中的发展。”梁建章强调说。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我们并不鼓励用户立即出游。”携程CMO孙波强调称,携程这次启动的“预约未来旅行”预售产品矩阵主要强调的是价格和服务两个标准,具体的为消费者可以以优惠价格购买,在疫后预约使用,过期还可以免费退款。主要目的也是,通过预售形式提前锁定用户订单,帮助供应商回流资金。

  “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助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提前回流现金,渡过疫情期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携程CEO孙洁在发布会上说。

  疫情为中小企业带来了严酷的现金流挑战,其实对于携程也一样。这次的自救计划既是行业的自救,也是这个链条上每一个环节,包括携程的自救。

  1月21日,携程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委员会(IMC)推出了对武汉地区机票、酒店、旅游度假、门票、用车等产品无损退订的政策。随后,携程各业务的退订和咨询量开始翻倍增长。公开数据显示,携程平台收到的退改需求在除夕达到峰值,退改诉求达百万级,相比去年,最高峰时的增幅达到650%。即使是火车票方面,携程接到退改的单日业务量也同比增长了300%,相比平日增长500%。

  直到2月5日,疫情导致的长达半个月的旅游订单退订潮才趋于平稳。彼时,携程还向其平台上的机票、酒店、旅游度假等合作商推出“同袍”计划,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

  而这些都是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和人员精力的。虎嗅在《当数百万张“取消”订单砸向携程》中写过,携程给用户的重大灾害保障金的金额达到2亿。按照当前政策,虎嗅大致估算,携程三驾马车:机票、酒店、跟团游中,只有商旅的机票、酒店比较刚需,跟团游收入基本为零,此外还要承担合作方尤其是海外酒店的有损退订,以及数万员工的日常运营。

  而对重大危机事件,携程其实并不陌生。2003年非典袭来,国内出游的客流同比增速骤减13个百分点至-0.9%,旅行社营业收入增速更降低了28%,旅行业同样遭遇断崖式下跌。

  公众号“何加盐”写过,从2003年4月份开始,携程的营业额剧降,经营利润直接跌破了公司红线名携程初代酒店审核人员的工作量一时下降70%。携程的市场合作的业绩从不断上升的趋势中,“顷刻间跌落到归零的境地”。

  而当时即使非典过去,行业也并没有迎来预期中的报复性增长。国泰君安数据显示,非典的影响高峰期为2003年3~6月,全程影响时间约1年,2003年也是从下半年客流才开始有所反弹。彼时客流增速、旅游总收入增长分别为11.5%和13.07%,低于此前多年的平均增速。

  好在,非典之后的携程遇到了一个暑期,加上其在管理和业务上采取的各项应急措施,携程酒店订单量开始反弹并井喷。当年12月,携程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成功上市。

  而按照目前的预测,这次疫情之后或许会刚好遇上五一劳动节,携程认为反弹的机会就在其中。

  孙波称“依然对旺季时令充满期待”,并且携程已经做好了准备:“上半年我们计划与全球目的地旅游局合作,推出一系列深度挖掘行中信息的自有IP,来帮助用户深入了解目的地旅行信息,并随时关注五一等时令节点的复苏趋势。在下半年,我们会通过携程的全产业链矩阵,抓住暑期、国庆、元旦等这些流量高峰,推出一系列时令促销活动,与平台上数百万供应链品牌、数百个目的地一起迎接疫情后的反弹高峰。”

  梁建章的态度还是十分乐观:“与2003年的非典疫情相比,当下中国游客的需求指数已不可同日而语,这也意味着更大的增长潜力。”

  在眼前的状况下,携程以及行业各方开始主动出击,或许说明了当再次面对黑天鹅,大块头们在应对策略和能力上已经有了不同于往日的把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